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八十八章 无礼之杀

诡三国最 第八十八章 无礼之杀

    就在斐潜在襄阳城救人的时候,而在另个地方,有些人刚杀了些人回来,还有些人将要去杀另些人。

    南阳城下,孙坚大营。

    堆人马远远而来,瞭望台上的兵士远远看见了领军的旗帜,便向下面叫喊:“是祖校尉归来,准备开营门!”

    待临得近了,才看见当中领头骑上端坐名大汉,膀大腰圆,面方嘴阔,下巴的绒须,手持双刀,正是祖茂祖大荣。

    军校连忙将营门打开,让祖茂队人马进了大营。

    祖茂下了马,将手上双刀扔给了亲兵,然后指着悬在马颈上的首级吩咐道:“仔细将首级清点来报!”

    随后便大步走进了中军大营。

    孙坚正坐在桌案后面,拿着把小刀在削着手指甲,见到祖茂进来了,便将小刀“哚”的声插到桌案上,问道:“大荣来了,此战如何?”

    “嗨!”祖茂伸手将头上的头巾摘下,擦了擦汗,洋洋得意的说道,“不堪击!我还当刘表刘景升派了什么厉害人物过来,结果就是个怂包,被我刀下去……哈哈哈,然后个冲锋,就将其杀得大败……”

    旁有名武将冷不丁吱了声:“……那大荣你此次斩获多少首级啊?”

    “呃,这个……还在清点,会儿就上报……”祖茂顿时声音下了些,心中暗骂,好你个韩当,不就是上次偷了你的酒喝,至于那么记仇么,哪壶不开提哪壶,我就是不懂数数,但那又能怎样?砍人头的时候我也没觉得会数数的和不会数数的有什么区别,都是刀……

    孙坚笑笑,招呼着祖茂坐下,转头对着韩当说道,“义公就不要逗大荣了,又不是不知道他不会数数。”旋即又对祖茂说道,“大荣也是,多少也学些啊,又不是很难。”

    祖茂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说道:“我数数就头晕,还是饶了我吧。”

    “哦,”孙坚看着自己的这个不想上进的同乡,有些头痛,说道,“不学数数可是当不了将军啊,难道大荣你要当辈子校尉?”

    “当将军,那还远着吧?”祖茂还是不太想学,推脱道,“什么时候等太守您升了将军,我再来学也不迟哈。”

    “哈哈哈……”旁另外个年长武将不由得笑了出来,“行,大荣有你这句话,明天过来随我学数数吧!”

    “公覆你这是什么意思?为何明天就要跟你学?”祖茂时间没反应过来,“我是说等……啊,难道是……”

    坐在祖茂左手边的程普也忍不住了,拍着手笑着说道:“没错,公覆就是这个意思,你就乖乖的跟着公覆去学数数吧……哈哈哈……”

    祖茂顿时大喜,站起来向孙坚叉手祝贺道,“恭喜太守,哦,不对,恭喜将军!”但是立刻又拉达下脸,“……啊,这次真要学数数了……”

    顿时又是惹来众人阵笑声……

    “哈哈,既如此,大荣可要跟公覆好好学……”孙坚示意祖茂坐下,然后停顿了下,又说道,“不过此事……某还在思量中……”

    旁的韩当说道:“将军还有什么可考虑的,不就是个南阳太守么,杀了也就是了!”

    黄盖摸了摸胡子,点点头说道:“某也是同意义公的看法,虽说南阳太守与我们无怨,但是毕竟他得罪了袁公路,边是袁家,边是个区区太守……”

    程普也说道:“是啊,将军,机不可失啊!”

    “既如此……”孙坚沉吟了小会,便叫来了传令兵,说道,“备牛二头,酒二十担,稍后随某进城,另外,找几个善言兵士,路宣扬这是某拜张太守之礼!”

    “唯!”传令兵领命而去。

    祖茂有点不明白,问道:“这是什么意思?不是说要杀他么,为何又送牛酒与他?”

    孙坚笑笑,说道:“这你就别管了,说了你也不懂,不如早点歇息去吧,待明日自有分晓……”

    ********************

    孙坚来拜访了南阳太守张咨,说了几句不痛不痒的话,留下牛酒就走了。

    南阳太守张咨皱着眉头,这孙坚,送来牛酒,究竟是什么意思?

    孙坚来到南阳城下扎营已经有两三天了,说是接到朝廷案行使者光禄大夫温毅的公文要前往鲁阳剿匪除贼,结果到这里不但扎营不走了,还向张咨索要钱粮。

    张咨觉得孙坚不过就是个邻郡的太守而已,就算是有命令跨郡剿匪除贼,那也跟我没有什么关系才是,凭什么要我这里来供应钱粮?

    因此,张咨直接拒绝了孙坚的无理要求,不予理睬。

    没想到孙坚就居然扎营不走了!

    而且还有更出乎张咨意料的是,原来以为孙坚会恼羞成怒,没想到现在居然还亲自送来了牛酒,这就让张咨很是为难。

    如果孙坚直接挥兵来攻,那么自然是率兵抵抗,而且少不了告他个擅兵之罪,但是现在孙坚居然按照礼节送上牛酒,那么按照士族的礼节张咨是要去回礼的……

    唉,还是走趟吧,怎么说也不能让人说我张咨是个无礼之辈吧……

    于是在次日,南阳太守张咨带了礼物回访孙坚。

    孙坚在大营内布置了酒席,挽留招待张咨,同时让程普、黄盖、韩当、祖茂四人陪。

    推杯换盏,酒置半酣,忽然孙坚的主簿从大帐外走进来禀报说道:“前移南阳,而道路不治,军资不具,请收主簿推问意故。”

    “嗯?!”孙坚勃然大怒,拍案而起,“竟有如此蠹虫!来人,传某号令,收南阳主簿!”

    帐下早有兵士,轰然答应声而去。

    啊,你个孙坚当我不存在是么?当着我的面要抓我的主簿?!南阳太守张咨脸色阵青阵白,心中翻江倒海,感觉不妙,也顾不得和孙坚发火,便想赶快先逃出孙坚大营,脱离险境再说其他……

    却没想到被旁的祖茂死死拉住,硬是要干了这杯酒才能走……

    张咨无奈之下,只得喝了,却没想到祖茂下去了,韩当又上来了……

    不会儿功夫,就见到孙坚主簿又走了进来,沉声说道:“南阳主簿出首,太守稽停义兵,使贼不时讨,请收出案,军法从事!”

    孙坚冰冷的目光投射了过来,连场面话都懒的再说两句,便示意旁的士兵将张咨带走。

    张咨挣扎着,愤怒的高声叫喊:“孙坚贼子!吾与汝近日无怨,往日无仇,直些许钱粮,竟要害吾?”

    孙坚也不言语,只是挥手让兵士将张咨拖下去。

    即日,南阳太守张咨因坐“乏军兴”被长沙太守孙坚所斩。

    随后不久,袁术上表奏请孙坚行破虏将军,兼领豫州刺史,宣告了袁家正式进入了地方军阀时代……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