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六一六章 进军!夜里的战鼓!

诡三国最 第六一六章 进军!夜里的战鼓!

    仟骑长抒斯仹如果有即时翻译下现在内心活动,肯定是个大写的mmp少不了的了,因为他又被,嗯,确实是“又”,被大当户指使出来,带着兵卒进行武力侦查。

    按照大当户的原话来说,不要求胜败,只要求搞清楚黑夜里面的汉人兵力是真的,还是假的……

    话都说成这样了,能不去么?

    因此仟骑长抒斯仹虽然是心中有再多的不愿,但还是领命下来准备了。

    但是并不意味着仟骑长抒斯仹接受了命令之后,就会义无反顾的勇往直前,抒斯仹也有自己的小办法。

    出了城两三里左右,仟骑长抒斯仹就将自己的手下的百骑长给派了三个出去,分成了三路往前侦查……

    没有过多长的时间,三个百骑长就连滚带窜的跑回来了,惊魂未定的告诉抒斯仹,汉军军容严谨,阵型庞大,不像是假装的……

    仟骑长抒斯仹得到了回馈,便带着兵卒掉头就往回走,至于三个百骑长所带来的信息真假还是多少水份,那么交给大当户来进行判断吧,自己绝对没有必要将老命搭进去。

    城上乱纷纷,城外鲜卑营地也是团慌乱。

    而对面的汉军却依旧显得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斐潜在得到了鲜卑人友情赞助的两千余匹战马之后心情大好。现在在司隶地区,匹普通的马匹叫价都在百万钱以上了,当然这是在通货膨胀之下的价格,但是就算是恶钱没有泛滥之前,匹普通的马匹也差不多要十万钱,好的马匹甚至要四五十万……

    反正跟后世的小车差不多样,不仅价钱上差别不多,而且在日常消耗下也样。

    小车费油,马匹费草料。

    小车需要停车位,马匹需要盖马厩。

    小车需要换机油车内装修,马匹需要上马具马鞍马鞭马嚼头……

    唯的不同就是小车要上牌才能跑,马匹么不用,这对于后世魔都的群众来说,不亚于是天籁之音?

    斐潜能够不着四六的胡思乱想,原因很简单,虽然计划是提前制定下来的,但是毕竟这个战役至关重要,所以徐庶和贾衢也都起随军而来,当然些行军上的具体安排事项就不需要斐潜费脑筋了。

    此时兵卒来报,说是平定县城的部分鲜卑骑驱前窥探之后又跑回去了。

    斐潜呵呵笑,说道:“我现在倒是能体会平定鲜卑人的心情,现在这个局面,可是相当的不好处理啊……”

    贾衢和徐庶在旁,也是微笑。

    鲜卑人和其他的生活在马背上的胡人样,上了马就是生龙活虎,就算是操纵着战马跳踢踏舞都问题不大,但是旦下了马,因为长时间坐在马上形成的小罗圈腿,这个……

    鲜卑的兵,攻强守弱。

    这是非常明显的缺点,谁都知道,但是却直都没有什么好的办法。

    轻骑兵纵横来回,飘摇不定,日之内转战百里,就像是只猎豹,在大象周围乱窜,当然只要被大象随便擦上下,猎豹就是重伤,但是问题是根本抓不住,因此胡人骑兵的弱点也就等于是不存在。

    然而现在却不同了。

    拐来了两千余的战马,对于斐潜这个方面来说,既增加了战力,又补充了难得的战略物资,还带来了个额外的效用,鲜卑就算是算上备用的马匹,也至少有千左右的人,顿时腿短了半截。

    这些缺少战马的人,就成为了当下最大的累赘。

    战?

    连续几次败仗,士气低落不说,就连人数也不具备优势,正面和步骑结合的战阵进行决战,这正是斐潜最乐见其成的事情。

    逃?

    那么失去那些战马的小短腿怎么办?马双人?汉军也有骑兵,不仅跑不脱,甚至还会再搭上个人马。

    守?

    别开玩笑了,鲜卑人从出生开始,就没有守城的概念,真要展开了城池争夺,哪里是已经习惯了城池攻伐的汉军对手?

    环接着环的步骤,似乎都不是很起眼,但是不断累积到了现在,鲜卑人原先的各种行动的可能性被项项的剥夺,如今摆在鲜卑人面前的,便是这三个怎么选都是大伤元气的抉择。

    斐潜说道:“二位,你们猜现在鲜卑人会选择什么?”

    徐庶向贾衢伸手示意了下,表示让贾衢先讲。

    贾衢也不客气,拱手说道:“必逃无疑!不过……”转眼看了徐庶下。

    “……会先设疑阵。”徐庶笑笑,接着说道。

    逃?

    疑阵?

    没错。并不是单纯的逃亡,而是在转向拉扯汉军的队形,然后就转头袭击汉军因此暴露出来的薄弱部位。

    延熹二年,鲜卑侵扰北疆,匈奴中郎将张奂率南单于出塞击之,鲜卑正面战不敌,被斩首二百级。

    延熹三年,鲜卑再次来袭,结果不予汉军正面作战的机会,抄掠雁门关,杀防将士数百人,大抄而去。

    后来鲜卑人将游走袭击这套玩得更加的顺溜,待到汉灵帝前遣夏育、田晏、臧旻三人率军出关时已经非常熟练了,檀石槐命三部大人各帅众在塞外两千里左右的熟悉的土地上,大败汉军,三个将领只带着数十骑奔还,死者十有七八。

    在运动中消灭对手,并不只是后世的专利。

    现在是鲜卑的客场,所以鲜卑人有极大的可能性就会先退却,引诱斐潜领军追击,拉开了步骑之间的距离之后在进行攻击……

    当然要让手下没有马匹的的人可以退走,选择虚张声势无疑就是最佳的办法。

    斐潜转身看了看左右的兵卒,这些士兵除了两千从西河借调的之外,其余都是自己在并州逐渐招募而来,点点的训练而成的,全脱产,整天的时间除了训练就是训练,这些兵卒现在不管是在心理上还是技能上,都已经看不见了之前农兵的影子。

    而现在,斐潜需要鲜卑这块磨刀石,将现在已经略有些形态的兵卒锋刃磨砺得更加锐利!加上之前的种种举措就是为了削弱鲜卑,现在又怎么可能轻易的让鲜卑转身离去?

    斐潜平静的举起手臂,下令道:“诚远领左翼骑,公明领右翼骑,叔业领前军!击鼓!进军!”

    隆隆的鼓声在黑夜中响起,震动着八荒,也震得平定县城和城外大营的鲜卑人脸色阵阵的发白。

    现在的汉人怎么完全不按照套路来啊?!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