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四十六章 和吕布的第一次

诡三国最 第四十六章 和吕布的第一次

    斐潜犹豫半响,然后向李儒拜,“实不敢违言师长,请郎中令见谅。”——此时的李儒已经官拜郎中令。

    李儒淡淡的说道:“是不敢,亦或不能?”

    斐潜的选择其实没有错,毕竟蔡邕是自己的老师,不管如何,在人背后议论是非都不是个君子所为,更何况是论及自己的师傅,因此斐潜将“不敢违言”其实有三个意思,个是表示自己不方便论及师长;二是说蔡邕也是清流员,自然会有些言论;第三就是暗含“不敢”表示蔡邕最多也就是说说而已,并不敢怎么样……

    没想到李儒眼皮子都不眨下,立刻就完全理解了并反问说是“不敢”还是“不能”,表面上是问斐潜,实际上还是问蔡邕。

    这下就把斐潜逼到死胡同里了,不敢和不能都完全变了味,现在再回答那个都不好,又不能不回答,斐潜忽然急中生智想到句话,便向李儒拱手道:“所谓可而有否焉,其否以成其可;所谓否而有可焉,其可以去其否。”

    这是左传里面晏婴论和与同的话,斐潜说这句话的关键是左传里面的这句话接下去的那句——“是以政平而不干,民无争心。”

    这段话是春秋时期著名的大臣晏婴和国君讨论“和”与“同”的段话,在这段记载中晏婴表示“和”与“同”,表面上看起来很相似,但在实质上,又完全不样。

    同,是绝对的致,没有多样性,因此,它代表了单调沉闷,它也没有内在对活力和动力,不是个具有生命力的东西。

    和,却是相对的致性,是多中有,中有多,是各种不同的矛盾通过相互调节而达到的种平衡状态。因此,它保留了各个因素的特点,又不彼此抵消,是个具有内在活力、生命力的整体。

    斐潜用这句话来说明现在的情况,又在原话里面故意隐去了“君臣”二字,表示并不是谈及汉少帝和董卓,只是用来表述但凡每件事情都肯定有赞成的,有反对的人,就看如何取舍了。

    如果按照后世的说法,就是那句名言,团结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或者更简洁些——和谐。

    斐潜言下之意就是我师傅蔡邕和我,都是你李儒可以团结的对象,是可以和谐相处的,我们并没有什么所谓的“争心”……

    李儒听完,忽然微微笑,“善!汝师授汝左传,果然相符!”

    斐潜到也不客气:“谢过郎中令夸奖!”

    正当此时,李儒府内的下人前来禀报,说是都亭侯来访。

    已经是出了身冷汗的斐潜都没注意到下人说的人是谁,便赶快趁这个机会告退。

    李儒也没有拦着,便同意斐潜回去了,只是在斐潜临走之时好似随意的说了句,“汝若有闲,可常来。”

    斐潜嘴上答应声,心里却想,我这就来趟,已经是累死多少脑细胞啊,还经常来,那不是自己给自己找抽么?

    斐潜边腹诽,边快速往外走,却没注意在拐角处差点撞上个人——

    说是差点,因为斐潜在快要撞上的时候就只觉得自己身体轻,直接就离地而起,自己居然被迎面来的人把拎了起来!

    好条大汉!

    这是斐潜的第眼的感觉,不过随后就感觉自己像只小鸡似的被拎着,实在有些尴尬难堪……

    话说我有那么轻么?还是我来三国后都没吃好,变瘦了?

    旁的带路的下人都吓了跳,忙不迭的赶快解释介绍番,吕布这才知道被自己抓在手里竟然是蔡邕和刘洪的弟子,连忙将斐潜放下,叉手为礼,说了声多有得罪。

    等到斐潜双脚着地后,才发现自己比吕布居然矮了至少两个头!按说斐潜也不算矮了,按照他自己的预测,自己的身高大概在米七左右,那么换句话来说,吕布的身高居然至少有两米二!

    为啥同时东汉人,差距这么大?

    或许是突然被拎起,又或是刚才脑力费太多了,斐潜有些迟钝的猛然反应过来——站在我面前的居然是三国第猛男吕布啊!

    斐潜下意识就在身上摸了摸,旋即问身边的下人:“可有纸笔?”

    “郎君要纸笔何?”

    “签名啊!”斐潜脱口而出之后才反应过来,怎么自己把后世见到明星就要签名的习惯带过来了,不过话都说了,签个也不错,毕竟是武力值第的吕布啊,这要是把签名放到后世,那要值多少?

    估计自己是这个东汉时期第个这么干的吧?自己之前居然没想到这么干,以后有机会自己把遇到的牛人都签个名,想想都觉得有趣,吕布怼上关羽,诸葛怼上司马,呵呵……

    斐潜想的自己都乐了,把下人拿过来的纸笔递给了吕布,对着莫名其妙摸不着头脑的吕布期盼的说道:“子渊有个不情之请,烦请都亭侯给签个名……啊,对对,就写名字……对对,然后写赠与吾友子渊……对对,子渊是在下的字……”

    好了,全东汉第份明星签名搞到手了,斐潜喜滋滋的吹干墨迹,往怀里放,啊,对了,还要给人个说法,要不然传出去估计自己会被别人当成突发性精神病患者……

    想到此处,斐潜特意正了正衣冠,向吕布拱手为礼,肃容说道:“子渊曾听闻都亭侯久镇并州,阻鲜卑南下牧马,保得乡民安宁,实为功莫过大焉,令子渊不胜敬仰,故此今日得见,喜不自禁,若得罪之处还望都亭侯见谅。”

    “原来如此!布仅微末之功,不值提,不值提啊,哈哈……”吕布听了斐潜的解释,虽说是连连摆手谦虚番,但是高兴得脸上就像开了花样……

    吕布最开心的日子就是在并州杀胡人保家乡的时候,那也是他最得意的事情,现在被斐潜这么提,顿时大有知音之感,刚才略有的疑惑和不满早就远远的被抛到九霄云外,再看斐潜时怎么看都觉得顺眼,便说道:“子渊稍驻,待布前去复命之后再寻个地方醉方休!”

    说罢,吕布也没等斐潜回答,就已经自顾自的带着笑容大步走了……

    这——吕布要请喝酒,我是去还是不去啊?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