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六一零章 骑兵之间的博弈

诡三国最 第六一零章 骑兵之间的博弈

    “杀!”

    长罕鲁连声怒吼,手中的战斧连砍带砸,接连杀死三名汉骑。他的骁勇立刻引起了汉军的注意,长罕鲁的身上的衣甲和身周的几名护卫,都暴露出了长罕鲁是鲜卑人的一个大人物。顿时立刻有几名汉军骑在什长的带领下,调整战马方向,根本不管什么三七二十一,直接用战马就冲着长罕鲁恶狠狠的撞了过去。

    根本不按照套路出牌的这种两败俱伤的战法,让长罕鲁狼狈不堪,就算是在自己身边的护卫保护之下,但是依旧是抵抗不住接二连三的汉军的这种亡命的打法,只好控制着战马左躲右闪,企图躲过这一波汉军骑的冲击。

    汉军骑的什长在错身而过的时候忽然从马背上飞身跃起,扑向长罕鲁!

    长罕鲁大惊失色,急忙扭腰,抡圆了战斧,一斧砍向那汉骑的头!

    那名汉骑什长大吼一声,根本不管砍来的战斧,而是狠狠的一刀斩向了长罕鲁!

    汉骑被长罕鲁一斧头砍中了额头,当场就毙命了,但是他斩向长罕鲁的刀却也让长罕鲁躲闪不及,在大腿上被砍出了一个巨大的深可见骨的伤口……

    长罕鲁“啊”的惨叫一声,实在是在马背上痛的坐不住了,仰面而倒。

    一旁的长罕鲁护卫连忙策马将其护住,然后跳下马来搀扶长罕鲁。

    “仟骑长,快上马!”一名护卫站在了长罕鲁身前,拼命挥舞着战刀,抵挡着从一侧砍砸而来的汉骑刀枪,为长罕鲁争取到了宝贵的喘息机会。

    长罕鲁二话不说,忍着剧痛,踉跄了两步,跳上了一旁不知是那一方的无主战马,原来马上的那名骑士只剩下一条小腿还挂在马侧,其他的部分已经不知道在何处了。

    长罕鲁痛极,厉声怒吼,状若疯狂,战斧已经不知道落在了何处,只得从一旁捡起了一根扎在地上的长枪,挥舞着,打砸着。

    马延心无旁顾,带领着骑兵不停的向前冲刺,根本没有注意到在他的身后有这样的一个无名的汉骑什长用生命做出了这样的惊人一击……

    马延知道,若是自己被鲜卑人团团围住,那么就算是身上的铠甲防护再强,也逃脱不了一个兵败的下场。

    因此,马延的目标就是一个,凿穿!

    凿穿鲜卑骑军!

    而对比马延来说,长罕鲁虽然在战前的时候设想的很正确,布置也没有问题,论个人的骁勇,长罕鲁也没有任何的问题,但是在这种血腥拼杀之中,尤其是在长罕鲁受伤跌下马匹之后,虽然前后最多也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但是在双方马匹的高速运动之下,却意味着鲜卑人在长罕鲁落马的这一段时间内都没有得到任何的指令调整。

    鲜卑人还是按照之前长罕鲁的吩咐的,凭借着自己的感觉在冲锋,丝毫没有察觉汉军骑的动态……

    长罕鲁几次南下,其实也一直是担任大当户的亲卫骑,平时担任保护任务,战时投入战场,神作书吧为保护主将,决定战局的胜负手,但是真正的独自领军,独当一面的机会毕竟不多,要论大规模骑战配合的能力,其实他未必能比马延强到哪里去。

    等到长罕鲁从腿上的剧痛稍微恢复一些,也在面前再也看不到汉骑了,才骤然发现他率领的中军已经和汉军骑几乎就已经是对冲结束了……

    说好的中军拦截,两翼包抄呢?

    这他娘的自己的中军都快被汉军骑扎透了!自己的这个两翼还在傻傻的向前包抄,包抄的倒底是谁啊!

    汉骑虽然骑术和鲜卑人比较起来还是有些不如,但是汉骑从一开始就是要求阵型和相互的配合,和鲜卑那种自由散漫的战斗模式完全不同,因此马延虽然冲杀在前,可是他的身边却有大量的亲卫保护,所以他除了一开始被射中了头盔的一箭之外,几乎没有遇到什么真正的危险,因此他也有足够的时间来调整队形,指挥手下以最有利的方式进行战斗,寻找鲜卑人的薄弱环节进行突破。

    在马延的不断调整和指挥之下,汉军骑士排成流畅的冲锋阵型,像一柄锋利的匕首,势如破竹的刺破了长罕鲁所部的阵势,从鲜卑军的中军和右翼的连接处冲了出来,将鲜卑人一分为二,同时也大大降低了自身的伤亡。

    双方骑兵迎面冲杀,这种惨烈厮杀的时间是极其短暂的,但是死伤也就在这短短的时间之内大量的产生,在双方脱离接触之后,便是留下一地的残肢断臂,一具具尸体,一片片的血泊。

    马延回头看了一眼自己的部下,估计了一下伤亡。

    马延的经验丰富,只是瞟了一眼,就知道部队的损失不大,最多不超过两成。对冲的哪一个瞬间虽然残酷无比,但是却是最正确的选择,如果被鲜卑人围住,才更加的危险。

    不过现在,危险已经过去,该是到了汉骑的表演时间了。马延举起长枪,大声下令:“向右偏转,我们要开始溜狗了!”

    “哈哈哈……”

    一向是严肃脸的马延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语,汉骑一愣之下不由得纷纷大笑起来,感觉似乎都轻松不少,便跟着马延稍微朝着右侧的空档钻了过去。

    长罕鲁暴怒无比,不仅没有拦截住汉骑,就连自己都被砍了一刀,虽然现在已经用布简单包扎了一下,但是伤口的刺痛让他觉得整个人都不是很好了。

    “追上去!杀了汉狗!”长罕鲁咬牙切齿的喊道。

    在牛号角的指挥之下,鲜卑人连忙开始调转马头,开始追击。

    其实长罕鲁这样的举措也没有错,原先长罕鲁他们出击,就是为了拦截汉骑朝着平定县城逼近,导致大当户在民族大联欢当中收集而来的物资不受到损失,现在居然被汉骑凿穿了,自然是要追赶驱逐的。

    但是或许是怒火冲心,或许是大腿上的血流的太多,导致长罕鲁丧失了一部分的观察力,在死死的咬住汉骑的屁股追赶过程当中,竟然没有注意到马延连续做了几个小幅度的右转之后,已经渐渐的偏离了往平定县城的方向……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