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一七七章 陈留团伙的酒宴

诡三国最 第一七七章 陈留团伙的酒宴

    待行人进了张邈的中军大帐,论职位,自然还是孔伷为尊,坐于上首,这个没什么好说的,张邈是陈留太守,又是军营之主,坐左首第的位置,这个也没什么奇怪的,然后竟然要安排斐潜坐右手第的位置!

    这就意味着斐潜排在了张超和曹操之前!

    这样的位置安排和昨日比较起来真是天差地别。

    若是按照道理来说,也没有什么错处,斐潜虽然不是地方性的太守长官,但是毕竟是代表着荆州刺史刘表,所以按照荆州刺史刘表的标准降半个级别也算说得过去。

    但是在古代,就算是在后世吃酒宴的时候,这个座位也不是随便乱坐的……

    如此的安排真把斐潜吓了跳。

    开什么玩笑,真要是坐上去了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于是斐潜连番推辞,死活不坐,硬是要坐曹操的下首位,将好的位置让给张超和曹操去坐。

    张超、曹操、斐潜三人推辞过来谦让过去,谁也不肯先落座,斐潜灵机动,自个儿跑到末位上坐下,也就不起来了。

    孔伷这才笑着出言调和,让张超和曹操入席就坐。

    张邈笑呵呵的说道:“今番幸有孔豫州劳军,恰逢此地临近乌巢泽,其豚肥美鲜嫩,正可饱口福矣。”

    张邈说完了,便交代手下前去准备酒席,然后又兴致勃勃的问起曹操这段时间都在做些什么事情起来。

    曹操口才也是不错,将这段时间的经历讲的生动无比……

    斐潜竖着耳朵听着——

    曹操似乎点都没有受到董卓通缉令的影响啊……

    不知道哪个杀猪事件是真是假?

    曹操这家伙看起来似乎比在洛阳的时候黑瘦了些,想必这段时间并不是很轻松的。不过,看起来汉代乡间的政法执行力也只是针对于平民百姓来说的啊,谁能想到个朝廷的通缉犯居然也可以和国家大员地方政要,坐在起笑谈人生?

    还有那个陈宫,真的是帮助曹操逃脱的县令?那他后来又怎么跟吕布混到起去了?然后怎样又起反叛了曹操?

    张邈那个时候有参与么?

    斐潜大的事情还是记得,但是些比较细节的东西却不太有印象了……

    但是现在看起来似乎张邈和曹操的关系还算不错么,那么若是日后反目,又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曹操又搞了张邈的小妾之类的?

    斐潜正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着,满脑袋都装着些问号,竟然没注意到曹操什么时候已经将他这段时间的经历都讲完了,正把话题转移到了斐潜自己身上来……

    “在下惭愧,与孟德师兄壮举相比,简直不堪提……”好吧,斐潜也就将自己从洛阳出来之后的经历大概简单的讲了下。

    曹操听到斐潜居然和荆襄黄家联姻了,眼神动了动,忽然插嘴问了句:“……子渊,此次于荆襄,可见得庞德公否?”

    “……实不相瞒,曾于庞公座下求学过些许日子……”

    曹操啧啧摇头叹息道:“子渊,汝竟有如此机缘,实令人羡慕啊……”

    ——曹操说的是真心的话。

    如果说蔡邕是位于北方的清流士族文化界顶级人物,那么荆襄的庞德公就是位于南方的文化界的牛人,而斐潜居然能同时得到两位文化大拿的青睐,这不仅让曹操感叹,而且是发自内心的羡慕……

    要知道,曹操这辈子就不喜欢的就是头上这个宦官世家的帽子。虽然他对于祖父曹腾的事迹很是崇拜,但是也同时对身边的人直将自己视为宦官之人非常反感。

    所以当时在担任洛阳北门校尉的时候,为了证明自己和宦官不是同路人,才对蹇硕的叔父蹇图下了狠手……

    想当年也是因为这个事情,他最后才得以拜入士族清流蔡邕的门下,说起来也算是很不容易了,却没想到眼前的这个小师弟,似乎是轻轻松松就入了蔡邕的门墙,然后又居然混到了荆襄庞德公的席下,虽然现在暂时还不为人知,但是日后在士族声望的上,比起自己来说已经是好了很多了,这如何能让曹操不羡慕?

    孔伷听说斐潜不仅是蔡邕弟子,还从学于庞德公,不由得抚掌而笑,说道:“妙哉!妙哉!子渊机缘了得,竟身汇南北之长,当浮大白!”

    顿时帐内张邈等人也是连声附和……

    在众人说说笑笑的时候,张邈手下已经是穿梭不停,将酒席摆好了。

    众人都没有提及斐潜的副使伊籍,似乎都突发性的遗忘了样,斐潜对此也有些猜测,毕竟伊籍与陈留这块地也好,这里的人也好,都没有什么联系,所以,面前的这个酒席名义上是说为了接风,实际上也就是围绕着陈留,所出的个隐形的结盟仪式……

    因此自然是没有伊籍的份了……

    美酒、牛羊肉、烤鱼还有些腌制的蔬菜等等,似乎是因为军中的缘故,都是用大盘装的,几个盘子就满满的将桌案摆满了。

    孔伷带头说了几句开场致辞,然后喝了几轮,竟然说兴致勃勃要行觞政……

    张邈似乎并不擅长这个,所以推说是没有带觞令,结果没想到孔伷这家伙居然说自己有带,便让人前去取来……

    斐潜看着张邈的神色,猜测他大概心中对孔伷腹诽不已了,旁的张超也是有些不自然,显然对这玩意不是喜欢。倒是曹操神色自若。

    觞令取来了,孔伷哈哈笑着摇了摇,抽出了根,说道:“此令易矣,以琴棋书画,任取其,言五字诗答。违令者罚酒四爵。”

    孔伷摇头晃脑阵,说道:

    “丝弦当呦鸣,余韵去复来。

    愿此清丽音,且喻吾情怀。”

    然后笑眯眯捋着胡子看向了张邈。张邈眨巴眼半天,实在没想出什么出来,无奈之下只好认罚,倒了四爵酒喝了。

    便轮到了曹操,曹操沉吟阵,说道:

    “展臂泼浓墨,下笔孕馥芳。

    写吾生平愿,慷慨闻朝堂。”

    曹操自然也是过关了,可惜轮到了张超这里又是卡壳了,张超也是只好咕咚咕咚喝了四爵的酒了事。

    琴被孔伷选了,书被曹操选了,要么选棋,要么选画……

    斐潜想了想,还是选了棋字,便说道:

    “天地有纵横,山海落中央。

    黑白自帷幄,胜负于身藏。”

    在旁的曹操听得眼中异彩连连,不禁拍桌而赞:“好个天地纵横!胜负身藏!子渊如此豪气,当浮大白!”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