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七章 救人

诡三国最 第八十七章 救人

    等斐潜清醒过来的时候,额角上火辣辣的阵疼痛,伸手摸,竟然是手的鲜血。不过除了感觉有些疼痛之外,斐潜并没有太多的不适感,心中才稍稍安心些,可能是碰破了头皮而已。

    斐潜左右看看,发现福叔倒在旁,连忙上前查看,幸好福叔只是略微摔了下而已,并没有受什么伤。

    福叔定了定神,转头看见斐潜满面是血,顿时大惊,连忙伸手抓住斐潜:“少郎君!你的头……”

    “啊,没事,就碰破了点皮,应无大碍。”斐潜安慰道。

    等斐潜再回头去看肇事的那辆马车的时候,却听见在歪倒的肇事马车的车厢之内,传来了声刺耳的尖叫:“啊啊啊——小娘你的手!快来人啊啊啊……呜呜呜……”

    肇事马车的车夫可能是头撞到了那里,爬起来之后头是血,摇摇晃晃,站都站不稳,转着圈子想往歪倒的车厢那边走,但就是走不了直线,斜斜扭扭踉跄了几步,又头栽倒在地——

    还是先救人,责任的事情等下再说吧。

    斐潜走到了歪倒车厢前,向车厢里面问道:“里面人怎么样了?要不要帮忙?”

    “……呜呜呜……小娘……小娘的……的手掉了……”车厢内个声音边哭边说,含含糊糊的口齿不清。

    斐潜吓了跳,啥?手掉了?这个伤势就严重了啊——便连忙把车厢的帘子拉到边,伸头看,只见车厢内个**岁大小的婢女样子的小女孩,正抱着个十三四岁样子的丫头片子哭得满脸都是鼻涕眼泪,啊呜啊呜得有时候喘不过气来还在小小的鼻子尖端鼓起了鼻涕泡泡……

    不是说手掉了么?

    斐潜看两个人四只手都在啊,难道这个昏迷的丫头片子有第三只手?

    **岁的小婢女突然看见个血淋淋的脑袋伸进车厢来,原本就很害怕了,如今直接眼闭,嘴张,大声尖叫起来……

    斐潜不由得捂住了耳朵往后退了两步,这声波攻击太可怕了……

    叫了会儿,小婢女发现没发生什么事情,才悄悄半睁开只眼,看到血淋淋的脑袋已经退出车厢了,才算是停住了嘴。

    斐潜看到小婢女的小舌头不再乱颤了,才把捂着耳朵的手放下来,没好气的说道:“不是说手掉了么?那只手掉了?”

    “你……你……你才掉了呢!我家小娘是手……手断……断了……”小婢女鼓着腮帮子大声驳斥斐潜,可是说到半看到自己家小娘昏迷着,手臂歪歪的样子,眼泪又开始吧嗒吧嗒掉下来了……

    ——是骨折了吧……

    斐潜仔细看了看,发现昏迷的小丫头片子只手臂确实呈现不自然的扭曲状态,心中猜想应该是方才碰到那里导致的。

    “喂!你要是再哭,耽误了你家小娘的伤势,就真断了!”斐潜被小婢女哭得有些烦,骨折了就要赶快找个医师接上,否则手臂内淤血多了,治疗起来就麻烦了。

    小婢女闻言立刻收了眼泪,眼巴巴的看着斐潜。

    斐潜刚想进去抱那个丫头片子出来,转念想,停住了脚步,而是回头叫了福叔,让福叔把昏迷的丫头片子抱到了自己的马车上。

    小婢女连忙屁颠颠的跟在后面也爬上了马车。

    汉代对于男女大防没有后世朝代那么变态,不过呢还是预防万的好,自己毕竟是年轻男子,虽然说对方不是芳龄姑娘家,而是个半大的丫头片子,但还是不太方便。

    福叔就不样了,不是斐潜故意使唤人,而是毕竟福叔年龄岁数摆在那里,如此来不会招惹非议。

    此时跌倒在地的车夫也勉强晃悠了过来,斐潜将其把拉住,问道:“知不知道医馆在那里?要怎么走?”

    “知……知道,往前直走,街口左拐……不远处即是!”虽然车夫站不是很稳,但是头脑还算清晰。

    斐潜看看自家的马车车厢,若是再加自己和车夫两个男子,绝对是坐不下,便让福叔先赶着马车前去医馆,自己和车夫随后走去。

    幸好医馆并不是太远。

    等斐潜搀扶着车夫赶到医馆的时候,丫头片子已经被送至后厅医治,小婢女也跟了过去,只留了福叔在门口坐立不安,有心去找少郎君吧,又担心马车上的财物,不去吧,又很担心少郎君……

    福叔看见斐潜,连忙几步赶了过来,扶着斐潜进了医馆。

    医馆之内早有随堂学徒端了热水等候,见满面血迹的斐潜和车夫来了,连忙上前,领着二人分别坐在胡凳之上,再用沾了温水的湿布细细将干涸的血迹擦拭干净,查看伤口情况。

    给斐潜检查伤口的随堂学徒仔细看了,说道:“郎君只是碰破了头皮,此时已经止血,会敷些药,料想应无大碍。”

    这边才说完,就看见那边的车夫正擦着脸上的血,忽然张口,竟然呕吐起来,整个人也摇摇欲坠,直往地面上栽倒。

    随堂学徒连忙叫了两个人,将车夫抬进到了后面……

    ——这真是典型的脑外伤后遗症……

    斐潜在替车夫担心的同时也不由得有些庆幸,还好自己磕得不严重,否则可能就像车夫样,留下这脑外伤后遗症,在汉代估计还真不好治疗……

    不过现在怎么办?

    肇事马车的人现在要么是进去躺着,要么是进去陪着了,我找谁要损失啊?

    斐潜忽然想到个很严重的问题,这些人都进去治疗了,该不会是都还没有付医药费吧?

    问之下,果然如此。

    有心再等等吧,但是眼看天色渐晚,当务之急是要赶快找个住宿的地方才行,否则,被宵禁巡夜的兵校抓住了可不是闹着玩的。

    著名的曹操五色大棒,就是在宵禁的时候干掉了蹇硕的叔父啊……

    虽说刚到襄阳,又碰到汉代车祸,讲起来是情有可原,但是真要摊上事了,那些巡夜兵校会理会这些么,人生地不熟的搞不好就自己的小命玩完。

    直接跑路?旁帮斐潜敷好药,缠上了布条的随堂学徒跟得紧紧的……

    算了算了,就当是破财消灾吧……

    我是受害者好不好,为啥还要我垫钱啊,斐潜欲哭无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