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九十四章 荆州别驾

诡三国最 第九十四章 荆州别驾

    刘表听完了斐潜所说的,顿时第个感觉就是耳目新!

    从来没有人像斐潜这样说的如此条理清晰,也没有人像斐潜这样说的如此目标明确!

    像刘表之前遇到的些人,要么喜欢故弄玄虚的说些似是而非的话,要么语焉不详不肯说清楚,要么说得天花乱坠却落不到实处,要么捣鼓出个上中下策却明显只能选中策来操的……

    刘表还没有遇到哪个人能像斐潜这样的说法,摆事实,讲道理,步步,层次推进,环环相扣,相辅相成,从头至尾气呵成。

    刘表之前还拜访过蒯家兄弟,原本还对蒯家兄弟的言语评价很高,但是没想到今天的斐潜之语,让他觉得比蒯家兄弟讲的更好更清晰!

    刘表就感觉忽然之间就脑海之中原本混乱的思绪像是被斐潜梳理过遍样,从头至尾顺畅无比,刘表真是太喜欢这种舒适畅快的感觉了。

    就如斐潜方才所说的那些内容和举措,详实可行,又分成短期、中期和长期三个阶段,让刘表觉得下子就有了行动的方向和阶段性的目标,和蒯家兄弟所说的虽然有些相同之意,但是可以实际操性确实是立分高下。

    况且斐潜番话,说的是有理有据,又慷慨激昂,并且说到最后那句“名震中原,青史留名,权掌荆襄”简直就是把刘表刺激真是全身上下热血沸腾,只觉得仿佛眼前就是那成功的巅峰,自己已经和那个成功的宝座触手可及了——

    刘表不由得哦然出声,连忙站起身拉,把拉住斐潜的手臂,激动的说道:“子渊果然大才!子渊此言,如云开雾散,竟见天日也!表欲拜子渊为刺史主簿,不知愿否?”

    主簿这个职位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个职位。虽然品级不是很大,但是属于重要幕僚,参与机要,总理书事,掌管钱粮进出。

    如果将刘表当成家公司的董事长,那么主簿就是第副总经理的级别,虽然比不上总经理的职位大,但是权限却不小。

    刘表的此举有些出乎斐潜的意料,原来斐潜估计刘表可能会给个簿曹或是功曹之类的,要不然再次点给个治中也差不多,但是没想到刘表下子就给封了个主簿。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刘表的种试探……

    接受了主簿几乎就等于步跨过了众多的低级官吏的等级,直接升任到了中高级官吏的之间了,像建安七子的陈琳,就担任过大将军何进的主簿,而吕布之前也是丁原的主簿……

    斐潜心中念头电转,虽然这个职位非常的诱人,但还是咬咬牙,婉言谢绝了:“潜不才,恐难堪当大任。”

    刘表原还以为斐潜只是谦虚,便再劝了几句,发现斐潜的态度确实是不想当,便有些不快,问道:“子渊可是有什么难言之事?还是嫌弃表此处鄙陋,不能容子渊之才耶?”

    这话问的就有些诛心了。斐潜心中暗叹,刘表果然如同后世所说的般,表面上看起来很好,但是实际上缺陷多多,

    这也是斐潜拒绝成为刘表主簿的原因之,毕竟主簿这个职位,私人印记味道太重,基本上就属于长官的心腹类型的了,所以长官若是很好,前途光明,自然是水涨船高,但若是像刘表这样的……

    斐潜表示自己还不想将来被张三碎嘴乱喷气……

    斐潜恭敬的向刘表拱了拱手,说道:“潜非不愿,乃不能尔!刺史待潜甚厚,铭感五内,但潜此番至荆襄,乃为求学而来,实精力有限,难以两头兼顾,恐误了刺史大事!再者而言,潜名微年少,忽局高位,难以服众,况且若是将来有大贤来投,刺史又将如何处置?”

    “这……”刘表方才被斐潜忽悠得太过兴奋,这才想起来蔡邕书信中确实有说过斐潜是来荆襄游学的,虽然也是可以边学习边做官的,但是若是坚持专心治学也说的过去。

    更何况斐潜最后说的也有几分道理,是啊,虽然说斐潜刚才说的非常好,但是确实年轻,并且更重要的是,斐潜说将来若是来了更合适的大贤愿意投奔,那这个掌管钱粮的主簿之位是要让还是要不让?

    想到此处,刘表怒火全消,竟然没有发现斐潜此人竟能如此替自己着想,果然是蔡邕蔡侍中的弟子,别看刚才是有些油滑,但这蔡侍中谦谦君子之风多少也有些,但是就这样让斐潜什么官都不做,刘表又觉得说不过去,怎样也要想个办法将其绑在车上才好……

    于是刘表眼珠子转转,又仔细想想,向斐潜说道:“如此,就拜子渊为别驾吧!”

    啥?斐潜几乎以为自己耳朵出了问题,怎么越推辞越封得高了?

    别驾是刺史底下的第高官,因其地位较高,出巡时不与刺史同车,别乘车,才称之为别驾。虽然现在的别驾没有像将来魏晋时那么的权重,号称“任居刺史之半”,可领“从刺史行部”,但也是可以统领众务之官,真可谓是位高权重。

    刘表看出斐潜的惊奇和疑惑,便笑笑,颇有些为自己的巧妙设想有些得意的说道:“子渊切莫推辞。汝之别驾无需居中治事,只需出谋划策即可,如此来,两不耽误,岂不美哉?哈哈哈……”

    斐潜这下子听明白了,这个别驾从原本的董事长特别助理级别掉换成了董事长特别顾问,品级上没有太大差别,但是权力上就从原来的实权变成了虚权……

    刘表又强调说绝不可再推辞,好吧,既然刘表都做到这个份上,再拒绝就是打人脸了……

    别驾就别驾吧,于是斐潜便退后步,大礼参拜。

    刘表大笑,等斐潜结结实实拜完了,才将斐潜搀扶起来,边叫下人去准备酒席,边打趣斐潜,说道:“今必欲与子渊醉方休,不知子渊酒量如何?”

    行啊,不就是喝酒么?

    斐潜表示自从经历过吕布三人组的酒场考验之后,好像这个酒量见长啊,于是就说道:“潜早闻刘公有三雅之器,今日就来见识二。”

    酒鬼遇到酒徒,只要不是酒不够喝,都会挺开心的,现在的刘表就是如此,边拉着斐潜往偏厅走,边高声笑道:“哈哈哈,好好好,去取某三雅来!”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