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一七三章 忠义奇人

诡三国最 第一七三章 忠义奇人

    张邈放下了茶碗,忽然想起事,说道:“听说你在广陵,行政教化赏罚等什么的,自己都不管,全都交由臧子源来做。这个臧子源是个怎样的人啊?”

    张超笑道:“子源啊,也是个奇人。”

    张邈便有些好奇,便满有兴趣的问张超。

    张超说道:“要说臧子源,不可不提及其父,臧子源的些事情可能很多时候都和其父的教导有关吧……”

    张邈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倒是也有听说,臧子源之父似乎是当年的太原太守?”

    “正是,其父当年也是个干才,后来担任护匈奴中郎将,屡建战功,当时袁太尉尚在世,找他询问些西域诸国的土地、风俗、人物、民族等情况,据说当时不仅是对答如流,而且可以当场边说边画,简直是了如指掌……”

    张邈说道:“你这样讲,我也想起来了,当时袁太尉似乎还说‘纵班孟坚做西域传,亦如此焉’,算是个了不起的俊才了,怎么,难道臧子源也能如此?”

    张超哈哈大笑,说道:“正是,自我到了广陵,只要有什么疑问,便召子源询问,不论是民政,土地,水利,库产等等,子源都是张口即答,从未差错。”

    张邈啧啧称赞道:“了不起!能做到这个层次,真可当个奇字。”

    “何止如此,就连此时袁绥找到我时,也是子源劝说我的。”

    张邈转了下眼珠,哦了声,然后说道:“莫非……”

    “应该不是。”张超摇了摇头说道,“虽然臧子源之父也算是受过袁家些许提拔,但其功勋都是真刀真枪换来的,况且子源若是早和袁家拉上关系,那又怎会在广陵做了许久的功曹?”

    张邈慢慢的点点头,似乎对张超的观点表示有限度的赞同。

    “子源另有事,”张超看出兄长张邈似乎还有些不相信,便说道,“当时子源在广陵有个私交颇好的朋友,在治中下做书吏,因为和公库的人勾结,贪墨了些,被查出来了。此人私下找子源,想要用银钱补回,却被子源拒绝了……”

    “至此,其人自然是被判了个弃市之刑,原以为此事就此罢了,却没想到子源单身前往此人家中请罪,任其母杖骂,更是在门外跪了夜,才得了其母所谅解……”

    “此后,每月俸禄子源定取半奉于其母,已有经年了……”

    张邈听完,竟也是不由得点头称赞:“不枉国法,可谓之忠,侍奉友母,可谓之义,真可谓忠义之士也!”

    正当兄弟两人感叹的时候,帐外名兵甲来报,说是豫州刺史孔伷,领行军前来,已经到了二十里外。

    “孔豫州?不是在颍川么?来此做什么?”张邈和张超都有些奇怪,但是毕竟还是要迎接下的,便准备了下,前往迎接。

    张邈张超迎出了不远,便见到了孔伷之军,遥见孔伷已经是下了马车,走上前来,便连忙下马上前参拜。

    孔伷呵呵笑,连忙将张邈和张超扶起,三人见过了礼,方合并处,进了大营。

    孔伷原先来的时候还略有担心,毕竟他这个豫州的刺史头衔已经没朝堂所下令没收了,虽然张邈是陈留太守,从等级上来说差了点,但是若是张邈较起真来,孔伷也是拿他没有办法……

    所以孔伷才才特意的先下了马车,以此来做试探,若是张邈两人桀骜无礼,那么就说明张邈不想念及旧情……

    但是目前看来,张邈的举动也是表面了他仍然承认孔伷为豫州刺史,这才让孔伷的心有些放了下来。

    待进了中军大帐,张邈又谦让孔伷居中而坐,孔伷连连推辞,最后推辞不过,才坐了。

    张邈和张超兄弟了在孔伷身后交换了下眼神,便也分左右落座了。

    孔伷摸着胡子,呵呵笑道:“孟卓不仅政事了得,这军治么,也是严谨有度,真乃文武双全啊。”

    张邈供了拱手道:“孔豫州谬赞了。邈这点微末之能,在豫州面前岂不贻笑大方?”

    孔伷哈哈大笑,显然很是受用。

    张邈说道:“前番听闻豫州在颍川募集义兵,本该前去投奔,奈何军中兵粮储备不足,只得胡乱选了此地,先行扎营再图其他。还望豫州莫要怪罪……”

    张邈虽然也是知道朝廷已经下诏撤了孔伷的职位,但是也还是装做不清楚般,毕竟现在朝堂是由董卓把持,下诏撤孔伷的官职也不知道真的是朝廷的意思还是董卓的意思,所以就干脆当不知道这回事。

    况且还有个方面的考虑,孔伷此人好大喜功,张邈是了解的,所以特意再的让孔伷坐在首位,是本身豫州刺史的职级比自己高,这是上下尊卑之意,另外个更重要的是,让自己身上的锅,也有个可以甩的人,万那个什么……

    所以张邈也说的很是谦卑,似乎真的是为了自己没能及时赶去颍川与孔伷大军汇合而歉疚般。

    张邈的态度显然是让孔伷有些意外,同时也有些小小的得意,于是便捋着胡子说道:“皆是为了国事,孟卓不必过谦。”

    有你这句话就行了。张邈心中暗想,原本还有些担心万事不成,现如今有了孔字大旗顶在前面,就算是事有不济,我也可以说我只是被人胁从……

    当然,若是大事成功了,那么功劳自然也要分给孔伷,但是与风险相比较起来,张邈觉得自己这样做才更为稳妥,未求胜,先求败,才能保全啊!

    当然,据说兖州刺史也举兵了,但是毕竟孔伷本身就是陈留郡人,出身在陈留,也具备定的影响力,而新来不久的兖州刺史刘岱之前没有多少接触,不太清楚情况,而且听说刘岱上任就和原本的前任兖州刺史,现任东郡太守多有不合,而自己之前和桥瑁的关系也还不错,万要是刘岱搞不了桥瑁,却拿自己先行示威,就不太好玩了,所以相比较之下,张邈更愿意打起孔伷的旗帜……

    “豫州此次前来不知是为了何事?可否让邈尽些绵薄之力?”张邈注意到孔伷并没有带多少兵马,似乎只有两千左右,明显和之前他所听说的兵力数量有些不符合。

    其实张邈心底有些发不安,孔伷未尝不是。

    别看孔伷他嘴上说的挺好,但是做这种事情也是头次,说得好听些叫做清君侧,除奸妄,不好听的简直就是公然起兵造反了,怎么能不担心?

    所以当他听说张邈张超两兄弟在酸枣集结屯兵的时候,他就来了,是为了确认下张邈和张超的反董态度,多少也给自己心中点安慰;二是为了整合下和张邈的关系,毕竟自己是陈留人,而张邈又是陈留太守……

    更关键的是,听说兖州刺史刘岱已经带着人往这里来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