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七十三章 夜话

诡三国最 第七十三章 夜话

    驿站的驿长在见识过斐潜的算术技能后,便老实许多,也不敢再做什么手脚,便恭恭敬敬的让人带领着斐潜回房歇息。

    斐潜随意洗漱了下,躺到榻上,辗转反复,却怎样也睡不着。

    白天里面的老农所说事项的还是很让他烦恼,汉代亩产量太少了,这样的生产力怎么可能支撑起军队的需求?

    汉代植物油偏少,动物油稀缺,每个人日常消耗的能量基本上全部要依靠碳水化合物供应,这样来对于普通粮食的需求量很大,就算是日两餐,要养活只常备军队消耗也是很惊人的。

    比如说今天的饭菜价格是比较贵些,但是若是到了明年开春青黄不接的时候,价格也就差不多了,若是再遇上灾年,这饭菜的价格还要再往上翻上番,如此来,庞大的开支就是个惊人的数值……

    这还是光光吃饭,还有兵械,甲铠,弓箭等消耗品,还有士兵每个人的月饷……

    这样下来,用花钱如流水都无法形容养活直军队所需要消耗的钱财了……

    而三国时期,有多少军队是在不断征战?就从明年开始计算,直到最后归于司马,至少打了有三十年以上……

    这段时间不光死的是士兵,还有多少平头百姓无辜死去?

    不说其他,光曹操在徐州至少杀掉了多少无辜百姓?二十万?三十万?直接导致多少田产颗粒无收?

    再加上东汉末年天气变化异常,天灾频繁……

    斐潜只觉得浑身发冷,实在是无法入眠,便干脆起身穿了衣服,开了房门出来走走。

    没想到走没多远却碰见了张招,便问道:“张什长,为何还未入睡?”

    张招说道:“军中养成的习惯,夜里都要巡视番,倒是斐郎君为何也没睡呢?可是吵到你了?”

    斐潜摇摇头说:“只是心中略有些烦闷,睡不着,因此出来走走。”斐潜说完便让张招先去歇息,可是张招却说担心斐潜安全,定要陪着。

    斐潜拗不过,便让张招跟着,到了驿站的大堂,给了值夜的伙计几个五铢钱,让其去烧些开水来喝。

    张招看着拿着意外之财的伙计乐颠颠的去烧水了,小声的嘀咕了下:“真是死要钱的……”

    斐潜笑了,招呼张招起坐下。

    起初张招也还不敢坐,说站着就好,被斐潜再要求,方才坐了。

    斐潜问道:“对了,张什长,你个月月饷是多少?”

    “我的月饷?”张招奇怪斐潜为何会问这个问题,但还是老实回答了,“现在每月可以拿450文呢!多亏了张校尉提拔,否则原来才不到百文……”

    说道涨工资,古人和现代人都没什么区别,都高兴……

    斐潜听完点点头,这样的啊,心中略略盘算了下,发现军队果真是吃钱老虎……

    “军饷都能及时发放么?”斐潜又问道。

    张招笑了,说道:“嗯!多亏了张校尉,前段时间查出两个贪腐的书吏,否则被这些家伙吞了我们的钱都不知道去哪哭去。”

    “呵呵,张什长,你觉得当兵怎么样?”

    张招眼睛向上望了望,显然是在回想些什么事情,随后说道:“也没觉得什么好不好的,至少混口饭吃……”

    此时烧水的驿站伙计将水端来,并给斐潜和张招人倒了水,便又回到角落蜷缩起来打盹去了。

    张招向伙计微微示意了下,继续说道:“……比如像他,也是混个温饱而已,般年到头也剩不了几个钱的……”

    话匣子打开了,也不大容易收得住,张招继续说道,“那年鲜卑南下,包括张校尉的在内的许多人的家都破了……所以当时张校尉要去当兵杀鲜卑报仇,我们几个也就跟着去了……”

    “那鲜卑怎样?我意思是说和鲜卑人打起来怎样?输赢如何?”

    张招说起鲜卑,脸蔑视的表情,“那群狗胡人,就是凭着马快,真要下了地,我个最少都能打三个……”

    “那鲜卑人不凶?”

    “凶倒是挺凶的,但是他们兵刃不行,”张招拍了拍身边配备的环首刀,“我们的刀好,利,刀砍下去基本就倒了,他们的刀不行,就是弓箭还算是不错,真要近战,鲜卑不是对手,就是不太好抓得住,老跑……”

    虽然张招说的有些糊涂,但是意思斐潜明白了。原来这个时代的鲜卑的战力还没有达到后世蒙古又或是满清的水准,还处于游牧民族的低级阶段,而汉民族的冶金技术目前对于胡人是处于个碾压的状态中……

    游牧胡人目前针对汉朝士兵的战术就是遛,凭借着战马高度机动力,不停骚扰,直到抓住破绽就蜂拥而上。

    怪不得白马义从把北部的胡人打的哭爹喊娘的,机动力样了,装备又明显好过大块,这些胡人正面刚么,刚不过,跑么,又不容易跑得掉……

    所以说战马很重要啊,不过这玩意可是稀缺资源。

    “那张什长你知道你的马个月要耗费多少钱粮么?”

    “那就多了,”说起战马来,张招也是蛮自豪的,如数家珍,“像我这马,属于北地马,不快,但是耐力好,吃的差些也行,但是不能差太多,容易掉膘……若是用我的月钱去养它,估计也就差不多了,应该剩不了几文……”

    斐潜盘算着,这样来匹战马要消耗三个到四个普通士兵的钱粮……

    斐潜在心中不由得叹息声,你说后世怎么看那么多说召集就立刻能召集几千几万骑兵的,先别说那么些战马从哪里来,单说光养能养的起么?这人吃马嚼的,靠上嘴皮碰下下嘴皮的口水来养啊?

    想到这些,斐潜就更为了在战争中无辜死去的百姓感到非常惋惜,为何动不动就屠杀平民呢?这些民众如果反抗统治成为暴民,像黄巾之乱那样的,多少杀了也有点理由,但那些明显不会反抗的民众,为何要杀?

    杀人立威?

    杀人劫财?

    是为了彻底打击敌对势力?

    还所谓的人性毁灭了就只懂得杀戮?

    连胡人都知道掳掠些人口带走,不是完全杀了,竟然连胡人都不如?

    斐潜真的不明白,他只是很可惜,到现在身临汉代了才知道,原来三国后期的五胡乱华不是因为胡人的强大,而是因为这么多年汉民族自己内战把身体已经捅得千疮百孔,才给了那些游牧民族可乘之机……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