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一零五章 毛头黑小子

诡三国最 第一零五章 毛头黑小子

    等斐潜回到鹿山之上,要找毛头黑小子算账的时候,发现庞德公已经移步到了飞龙亭,而那个黑小子竟然跟着庞德公紧紧的……

    看见斐潜眼瞪了过来,黑小子也偷偷的瞪了回去。

    呦,还挺有脾气的。

    不过既然能跟着庞德公,按理说也不是外人才是,但为何方才要诳我?

    庞德公缓缓说道:“刘刺史可有何言?”

    说道这个,斐潜就觉得有些无奈,便将方才山下刘表的话,还包括自己给刘表出的主意等等,全部说了遍。

    庞德公也没有指责斐潜乱出歪主意,只是说道:“依汝之见,当出否?”

    斐潜眨了眨眼睛,怎么庞德公您老人家要不要出山还让我拿主意?然后瞬间反应过来,庞德公实际上问的不是他自己出不出山,而是在问斐潜个人对于刘表刘景升的看法——

    毕竟现在斐潜还挂着刺史别驾的官职。

    斐潜看了庞德公身边的黑小子眼。

    庞德公看在眼里,不由得笑笑,对着斐潜说道:“此乃吾之从子,庞统庞士元。”言下之意就是都是自己人,放心讲就是。

    可是斐潜是大吃惊,这个小脸大眼睛其貌不扬的黑小子就是庞统?

    凤雏庞统就长这样?

    虽说不算太丑,但也不算清俊就是。

    斐潜腹内嘀咕着,难怪叫凤雏,有道是没毛的凤凰不如鸡,这没长成的小凤凰么,啊哈……

    嗯,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得到这个名号,不过看着这年龄,应该顶多十来岁,照道理来说应该还没有吧?

    黑小子庞统板眼的上前见礼,小脸崩得紧紧的,不苟言笑。

    斐潜也回了礼,然后还是先回答庞德公方才的提问,说道:“刘刺史此人,虽有威容,但外宽内忌,多疑无量,故不可出。”

    庞德公点了点头,然后看了看山下,忽然说道:“汝可下山矣。”

    斐潜顿时就有些发愣,难道是我什么地方说错了?还是有什么地方做错了?这是要赶我走不成?这要如何是好……

    庞德公瞄了眼斐潜,伸手指了指山下的那块地。

    斐潜看之下,方才恍然大悟,原来不知不觉中,自己的那块地上的木屋竟然已经完工了,现在只是在做些最后收尾,打扫和布置的事情。

    原来和庞德公约好的就是等自己木屋建好就要搬到山下去的。

    斐潜这才算是把提在半空中的心放到肚子里,心里清楚这几天虽然是自己很幸苦,但是庞德公也不见得轻松,不但要给自己布置各类的书籍,而且还要针对自己的读书心得给予指点,这对于个年龄已经是如此大的老者来说,也是颇为不易了。

    况且斐潜知道,这人老,晚上就不容易睡,而白天又容易犯困,而自己虽然小心,但是也难免会弄出些声响,打搅到庞德公。

    所以,斐潜也没有再做强求,反正山上山下也不远,只要庞德公还愿意教,自己多跑点腿也就是了。

    站在旁的黑小子庞统眼睛微微眯了眯,心想,哈哈,叫你抢我房间,哼哼,还把我房间搞得乱七八糟,这回好了,我又可以回来啦……

    却没想到庞德公问斐潜山下木屋有没有多余的房间,在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转头对着庞统说道:“汝也随子渊起下山吧。”

    “啊!”庞统呆住了,差点蹦起来,“这是为何?”

    庞德公慢悠悠的说道:“山下原无处所,故而让汝暂居,现子渊之屋甚美,留汝甚?速去,休要呱噪。”

    庞统哭丧着脸,但也是无奈,便和斐潜起拜别了庞德公,收拾了下东西,前后向山下走去。

    斐潜走着走着,想起之前被庞统弄的事情,便放缓了脚步,等庞统走到身边的时候,边利用自己的身形卡住庞统,边问道:“方才在山上为何诳我?”

    反正现在凤雏还是个小号的,斐潜表示欺负起来没什么压力,更何况之前的帐还没算清呢……

    庞统眼珠转转,边努力摆脱斐潜的压迫,边嘴上拒不承认——反正刚才说的每句话都是真的,顶多是自己在表情和动上有些误导而已,量你斐潜也不能怎样。

    斐潜琢磨了下,好像也是如此……

    庞统挤了两下,毕竟人小力微,推不动斐潜,不由得有些恼怒的说道:“仗着些许力气有什么了不起,有种来比划比划头脑,看我怎么收拾你!”

    斐潜听,这口气这么大啊,觉得倒也有趣,便说道:“题目随我出?没有限制?”

    庞统挺脖子,自傲的说道:“经史子集,天文地理,任汝随意!”

    得,要是收拾个完全体凤雏还可能会有些难度,但是对付如今个半成品么,呵呵……

    斐潜左右看看,忽然看到山上流下的瀑布,便想道了个题目,问庞统道:“水重几何?”

    庞统眼睛转转,便说道:“你要说限定多少水,否则我怎样说也是不对!”

    行啊,没掉坑里,但是就算你躲过第个坑,也逃不过第二个——

    斐潜便说道:“既然如此,请问滴水重几何?”

    “啊?”庞统艰难的吞下口唾沫,“……、滴水?!”

    “正是!”

    庞统抓狂道:“滴水如何称得重量!?有谁会去称滴水的?!”

    斐潜指了指自己,说道:“我会啊!怎样,要不要认输,我告诉你答案?”

    “不要!”庞统磨了磨牙,愤愤的说道,“我定能算得出来!”

    “那好吧,”斐潜很随意的说道,“那等你算出来再告诉我吧,希望不要让我等太久哦,哈哈……”反正这种题目若是放在后世,那是简单得不能再简单,但是放在汉代,计量仪器上的先天短板,要想算清楚,只有花些笨功夫才能做到……

    在山上飞龙亭内的庞德公看着路上两个人的打闹,不由得笑了笑,点点头,旋即也就不再理会,闭上了眼养起神来。

    在他看来,学问之道只有相互磨砺,才会有所收获,特意将两个人都赶下山,让斐潜和庞统居住在起,其实本意也是想让这两个人相互比拼竞争,这样才会刺激双方更努力的去求学……

    当然,这几天也太吵了些,都赶下山也清净下……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