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八十三章 医院探监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八十三章 医院探监

    回去的路上,车里除了那个烂醉的不停得哼哼唧唧声音外,便是死寂。

    车里狭小的空间弥漫的厚重的酒味,在坐的四人,人烂醉如猪,其他三人心中便是五味杂陈,皆有万般不解,奈何开车的那个人气场有点异常,吓得谁都不敢多说什么。

    小五自知自己难辞其咎,更是不敢问些什么,可是他回忆起之前的种种,慢慢意识到些什么,明白了肆儿的话,可是本来好意的他心里委屈呀!委屈中更夹杂着些许怨气。

    也就10来分钟的时间,对各怀心事的三个人来说就是漫漫无期。

    当车终于停到了男生宿舍门口,李肆长吁口气下车了,他刚要帮着王谦扶着摇摇晃晃的邹平时,小五更是气鼓鼓的直接摔了车门就急冲冲的上楼了。

    王谦气喘吁吁的把邹平背着爬了三楼后,终于体力不支的身体斜,把邹平硬生生得摔在了地上,大汗淋漓的他也顺势屁股坐在了地上,用胳膊肘随意得擦了擦汗,埋怨道:

    “死猪,你倒是安逸得很,吃饱喝足还要让人背,吃死你睡死你,妈的,累死大爷我了!”

    故意在后面晃的李肆,看到此情此景后,有点小得意的幸灾乐祸了,故意哈哈几声大笑,便打趣得说:

    “让你跟着小五瞎起哄,活该呀!活该呀!偷鸡不成蚀把米呀!”

    再温和如玉的公子哥王谦,此刻也沉不住气了,忽而他下子从地上蹿了起来,气急败坏连踢了死胖子几脚,听见李肆故意的干咳后,他看向了他,脸不由得发烫微红后,他结结巴巴地说:

    “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就是,哎呀!”

    李肆听着声音的尾音还在走廊回荡,眼睁睁得看着王谦落荒而逃,无奈的他看着酣睡如旧的邹平,立马气不打处来,也狠狠的踹了两脚后,语气平平得说:

    “不能喝就别喝!果真和小五说的样,就是欠教训!”

    背着邹平的李肆刚用手推开虚掩的门,王谦就立马比划了个“嘘”的手势!

    王谦接过李肆手里的人,二话不说提起就扔他床上了!

    而后小声得跟进来的李肆说:

    “安卫晚上和女朋友告别后,就收拾好行李早早睡了,明天大早就走呀!所以咱们动静要小点!”

    李肆愣了会,回头看了看正在熟睡的安卫,而后点了点头,便去洗漱了!

    太阳公公吹着口哨嘚瑟得走着猫步,看见漂亮的月亮姐姐后心生妒意,伪装成慈祥的老爷爷,笑嘻嘻得靠近心地善良的月亮姐姐,她刚要扶住这个颤颤巍巍的老人时,太阳公公临门脚,把月亮踢下了天空。

    太阳公公低头看着自己普照大地的身影,立马开心的朗诵起来自己胜利的经验:

    “兵不厌诈,姜可还是老的辣!”

    2017年1月28日就这样到了,李肆还在睡梦中,留着哈喇子,任由太阳晒到了自己的屁股,也没有醒的。

    邹平章鱼般的睡姿,下意识的滚,直接四脚朝天的摔地上了,眼睛都还没睁开的邹平,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快散架了,哪里都疼,头因酒精的作用快要炸开了,他睁开眼睛后,挽起羊毛衫袖子,看到了片巨大的黑色淤青,同样又查看了身体上的其他地方,他不由暗骂:

    “卧槽,我昨天到底干了什么,难道我从床上摔下摔的,怎么可能!这么多淤青,要是摔,难道我来来回回摔了七八次!”

    无奈的他,醒了后睡意全无,他用手指抹去了眼角的眼屎后,摇摇晃晃的去面池洗脸,抬头看,正好对上了镜子中的自己,立马摸着自己狗啃的发型,不可置信的瞪大自己的双眼,而后声震破喉咙的尖叫!

    如杀猪般的惨叫惊醒了仍在床上熟睡的三人。

    王谦小五抬头看了看发生什么事后,脸上不由得偷笑,笑完之后,只能继续装傻充愣开始装睡,他们俩几乎同步,各自掀起自己的被子,把头埋的更深了。

    迷迷糊糊的李肆饿了,他下床换好衣服后,直接被缓过神的邹平抓住,他盯着李肆还没睡醒的眼神,用手指指自己的脑袋,恳切的问着:

    “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我怎么我的头发怎么成这了!”

    李肆半眯着眼认认真真的看了番:

    “谁做的,挺有创意嘛!”

    邹平随手拿起小五桌上的镜子,重新仔仔细细的360度观摩着自己的新发型,最后狠狠的瞪着李肆,不满得说:

    “你丫的就是睁眼说瞎话,话说你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

    李肆无辜的摇了摇头,便没在搭理这个本来就不帅的“小和尚”了。

    邹平也渐渐记起来小五和王谦昨天聚餐的事了,二话不说直接把小五的被子,从上床扯了下来!

    错愕的小五看着火焰三丈四处喷火的邹平时,有点不知所措的往后退,嘴里还含糊不清得说着:

    “我不是故意的,真不是!你不要过来!不要!”

    邹平看着小五惊慌失措的表情时,便心里猜出来此事定然与这个破小五有关系,他气的直接把抢来的被子扔地上了。

    李肆这个时候,突然蹿到了邹平的眼前,他不经意得开始煽风点火:

    “他就是做贼心虚!”

    小五看,肆儿也来瞎掺和了,他不怕邹平,打不过还可以跑嘛!可是肆儿现在已经站在邹平那边了,这下自己躲不过去了,经过千般思考的小五颤颤巍巍的顺着杆往下爬,最后拖鞋都穿反了,都没有顾及,胡乱抱起地上的被子,使劲往床上扔,个完美的抛物线后,他的肩膀被邹平拍,他感觉自己的后背阴风阵阵,他不敢回头,只是把头低得更低了。

    李肆看着怂包了的小五,嘴角勾,对着邹平说:

    “昨天的事,是我让小五和王谦做的,咱们都是兄弟,他昨天趁你醉酒固然可恶,但是你出卖我呢!就不可恶吗?”

    李肆看到了邹平眼中的迟疑,而后,他把手从小五的肩膀上缓缓拿开了,低沉的“欧”了声,便屁股坐在了自己的床前发起呆了。

    这时李肆的电话突然响了,他看是陌生号码,但是还是好奇的接通了。

    “你好,你是李肆先生吗?”

    李肆看在态度还不错的份上,回了句:

    “你有事吗?”

    “我希望你下午来趟医院吧!患者温鑫的情绪有点不正常,还有最好带点她之前最喜欢的东西!”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