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一六八章 北上之前

诡三国最 第一六八章 北上之前

    杨弘微微翘起嘴角,讲完了话,自然的就停顿下来,等着斐潜给他回复。

    斐潜看了眼杨弘似笑非笑面容,自己也是笑了笑,向杨弘拱了拱手,心中却迅速的盘算起来。

    “胸怀天下,林有遗材,渊有遗珠”自然是说袁术的志向广大,有容纳人才的雅量,这个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主要还是借“渊有遗珠”这句来告诉斐潜自己,袁术有招揽自己,乃至于包括黄家之内的其他荆襄士族人员之意。

    毕竟自己的字当中就是有个“渊”字。

    但是后面的用词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乡间遗老?

    乡野大贤?

    如果只是随便听听,当然杨弘的话没有什么问题,可是当斐潜仔细想想,就觉得这个这话有些别扭了。

    意思是我是乡间的遗老?又或是乡野的大贤?

    真是呵呵了。

    当然斐潜并不认为自己有多么了不起,但是正常来说招揽人员的时候应该不会出现这两个词语才是,多半是些比如明珠暗投啊,贤能大才啊之类的话语才对。

    那么杨弘此人看起来也不像是那种口无遮拦,又或者是那种讷于言语之人,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杨弘,杨家,袁术,袁家……

    斐潜心中不由得摇头叹息,原来杨弘是这个意思……

    南阳袁家和弘农杨家都是此时的冠族,自然是属于天底下等的士族行列,而我只是个河洛斐家,距离袁家和杨家当然差距很大,如同在朝廷的高官和在乡间的隐士之间的差距般,所以杨弘特意两次强调“乡间乡野”,都是在暗示袁家,抑或是还有杨家的高贵,而我斐潜不管如何都是下等的士族之人。

    嗯,或许杨弘如此用词,也还有些敲打之意在内。

    天下冠族的称号不是虚的,在这个时代,有多少人是拼了命也要和这些冠族拉上关系,更不用说成为其下的门生故吏了,要知道,连现在为祸洛阳,把持朝政的董卓当年也竟然是袁家举荐的个破贼曹……

    所以以此来推断,杨弘特意说的这个话,就是在表示袁家和杨家已经是很给自己面子了,是看在荆襄士族的份上才有这样的待遇,同时也是再说不要因此而得意,就算是我有“遗珠”之才,也仅仅是颗在乡野间的珠子而已,是无论如何也比不上袁家的,当然最关键的是也比不上杨家,就算加入进来了也要好好听话……

    这真是……

    也难怪杨弘想当然,毕竟现在在讨董,而只要稍微看下都知道,实际上不是天下所有的人,也不是平头百姓,而是袁家在讨董……

    就像方才提到的,袁家最早提拔了董卓,不管是怎么样的官职吧,反正最初董卓是受过袁家的恩情的,但是现在董卓居然把持了朝政,锅端走了大汉朝在那边大口小口的啃肉吃,竟然连汤都没有给袁家喝上几口,这怎么能让布局已久,辛辛苦苦才除掉了宦官和外戚的袁家能够满意和服气?

    所以现在聪慧些的天下士族都清楚,如果要寻求在中央朝廷仕途方面的发展,要么是加入董卓方面,要么就是加入袁家的袁术袁绍方面,至于怎么选?

    那还用说么?

    所以杨弘自然就以为就这样讲,斐潜还不得屁颠屁颠的贴上来,所以先捧下再敲打下也就在情理之中了。

    可惜的是,斐潜从最初来到汉代开始,直到现在,压根就没有考虑过二袁,所以杨弘的表情算是白做了。

    不过也不能直接摆明了跟杨弘讲不是么?

    所以斐潜拱了拱手,笑着说道:“袁公厚意,潜受之有愧,自当瞻其马首,不敢或越。”

    “瞻其马首,不敢或越”当然可以按照引申的意思解释为愿意依附袁术,尊重袁家和杨家,不敢做什么过分的事情,不过么,也可以只按照字面上的意思来说,我就看看你的马头而已,不会越过你的,自然也就不在起……

    要论起嘴皮上的功夫来,身为办公室的混子的斐潜,那里还没有两三招散手的?

    显然杨弘没有听出来斐潜的双重表达的意思,又或者是根本就想不到斐潜居然没有投靠袁术的想法,便矜持的微微点头,对斐潜的谦恭的态度表示赞赏,随后说道:“子渊何时动身前往洛阳?”——意思就是你赶快去把事情办完了好回来干活……

    “行兵甲多有疲惫,且路途损耗颇多,待修整采购日,明日即便动身。”斐潜这说的倒是实话,确实需要修整下,至少要让手下的这些兵甲可以洗个澡整理下卫生,吃几顿正常点的热饭热汤,顺便补充下路上消耗的物资。

    当然,能打打财大气粗的袁术的秋风也不错……

    果然不出斐潜所料,杨弘说道:“吾主感汝师徒之义,特赠羊五头,鸡鸭各二十,粟米五十石,汝可遣人至公府取之。”

    “如此多谢袁公馈赠!”斐潜来者不拒,欣然笑纳,又看了眼杨弘,说道,“也谢过长史好意。”

    杨弘最担心的就是斐潜威胁到自己的位置,毕竟斐潜定程度代表了荆襄士族,所以若是有所冲突,当然会以斐潜为重,毕竟袁术还想借荆襄士族的力量去赶走刘表,拿下荆州不是么?

    所以真要是和斐潜硬碰硬,自己难免会吃亏。

    而现在的结果是再好不过了,斐潜既然知趣,那么杨弘也不会特意去为难斐潜。至于将来两人的孰高孰低,杨弘也觉得不用太过担心,不久个荆襄之地的士族么,等拿下了荆襄,也就失去了半的利用价值了,而杨家却依旧是天下的冠族,这两项比较的结果还需担忧么?

    因此,杨弘笑笑,起身告辞,临走的时候还特意走去找了伊籍,和伊籍又是拍手又是笑谈了好会儿,才施施然的带着随从而去……

    等杨弘走远了,伊籍目光有些闪烁,用手微微笼着袖子笑着问道:“不知杨长史寻子渊何事?”——其实伊籍也多半知道斐潜不会告诉他具体是什么事情,他只是想借此问话来掩饰下自己袖子里面,杨弘临走时塞过来的封书信,想必是给刘表的回信……

    “无他,论及些许荆襄风土而已……机伯,方才杨长史与汝何言?”

    “呵呵,也是问些荆襄名胜而已……”

    斐潜和伊籍对视眼,不约而同的都呵呵笑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