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一一二章 跑断腿的谒礼侍者

诡三国最 第一一二章 跑断腿的谒礼侍者

    汉代的春节到了,这也是斐潜在汉代经历过的第二个春节。

    第个春节那个时候就他和福叔两个人,冷冷清清的,基本上就是整了点肉菜,对付对付就完事了,没留下什么太多的印象。

    但是这次,在荆襄鹿山,就大大不同了。

    庞家虽然没有出仕多少人,但是毕竟名声远扬,许许多多平常不露面的潜水专业户,在过春节的时候就钻出了水面,基本上每天都有些人,要么是亲自来,要么是派人过来,给庞德公送东西。

    虽然都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大多数都是些麦、稻等农产品,还有些瓜果之类的——当然要是贵重的话庞德公还不见得会收,但是扛不住送的人多啊,所以山上的房屋很快就堆满了,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往斐潜这边的屋子里堆,现在后院除了间福叔住的房间,其他的差不多也快满了……

    庞德公誉满荆襄真不是吹的——

    庞统抽空回去了趟,没过两天又回来了,表示春节这段时间就在鹿山过了。

    枣祗原来是要回去的,结果在斐潜这边见到了那几本关于农桑的书,就挪不开腿了,给家里写了封信说明了下,也留下了,至于回去会不会再挨揍,到时候再说吧……

    这样今年的春节,至少斐潜不用再孤孤单单守着福叔过了,多了两个小伙伴。

    汉代的春节原来不是正月,是十月。直到了汉武帝时期,才被政府规定农历正月初为岁首,春节的日期才算固定下来。

    爆竹么,有。

    但是不能随意燃放,否者110会来——这个当然是后世的……

    汉代的爆竹也是不能随意的,是要从京城先开始,也就是洛阳最先点完了以后,各地才能燃放——就是说正月初最开始那个时辰是京城独享的福利……

    爆竹当然是最最正统的——竹子,这几天市集上就有好多人再卖这个玩意了,节节的,福叔也买了不少放在后院,到时候往火盆里丢就完事,安全无毒无公害还没有污染……

    汉代过春节最重要的活动就是祭祀和傩舞,祭祀不说了,反正就那样,傩舞就是跟后世的某种跳大神差不多,而且在汉代是非常重要的项习俗,政府要组织傩祭——这叫“国傩”;军队过年或者出征前也要举行傩祭,这叫“军傩”;乡下人的老百姓过年也会搞个小规模的傩祭,这被称为“乡人傩”……

    《周礼》所记——“方相氏掌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而时傩,以索室驱疫。”就是写的这种风俗。

    除此之外,还有最为重要的个活动,互访,汉代称谒礼。

    而庞德公为荆襄士族最高精神领袖,自然是少不了其他家族的人过来谒礼。

    当这些世家高级人物出现的时候,如果只是由下人们来接就未免轻浮了,所以般都是由庞家子弟来亲自负责接引。

    往年都是由庞德公的儿子庞山民来负责此事,但是如今庞山民已经是成家立业,自己有自己的社交圈子和家庭需要照顾,所以这个差事就落到庞统头上,所以这也是庞统今年要在鹿山过节的重要原因之……

    顺便说下,庞山民的妻子是大名鼎鼎的诸葛亮的二姐……

    不过出乎意料的是,这次除了庞统要当谒礼侍者之外,斐潜也要担当——当时庞统知会斐潜的时候,斐潜几乎不敢相信,毕竟这个是庞氏的重大事项,怎么会让个外姓来参与呢?

    如果按照庞统原话来说是——看了庞家那么多书,多少也要干点活吧……

    但是斐潜知道,这个必定是庞德公特意要求的,否者谁也不敢做这个主,这真是用心良苦啊……

    于是斐潜就在新年来临的时候,和庞统充当起了庞德公的谒礼侍者。

    大清早,来拜访的人就很多,但是大多数都没能和庞德公坐谈多久,甚至有些人连话都没能说上两句,只能是匆匆的来,又匆匆的走……

    斐潜和庞统轮换着带着人趟又趟的爬上爬下,腿肚子都细了。斐潜也只好在心里自我安慰,至少庞德公只是住在鹿山,不是住在喜马拉雅山,否则的话……

    天色渐晚,来拜访庞德公的人渐渐少去,斐潜以为这样的天就快结束了,却没想到庞统却说重要的还在后头。

    旋即斐潜就知道了还在后头的含义,之见远远就有大行车马,挑着灯笼而来,离得近了,方看见灯笼上面大大的写了蔡字。

    等斐潜和庞统齐齐上前迎接的时候,斐潜才知道来的居然是蔡家家主,蔡讽。

    蔡讽显然是认识庞统,见了面就打趣了句:“今是汝耶?可曾幸苦?”说完还顺便淡淡的扫了眼斐潜。

    庞统小脸绷得紧紧的,本正经的回答道:“为长者谒,安辞劳苦。”说完就立于道左,领着蔡讽上山,而蔡家随行人员自然是由斐潜带着往自己小屋那边安排,反正这段时间自己的木屋基本上就已经成为转接站了。

    结果等到斐潜将蔡家人员带到小屋前,蔡家领队之人居然也不进木屋,而是向斐潜道过谢之后,便找了个空地,从马车上卸下了些许物品,搭起帐篷来了……

    看这个样子是要再此过夜了?

    等斐潜回到鹿山之下时,庞统也刚刚从山上下来。

    其实庞统也是累坏了,毕竟斐潜年龄还大些,而庞统也才十来岁,这个体力也是消耗得七七八八,只是在硬撑着而已。

    庞统向着斐潜说道,似乎也是在说给自己听,“还有家。”

    斐潜也是够呛,毕竟整天从早上就开始爬上爬下到了现在天都黑了,就早上吃了顿,中间就是庞家下人们送来的两个饭团和碗汤,早就是又累又饿,听到庞统说,也搭话道:“最后家了?”

    “是,按照往年的惯例,就剩黄家了……哦,来了!”庞统看见远处有光影过来,便打起精神来迎接。

    来的果然是黄家,还没看到人影就先听见了爽朗的笑声传来。

    庞统显然跟黄家更为熟悉,也没有再绷着脸,而是迎上前去比较轻松的说道:“黄公可算来了!”

    “哈哈哈,知道谒礼侍者不好当了吧?”黄家家主黄承彦也不在意庞统的随意,哈哈笑着,还拍了拍庞统的肩膀,说道“行啦,最后送我上去你就可以去休息啦!”

    黄承彦走到斐潜面前的时候,忽然停了下,看了斐潜眼,点了点头,然后就和庞统上山去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