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二十六章 迷茫的未来

诡三国最 第二十六章 迷茫的未来

    有人说,女人的直觉最可怕,因为她们判断的时候异常敏锐又常常很准确。那么少女的直觉就更加可怕了,甚至能不用回头就能察觉到你在背后盯的是她的屁股还是大腿……

    所以蔡琰第时间就察觉到了斐潜对她行礼的传达出来的那种郑重和善意,而不是像其他人那样虽然动很规范,但是骨子里却有随意敷衍了事的那种感觉。

    而且蔡琰对于这声“师姐”也颇为满意,以前都被人称为师妹,现在总算姐回了,于是快走两步,把抱着的羊皮卷往蔡邕手里放,对着斐潜施了回礼。

    既然是记名弟子,多少便不算陌生人,蔡琰自然也就无需回避了。

    “咳咳……”蔡邕看着手里的两卷羊皮,“此为何物啊?”

    “啊,”蔡琰反应过来,正好当事人也在场,连忙和蔡邕说道,“这个是女儿在藏书楼里翻找到的,看,这卷是身毒所记,这卷是大食所记,两卷中均有部分字形与……嗯……斐、斐师弟所的字体相近的……”

    原本斐潜是没有资格叫师姐的,毕竟斐潜还是个记名弟子,结果还没等蔡邕反应过来,自己的女儿好像就已经用言语行动答复了,蔡邕也只好当没听见,不予计较了。

    “果真如此!”蔡邕仔细看看,左右对比,确实有几分相似,便招呼斐潜上前观看。

    斐潜总算是心中块石头落了地,便上前接过羊皮卷。

    羊皮卷年代久远,虽说已经是尽力保存了,但是难免还有些褶皱黑纹,甚至部分遭受虫啃霉变,略微有些残破了。

    羊皮卷上不知是用什么颜料,历经时间沧桑,至今仍然可辨,斐潜不清楚写的是什么,但是上面确实写有的字符是和现代的字母有几分相似。

    听刚才蔡琰的话,份是身毒的,份是大食的,身毒是不是古印度,斐潜不是很确认,但是大食么,斐潜还是知道的,是古代对丝绸之路上那些穿穆斯林长袍的包括伊朗、阿拉伯等等国家的通称……

    那么这样来,就没有什么问题了。

    斐潜将羊皮卷举起奉还,说道:“弟子少时顽劣,常嫌计数太为繁琐,于市坊见大食之人计数似乎较为简便,后偶然得此竹简,便常常用此替代文数,以省些笔墨……毕竟……锦纸太贵了些……”

    蔡邕摸着胡子,点点头说道:“吾观此法确实简便,但若是用竹简记之,则颇为不便,不若文数纸简皆宜。”蔡邕也说的没错,毕竟阿拉伯数字要在纸张比较大规模使用的时候才方便,要不然在竹简上雕刻那七扭八歪的字母还真不如刻横平竖直的汉字更好。

    不过蔡邕也觉得不必打击年轻人创新的精神,便温言道:“子渊有此创新,算术之时也颇为便捷,或可用,来来,此字何解?”

    斐潜便向蔡邕蔡琰讲解了阿拉伯数字从0到9的字体形意,并瞎掰说xyz代表的是算经里面的地元,也就是地支的子丑寅卯等等,也别说,x和子在形状上也颇有些相似,蔡邕蔡琰二人几乎没有什么异议便全盘理解了。

    待到斐潜讲完,不知不觉已经接近晚脯之时,斐潜连忙向蔡邕告辞。

    蔡邕也没有留斐潜吃饭的意思,方面蔡邕就像个得到新奇玩具的孩子,还在不断尝试用数字和字母来计算算经中的题目,另方面斐潜毕竟也才正式见面没有几次,强留下来吃饭双方都有些别扭,于是便让家仆送斐潜回去了。

    等到斐潜都走了会儿,蔡邕忽然反应过来,停笔说道:“啊呀,这个不是子渊的竹简残片么,怎么竟没让子渊带回去……”

    “父亲大人你又没说,谁敢乱动啊?”蔡琰看到管家在旁示意饭菜已经备好,就走过去拉着蔡邕的衣角,边拉扯,边说道,“下次再叫他带回就是,父亲大人吃饭啦!”

    “莫扯、莫扯!好,这就走,这就走!”蔡邕颇有不舍的放下笔,便和蔡琰起走去吃饭。正走着,蔡邕忽然想起事便对蔡琰说道:“方才在子渊之前,孟德来过趟,还带了套古籍,会儿吃完了你有兴趣不妨看看。”

    “孟德师兄今天来了么?”蔡琰有些惊讶,毕竟从蔡邕决定将她嫁给卫仲道后,曹操基本上就很少来蔡府了。

    蔡邕忽然心血来潮问道:“琰儿你看孟德如何?”

    蔡琰白了眼蔡邕,以她的聪明怎么会不知道她父亲是什么意思,便说道:“父亲大人这么讨厌我啊?非得尽快赶我走?孟德师兄不是已经娶妻了么,父亲大人是让我过去做妾不成?”

    蔡邕啊呀声,“我只是随意说说,别无他意。”——对啊,我怎么忘了孟德是娶过亲的人了,唉,果然是人老了……

    蔡邕看着在身侧温婉可人的女儿,心中充满了怜惜,自己天天老去,现如今其他什么官职、财物的都不太重要,最重要的是说什么也要给自己的女儿找个好归宿才是。

    可是——

    不好选啊,这个世家子弟么,能和我家对等的也就那几个,娶妻的娶妻了,没娶妻的——蔡邕看了眼蔡琰,有些心疼——也不合适了……

    若是再降降,又委屈了些——之前卫家是为父看走了眼,这次怎么说也要好好斟酌二才是,怎么也不能再委屈了琰儿……

    吃着吃着,忽然蔡邕哎呀声,拍了拍脑袋。

    蔡琰连忙问蔡邕是何事,只见蔡邕笑笑,说忘了个事情,但是忘了也就忘了吧。蔡琰虽然疑惑,但见蔡邕不说了,也就罢了。

    夕阳渐渐落下,蔡府里虽然只有父女两人在吃饭,虽然简单了些,但是处处充满了温馨和爱意,相比较之下在汉代皇室的御用园林——温明园内的酒宴虽然丰盛无比,各类佳肴玲琅满目,但是宴会上的人却有些心不在焉,相互递着眼色,整个宴会充满了诡异的氛围。

    董卓在多日的悄无声息的操之后,这次是第次大张旗鼓的邀请了三公九卿以及朝廷中的干重臣同时赴宴。

    这帮朝廷重臣们虽然是安坐席上,但是其实各怀心思,有惴惴不安的,也有面带愤意的,表情各异,态度不,但有点可以确定的是,今天晚上的宴会,将是董卓势力表明态度的个舞台,将决定了未来何去何从,相较而言,吃什么就根本不重要了。

    主桌之上依然空悬,宴会已经开始有会儿了,但是为宴会的主人的董卓却迟迟未到。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