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一四九章 值不值得

诡三国最 第一四九章 值不值得

    斐潜向黄忠说道:“请问令郎患此症多长时间了?”

    黄忠说道:“已有数年。”这下就更让斐潜相信这是个慢性的疾病,但是自己毕竟不是专业人士,所以也无法确认到底是属于什么病症。

    但既然是慢性病,那么就意味着至少时半会,黄忠的儿子还不至于立刻就死,还是有救治的希望。

    斐潜又问道:“此间周边医者,汉升可是都寻访过了?”

    黄忠默默的点了点头,这件事情他就算有再高的武艺,也是点办法没有,襄阳周边的医生,何止寻访,有的医生都找来了两三次了,都还是没有治好病。

    “我此次为刘公出使,只是其,另外还准备找机会回洛阳趟。”斐潜边慢慢的说道,边也在慢慢的思考,这个办法虽然并不是非常的完美,但是确实是现在这个情况下所能做到的最好举措了……

    “……汉升,洛阳城中达官贵人无数,因此也有些较为著名的医者,虽然令郎身体不便于出行,但是潜有法或许可让千里之外的医者给令郎诊治……”

    此言出,别说黄忠,就连黄承彦都有些兴趣了……

    斐潜斟酌了下,觉得还是可行的,便说道:“……医者诊病,无非望闻问切四法,令郎虽无法亲至洛阳,‘切’字是不成了,但我却可将令郎病症依据‘望’、‘闻’、‘问’三法细细记下,再抄写附上这些年其他医者给令郎开具的药方,应该多少可以让洛阳的医者,不用见面也可做些诊断……”

    虽然这样细节上可能不如直接见面诊治,但是则黄忠儿子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是慢性的疾病,所以并不会像急症那样有失之毫厘谬之千里的风险;二则可能这也是在汉代最好的种远程诊断的方式了,毕竟叫黄忠儿子这样的个病人,拖着病体长途跋涉千里迢迢去看个病,然后看完病再翻山越岭回来——那还不如直接给他刀来的痛快。

    “……此法我也未曾试过,所以也不确定效果怎样,但毕竟洛阳出名的医者不少,或许集思广益能找出两个有效良方的也未曾可知……切全听汉升主意……”

    斐潜说完了,便静静等着黄忠做决定。

    “这个……”黄忠黄汉升不由得沉吟起来,这么做的确有些不完善之处,但确实是唯可以让远方的医者进行诊断的最好的办法——况且目前荆襄的医者也都诊治过了不少,未曾见好,或许……

    终究是死马当成活马医的思想占据了上风,黄忠最后还是点头同意按照这个方法来试试,毕竟现如今黄忠夫妇都基本已经是有些绝望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悲惨的刻就到来了,所以现在听到斐潜这个虽然并不是完全靠谱的办法,但是也想紧紧抓住,试上试……

    既然黄忠同意,斐潜也不耽搁,从院子外面马匹的背囊中找到了纸笔,然后走到了屋子门前告罪了声,就准备往里面走。

    黄忠下子拉住了斐潜,有些迟疑的说道:“斐别驾……犬子患得是伤寒,这个恐有不便……”

    斐潜笑了笑,说道:“伤寒也有多种……令郎患此症期间,都是家中之人在照顾吧?可曾也患上相同病症?”

    “这个倒是未曾。”

    “那么来给令郎诊治过的医者,可曾听闻也因此患上与令郎相同病症的?”

    “……这个也是未曾听闻。”

    斐潜笑笑,没有再说什么。这不就结了么,说明黄忠儿子的这个病,不是什么传染性极高的病症,只要自己小心些,不直接接触到病原体,基本上也就是没什么问题。

    黄忠又想了想,又转头看了看黄承彦,还是不太敢确定,毕竟斐潜是黄家女婿,虽然自己和那些来看病的医生没有因此生病,但是万让斐潜感染生病了,他黄忠就罪过了。

    在旁的黄承彦也是有些犹豫,毕竟疾病这个东西看不见摸不着,况且在黄承彦的观念里面,到个患了伤寒的家中已经是有定风险了,更别说进到屋内去……

    “伤寒多是以风邪入体,这样吧……”斐潜见黄承彦和黄忠都是有些担心,便退了回来,向黄忠要了把小刀,将自己的外衣下摆割下长条布来,然后在自己脑袋上绕了几圈,打了个结,将自己的口鼻遮挡住,“这样便可以了,如此风邪就不易通过口鼻入体了。”

    斐潜看了看黄忠,又看了看黄承彦。

    黄承彦最终还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既然黄家家主黄承彦都同意了,黄忠便带着斐潜起进入了屋内。

    望闻问切四法说起来好像很高深,其实就是根据不同病症而产生的人体表象,比如发冷发热,疼痛酸胀,流汗排泄等等来确定是生的什么病,从而进行治疗。

    既然是要做远程的诊断,那自然记录是越详细越好,斐潜细细问了发病的始末,又询问了冷热的表现,还有身体各部位疼痛的地方,日常饮食及排泄等等问题,还仔细查看了舌苔颜色,连吐出来的痰的大小颜色都了详细的记录。

    等出了屋,斐潜又整理了遍所有的记录,按时间和情况分类,然后又将这些年还保存下来的方子,抄写了遍,才停下了笔,将所有的记录拿给黄忠看过,确实没有什么遗漏的地方,方仔细的收好,向黄忠告辞。

    做完这些事情,待两人返回之时,天色已是挺晚的了。黄承彦在马背上随着马匹的起伏,摇晃着脑袋,想了再想,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便再次问了问斐潜。

    斐潜也不知道该怎么跟黄承彦形容这个细菌的问题,但还是按照风邪的说法再解释了下,毕竟老人家也是担心自己。

    黄承彦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虽然还是不太明白,但是看斐潜的样子还算是挺有把握的,也就略略放下些心来。

    又走了会儿,黄承彦忽然没头没尾的问了句:“……贤婿这样做,真的值得?”

    斐潜知道自己的意图还是瞒不过老成精的岳丈大人,不过斐潜也没觉得被看穿了有什么不好,毕竟自己用的是阳谋,后世无数次的经验证明,只有将别人的事情放在心上,别人才会把你的事情放在心上……

    当然,如此还始终不把你的事情放在心上的,也就不需要再继续来往了……

    斐潜嘿嘿笑,说道:“岳丈大人,这个么,还是值得的……”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