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一三二章 黄家的传承

诡三国最 第一三二章 黄家的传承

    斐潜闭上双眼,回想起后世那些器械,什么东西是既可以做到稳定性又可以改变频率的?

    轴承?不是……皮带?应该也不是……

    对了,是齿轮!

    个简单的大小结合的齿轮组就可以将旋转的速度放大又或是缩小,并且齿轮旋转过程中牵引力都是致的,但是齿轮在汉代应该叫什么?

    斐潜也是不知道要如何表述得清楚下,干脆就在地上画了个示意的图形,跟黄承彦说道:“岳丈大人,请看,若是将这个水锥改制下,将木杆和石锥全部换成铁质,然后在加上这个来改变击打的速度……”

    斐潜画了个大的齿轮和小的齿轮相互咬合的图形……

    “对啊!可以加上棘轮啊!”黄承彦拍手说道。

    原来水锥是通过拨杆,有下没下慢吞吞的用石锥砸,用来去掉农物的外壳,现在用大小齿轮改变速率,再用铁杆铁锤换掉容易损坏的木杆,就可以用于工匠高速击打铁块的要求了。

    而棘轮,也就是齿轮这玩意,在战国时期就有了,只不过直到汉代大多数人还不知道要如何具体运用……

    黄承彦也是个实干派,立刻招呼了几个人就忙乎起来了。对于器械的发明创新,黄氏似乎在血管里面好像都是流动着这种偏好,就连黄月英在旁也是跃跃欲试,要不是碍于斐潜还在边,估计早就跑上去看热闹去了……

    此时黄家的个下人来禀报斐潜说,有位从兖州之人来访,现在已经是到了鹿山……

    兖州?山阳郡好像就是兖州的,莫非是刘洪师傅派人来了?

    想到此处,斐潜连忙向黄承彦说明原因并告辞。

    黄承彦倒也理解,便让斐潜速回,不过黄月英就有些左右为难,又想留下看父亲制器,又觉得要陪着斐潜……

    斐潜倒也理解,便对黄月英说道:“要不你就先留在这?我个人回去就好,明日再来接你?”

    黄月英连忙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然后又觉得自己这么快就答应留下会不会让斐潜有些不快,仔细看了看斐潜神色之后方才放下心来,欢快的跑到黄承彦那边去了。

    斐潜向黄承彦告辞了,便先回鹿山去了。

    黄月英站在父亲黄承彦的身边,看着帮工匠在忙碌,忽然觉得挺开心的,偷偷的捂了捂嘴,弯了弯眼睛。

    小的时候,就是这样坐在父亲的身边,看着这些叔叔伯伯们打造这个,拼装那个,然后自己的面前的玩具就是方的、圆的、三角形的等等各式各样的木块……

    小的时候,就是这样蹲在父亲的身边,看着这些叔叔伯伯用锯子、斧子将整块的大木头逐渐的改变成为新的模样,然后自己也拿着父亲特制的小锯子吱吱呀呀的锯着木头,为此还将小手磨出了血泡……

    小的时候,就是这样站在父亲的身边,看着这些叔叔伯伯按照自己的想法,组装了自己的第个器械——装有四把扫帚的扫地装置——虽然事后证明这个器械完全不好用,还不如直接拿着扫帚扫地方便……

    可是后来长大了,却渐渐的不能像这样站在父亲身边了……

    只能是爬上后院父亲打造的木犁之上,趴在墙头露出小脑袋,眼巴巴的看着……

    黄月英想到此处,忽然意识到,父亲这么多年,每隔段时间都会打造个新的木犁,将旧的换走,但是放新木犁的地方从来都没变过,都是在同个位置……

    还有,自己明明有长高,但是直以来踩到木犁上就只能刚刚好超过后院围墙个脑袋,这么多年都是这样……

    父亲大人估计早就知道我在那里趴着墙头吧……

    不过,从此以后,父亲大人就不用再去打造新的木犁了吧……

    黄月英看着旁的父亲,看到他两鬓都已经花白的头发,忽然觉得鼻子有点酸酸的,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长大了,出嫁了,父亲,却老了……

    黄承彦似乎有些感觉,转过头看,看见旁站着的黄月英,两只大眼睛雾蒙蒙的,不由得有些诧异,转过身伸手揉揉黄月英的头,说道:“月英,怎么了?”

    “嗯……没事,”黄月英眨了眨眼睛,找了个话题,说道,“父亲大人……嗯,为何要将兵甲械三卷拿出来给……给子渊看呢?”

    黄承彦笑了笑,却没有直接解释,而是走了过去,对着忙碌的几个工匠交代了几句,然后才回来示意黄月英跟着自己回到了隐院大厅中。

    待两人坐定之后,黄承彦抚摸着桌案之上的三卷书简,问黄月英道:“月英,你觉得这三卷书简重要么?”

    这还用说么?肯定重要啊。黄月英点了点头。

    黄承彦哈哈笑,却摇了摇头,又说道:“月英,看来你还没完全懂呐……”

    黄承彦没有继续解释这个话题,而是忽然又问黄月英道:“你知不知道我为何这么着急就要将你嫁给斐潜斐子渊?”

    “因为……子渊从学于庞公?子渊也喜欢制物?那个……子渊救过我?”

    黄承彦点着头,说道:“这些都有部分的原因,但是最重要的原因你没说到。”

    黄月英眨巴眨巴眼睛,视线渐渐的从黄承彦身上转移到了摆在桌案的书简上,说道:“父亲大人的意思,莫非是……”

    “正是。”黄承彦说道,“从学庞公的年轻才俊很多,但是恰巧对制物之道也有兴趣的不多,再加上子渊之前和你有那么段缘分……这些都是部分的因素,但是最重要并不是这些,而是……”

    “……而是传承!”黄承彦收敛了笑容,很是严肃的说道,“黄家自汉初之时,承胡非子脉的秘传,延续辗转至今已经有三百多年了……如今到了我的手中,若是不慎断了传承,则我愧对黄家先祖!”

    “……黄氏人丁不兴,我之下只有你人,为父这些年每每念及此事,都如块巨石压在心间,幸好,斐潜斐子渊出现了,从各个方面来说都是再恰当不过,因此为父才托庞公开口,定下了这门亲事……”

    “父亲大人……这些事情你为何从来不曾和我提起过……”黄月英想到这些年父亲笑呵呵的面容底下是承担了如此的压力,不由得心疼父亲起来,大眼睛泛起了层水光……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