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三章 流言是把刀

诡三国最 第六十三章 流言是把刀

    古代记账法直至唐中期出现四柱记账方式以后直到宋朝才算是比较成熟完善,而在汉代,基本上就是以流水帐居多,这种以文字记载的流水虽然可以清晰的表面物品银钱的来源和去向,但是因为核算繁琐不便,所以也经常被些蠹虫创造了上下其手的机会。

    张辽就是因为最近段时间内的军械物资损耗明显增多,查账却怎么也查不出来,因此而烦恼,故而想起有斐潜这么号人物,特来向斐潜请教求援。

    张辽很是怨念:“子渊你可知道,光十日不到,单单军粮就耗费近千二斛,原本这可是近个月的用量,明知有问题,可是就是查不出来出入在何处……”

    近千人十天吃掉千两百斛确实有些多了,正常的话般在四百至五百斛。

    汉代军队在定程度上是包干制的,当少府和武库给支部队指挥官下拨了定额的军粮器械后,切开销均在这里面了,若是指挥官大手大脚提前花光了,那么对不起,缺口自己想办法。

    所以张辽才着急,这样下去,不用等到月尾,估计再过几天就把钱粮花光了,那么这样下去要么丢官,要么就要自己贴钱粮,可是这可不是个人两个人,而是近千人,如何能贴的起?

    斐潜虽然不是专业财会人员,但是在后世每个月的工资都要紧巴巴的计算下负债和开支,以免到时候还不上房贷又或是月底出现喝凉水的局面,所以在记账这块,基础的些东西还是懂的。

    听完了张辽的苦恼,斐潜哈哈笑,表示那都不是事。

    查账这玩意虽然不是自己的专业,但是毕竟后世那些假账什么的也见识了些,更何况现在汉代也只是文字流水记账法,十分的落后,若是拿出复试记账法出来可能太过于超前了些,还是选择相对比较稳妥些的核帐方法教给张辽吧。

    斐潜让福叔拿来纸笔,直接就在上面将纸张划分成为四个部分,分别在每个部分上写“旧管”、“新收”、“开除”、“实在”,并向张辽解释每个部分代表的含义,然后告诉张辽只需要将流水帐中每笔进出按照这四个部分计入,最后按照旧管加上新收,减去开除,就是等于实在,来测算帐目是否相等,若是有不符合的,必然有人动了手脚。

    斐潜写的随意,却让张辽豁然开朗。张辽看到斐潜毫不在乎的将此方法传授给他,心中颇有几分感动,要知道只要是任何个人懂得这套方法,随便去那个大商家混个帐房先生不成问题,甚至若是秘而不宣只用不说,妥妥的就是生财之道的传家宝啊。

    果然不愧为算术大家刘洪的弟子!

    张辽心中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自己困扰多时的问题竟然在斐潜这里三下两下就给解决了!更何况斐潜机会没有提任何条件或是交换的要求,就这样把可以说是绝代的记账秘诀毫不吝啬的传授给自己了,这份人情可不算小啊……

    张辽郑重将斐潜画的四柱记账纸张收好,离席向斐潜叉手为礼,深深拜,说道:“多谢子渊传授此法,文远必然妥善收存,未得子渊允可绝不外传!”

    在汉代,知识是宝贵的,很多事情就像有层薄膜笼罩,如果不懂的人眼看就在眼前,但是就是摸不到,而知识往往可以帮助这些人捅破这层薄膜。

    张辽原本只是想让斐潜帮忙核对下账本,毕竟知识无价,不敢奢望斐潜会把方法教给他,授人以鱼和授人以渔是完全不同的概念。

    张辽如此隆重的致谢也是因为如此,毕竟市面上随便本书价值都要百金以上,况且还是有价无市的居多,斐潜将此法传授于他,不亚于是直接给他价值的千金之法……

    斐潜其实也根本没考虑那么多,是四柱记账法基本上还是属于比较落后的记账方式,二是自己也是懒惰,干脆教会了张辽让他自己去对账去,省事。

    见到张辽如此大礼,斐潜连忙避而不受,将张辽扶起,说道:“区区小事,文远兄何必介怀,再说,文远兄你有麻烦,难道我还能坐视不理?”

    张辽见斐潜如此谦虚不肯受礼,心中也颇为感动,心想道,怪不得奉先直都在称赞子渊,果然是个可以交心之人,也罢,此情暂且记下,待日后有机会再回报吧。

    ******************

    董卓府上仍然是歌舞升平,花天酒地。

    李儒到了的时候,看见董卓正在后堂边吃喝边让众歌姬在翩翩起舞,便句话也没有说,走近了堂内,自己寻了席,叫侍女也给自己端上份菜肴,便吃喝起来。

    董卓最初看见李儒的时候还以为李儒是要来规劝他的,结果却看到李儒竟然句话没讲便坐下狼吞虎咽的自行吃喝起来了,不由得有些好奇,伸过头问道:“文优怎生如此饥饿?”

    李儒吞下口肉,擦了擦嘴说道:“禀相国,今番有食,可明日之食尚无着落,故而多食之。”

    董卓哈哈大笑,说道:“文优真会说笑,怎能明日无食……”

    说到半,董卓渐渐收拢了笑容,脸上的横肉鼓起,瞪着李儒,问道:“……可是又有人乱?”

    董卓说实在的提起这些事情就有些火大,就不能让老子喘口气消停消停?刚当上相国就有人劫帝,这脸简直都被抽得噼啪响,现在刚想休息两天,看李儒这话里有话的样子,难道又是有人搞事?真心是当我西凉铁骑是泥糊的不成?

    “虽无乱亦不远矣……”李儒从袖子里面拿出了那张写有“董逃歌”的纸张递给了董卓,说道,“近日京畿几乎夜之间传遍此谣……”

    董卓匆匆几眼扫过,脸上的横肉乱蹦,瞪圆了双眼,怒声道:“此乃何人所传?果真好胆!”

    李儒说道:“此歌绝非般凡夫俗子可,必然有人传授。儒已派人手彻查,但若是搜寻到此人,不知相国欲如何处置……”——李儒的意思很明白,写出这个歌谣的绝对不是般的普通百姓,不是普通百姓就意味着要么是在朝的,要么是在野的清流士族,无论是哪个方面的人,不管怎么处置都是属于牵发引全身的,所以才问董卓的态度和决心如何?

    “尽诛之!”董卓想都没想,直接张口回答。这些家伙太可恶了,不给点教训怎么会懂得我董家的刀有多锋利?

    “唯!”李儒拱手拜,略带轻松的领命而退。

    等李儒走了,董卓气还没消,哼哼声的坐在席上。

    旁这几日颇为得宠的名歌姬小心翼翼贴近了些,娇声道:“相国且息怒,何必理会那些俗人俗事,待奴家给相国舞上曲可好?”

    董卓血红的眼珠子瞪了过来:“何为俗人?何为俗事?汝乃何人,胆敢妄言国事?来人!拖出去杖毙之!”

    说罢甩袖子,也不管瘫倒在地苦苦哀嚎的歌姬,转入后室去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