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二十一章 酒宴内外

诡三国最 第二十一章 酒宴内外

    董卓府内大堂之上,灯火通明,仆人侍女进进出出,把各式各样的菜肴流水般的端上来。

    董卓丝毫没有什么朝廷重臣前将军的样子,拿着把银制小刀,大刺刺的抓着根烤制得半熟的羊腿切着,弄得手油腻腻也毫不在乎,摸着也是油腻腻的胡子,还顺便手在端菜上来的侍女的屁股上搽了搽手,留下几个明显的手印子。

    董卓把大块叉在小刀子上呈现宝石红颜色的羊肉送到嘴里,享受着羊羔肉汁液在唇齿之间崩发出来的鲜美,大感满意,举起爵酒向左右示意下,就直接咕咚声倒进嘴里,丝毫没有文人的扭扭捏捏,显得豪气十足。

    董卓如此做派,让下首右侧坐着的吴匡吴子助、张璋张元德放松不少。他两人都是武将出身,对于文人那套礼仪确实感到繁琐又不得不做,原来料想董卓贵为前将军西凉刺史,必然注重礼仪,没想到此刻的董卓却如军中武人般不修边幅,不知不觉便有些亲切的感觉。

    李儒坐在左侧,当然以他的文士身份,就没有直接动手切抓羊肉了,而是让侍女切好了再端上来,吃法也斯文许多,有下没下的拿着筷箸夹着吃,对他而言吃什么不重要,更重要的是人。

    吴匡吴子助、张璋张元德,是大将军何进的两个部将,可以说大将军何进意外死亡,手底下的这些原本隶属于大将军何进的兵甲们就有点六神无主了,吴匡张璋也有些不知所措,感到有些前途迷茫。

    董卓的底子还是很厚实的,手底下直接可以指挥的就有十万众,但是这次入京就没能带多少兵马来,也不方便带多,毕竟那时候才刚接到大将军何进的密诏,要是带的兵多了,那还能叫“臣敢鸣钟鼓入洛阳,清除让等“么,那就不是”入洛阳“了而是“杀洛阳”;了,所以只是堪堪带了三千西凉军骑。

    现如今入了京城洛阳,三千人马就完全像杯水车薪,堪堪掌控了京城南北两宫外加城门就已经是捉襟见肘了,虽然再次调兵命令已经发出,但是在这个兵力的空白薄弱期间就容易被人所乘,因此,李儒就盯上了原本隶属于何进的那部分兵马。

    酒至半酣,李儒朝陪坐的董旻微微示意了下。董旻会意,举起酒爵向董卓敬了杯酒,说道:“将军明鉴,此番西园八校尉多有空缺,且多有尸餐素位之辈,请将军为朝廷社稷计,整顿迫在眉睫啊!”

    董卓摸着油光发亮的大胡须,点头道:“先帝在位时,曾与吾言,西园八校尉乃为新法新兵,先帝给予厚望,但如今看来,唉——”

    李儒放下筷箸,说道:“兵将将兵,岂能由不知兵者权掌符令?将军需重新选拔些知兵之人统之,依下官之见,子助、元德统兵有方,将军不妨斟酌二。”好了,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该懂的自然会懂。

    果然,吴匡和张璋对视眼,立刻明白了是什么意思。

    张璋连忙站起身来,离席拜下,对着董卓说道:“敢为将军效死!”

    随着,吴匡也跟着离席而拜,说出同样的话来。

    董卓开怀大笑,也是站起,大步来到吴匡张璋面前,双双扶起二人,边叫侍女端上美酒,亲手拿着递给了吴匡张璋二人,饮而尽,然后对着董旻说道:“叔颖,明日汝带各牛十头,羊五十,美酒百担前去慰劳子助、元德军士!”

    还没等吴匡张璋反应过来,董卓又对李儒吩咐道:“子助、元德常年练兵在外,家中老小难以照拂,文优且去领各绢十匹,金百两送至子助元德府上!”

    吴匡、张璋连忙再次拜谢,这次明显就更加诚恳和感激了。

    “既然是家之人,何必谢之!”董卓摆摆手,很是豪迈的说道,“来人,且上歌舞!子助、元德,此番舞女姿色尚可,汝若有意,不妨择二人,以慰寂寞,哈哈哈哈……”

    李儒微笑着,夹起块羊羔肉,看着吴匡和张璋感激涕零的样子,点了点头。

    ******************

    此时此刻,鲍信和袁绍也在喝酒,不过这两个人喝酒就没有董卓那么大的排场了,只是在鲍信的后院亭中,摆了些碟碗,两人对坐而饮。

    鲍信原本受大将军何进所命招募兵卒,原来大将军何进的意思是练些完全忠于他的新兵,可惜在招募了千多士兵时候,何进已经死于政变。

    所以此时的鲍信手下除了原来的后军校尉的兵甲之外,还有部分不为人知的兵力。

    两人虽说饮酒,但是明显都有些心事,因此两个人都是有搭没搭的吃喝着。

    鲍信有心事,他可以说是大将军何进征召的人,从骑都尉做到现在后军校尉,可以说他身上留有何进的烙印太重,反而导致现在的他基本上没人理会,搞得他如今不上不下,他的将来要往哪个方向?

    袁绍也有心事,袁家目前资源倾斜袁术,搞得他很是无奈,上次袁隗为了堵他的嘴,特意让他参与迎驾,但是可惜被董卓劫胡,点实际好处都没捞着,反倒是和曹操交恶了起来,实在是让人沮丧。

    酒过三巡,鲍信还是先开了场,说道:“董卓如今陈兵宫墙,必定心怀轨意。吾等若是坐等,日后必然有难,不知本初有何看法?”

    袁绍也点点头,说道:“允诚兄所言甚是,不过如今董卓重兵在手,又能奈何?”

    鲍信压低声音说道:“不瞒本初,大将军原派吾募兵,已募得千余众,现屯于成皋,旦夕可至。”

    哦,还有这样支奇兵呐,袁绍来了点兴趣,但是鲍信接着的话又扑灭了他的小希望,“现如今董卓立足未稳,且军士疲惫,若是出其不意,定能举成功!只是——这师出无名,难以服众啊……”

    袁绍以袖挡面喝了杯酒,掩饰下难以控制的失望之情。原来鲍信不是要找他共襄盛举,而是想找的是他背后的袁家。

    “师出无名,难以服众”?没错,只要有个有名望的人登高呼,不久两项都具备了么?可是他袁绍现在是这样有名望的人么?显然不是。这样来,鲍信找他说这件事情的目的就非常明确了,想通过袁绍与袁家搭上关系,这千余兵甲就是鲍信的投名状。

    可是袁绍能告诉鲍信他已经被袁家边缘化了,袁家已经把资源倾斜到袁术身上,他这个光鲜亮丽的长子身份之下其实就是个空壳子么?

    袁绍放下酒杯,说道:“此事关系甚大,尚不可轻举妄动,不如日后再议。”

    鲍信以为袁绍是需要回家汇报,当然不可能现在给答复,于是也没再说什么。

    两个人该说的都说完了,酒就没有必要再喝了,于是草草收了场。

    袁绍告辞出了鲍信家府,已是月高,四下静谧,盏“袁”字大灯高悬于马车前,车轮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路碾过青石板路。

    车内袁绍嘿然冷笑:“袁家,袁家!声望,声望!”袁绍心中已经打定主意,既然袁家不再支持他袁绍,那自然这种事情也就不必再跟袁家说了,现如今,他袁绍最关键的就是要抓住机会积累声望,直到有天,我袁绍就可以像现在的袁家样,只凭借着声望就有八方志士来投,那才是我袁绍的目标,那才能实现我的愿望!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