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十八章 向前走便是前方

诡三国最 第十八章 向前走便是前方

    怎么办?斐潜心中迅速盘算。

    在这个讲究出身讲究身份的年代,旦被打上某些烙印是很难得被清除的,想想吕布武力值天下第,可惜被张飞嗓子碎嘴喊出个三性家奴的外号,竟然这个外号直伴随到死也没办摆脱。

    加入董卓军?

    斐潜衡量再三,实在不是个很好的选择。

    但是要直接拒绝,这也是件难事,搞不好人家恼羞成怒,要砍脑袋就真刀真枪的说砍就砍的!

    斐潜拱手为礼,说道:“小子有事,还肯请长史解惑。”

    “可是为何授官与你?”李儒说道,“廿年前,汝父对吾有恩。当时儒曾言,日后必有回报,可惜如今汝父玉折,天意弄人莫过于此。”

    斐潜听完李儒的解释,吊起的心中才算是落下半,原先他想着按照后世的观念来说,莫名其妙的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般来说不是骗人就是坑人,现在听李儒原来是报恩而来,虽说不清楚便宜父亲究竟是怎样给自己结下这个善缘,但总归是事出有因了。

    “小子谢过长史厚爱。家严自幼教导,事事但求无愧,不求回报,想必若是家严仍在,也定不敢受,请恕小子放肆,但请长史收回成命。”斐潜说罢便拜倒在地。

    李儒沉默了会儿,便让斐潜起身,说道:“既如此,也罢。汝可有何心愿,不妨大胆直言,否则儒心中难安。”——官你可以不做,但是你必须要给我个报恩方法,我可不想再欠人情。

    斐潜再拜:“小子深感浅薄,唯愿游学荆襄,已于前日得家主首肯。”——那朝那代对于愿意学习知识的人都不会有太大反感的,这个理由也算是够充分的了。

    “甚好。”李儒点点头,既然不愿为官只愿求学,那么就从这个方面帮个忙就是了,但此时李儒却也没在和斐潜直说准备帮些他什么,而是示意斐潜谈话结束可以退下了。

    斐潜心领神会,便向李儒拱手告辞,刚往外走了两步,忽然又被李儒叫住。

    李儒忽然想听听斐潜这个局外人关于道路的意见,便说道:“其路有二,均荆棘遍地极易迷失难以行进,但大体先易后难,另先难后易,若汝前行,何择选?”

    斐潜想了想,回答道:“前路漫漫,唯奋力而行,皆为正途。”——明显的两难选择题嘛,选哪个肯定都是错的,干脆都不选。

    李儒平淡的点点头,没再说什么,便让斐潜退下了。

    贾诩从堂后的屏风之处转了出来,说道:“这个原来就是你说过的二十年前雪夜收留过你的那家之子?”

    李儒仰着头仿佛陷入了回忆,嗯了声,便算是应了下,过了许久才说:“廿年前,恰逢此子降生百日,其父宴请乡邻,见吾父与某窘迫……”

    李儒摇摇头,不愿再说下去,显然这段回忆不是很美好。

    贾诩哦了声,看见李儒陷于伤心往事,便打岔道:“啊,行了,就我们两个,就别说官话了,累人,对了,你让他做官他还不愿意,是不是不看好我们啊?”论起察言观色,贾诩若称第二估计没人敢说第,想想在历史上贾诩投奔过的人,死死伤伤的,全军覆没的都有,但贾诩每次都屁事没有,都能轻易脱身,这也多亏了他的这项超乎常人的本领。

    像斐潜自以为掩饰的挺好,但是在贾诩眼里还是露出点破绽。

    李儒不可置否,说道:“应该是半半吧,主公出身有点低微,不被看好很正常。不过,我记得其父亲倒也是个求学若渴之士,此子再他父亲熏陶之下,求学之说估计也不完全是托词。嗯,现如今可以称得上真正饱学之士的……”

    李儒盘算着几个享有盛名的几个大学士,司徒王允虽然是掌管教化的全国把手,但是论起学问来未必第,诗书世家么,荀家陈家都是针对自家子弟基本不对外传授的,然后在野的几个大学士……对了,或许有个人虽然有点迂腐,但仍可称君子,而且学识过人,不妨就是他了……

    贾诩看着李儒在盘算的样子,直接就说:“现如今显世的大都是些儒家人物,我看也未必了了,我看此子也算聪慧,不妨你收他做弟子呗,我们的绝学也不会比那些儒家差多少。”

    李儒摇摇头,“此时哪有心思收弟子啊,还是帮他举荐二便算了了番心事。对了,文和,我拜托你事如何?”

    贾诩愣,问道:“你要拜托我什么事?”

    “来洛阳之前,我将家传绝学封存于家中地窖内,现在我担心受潮损坏,想请你先回去帮我处理收藏下可好?”

    贾诩听李儒说完,正容道:“别开玩笑,封存的好好的哪有那么容易受潮,你这是要赶我走啊……难道你决定了?”

    李儒微微点点头,重复了斐潜刚刚说的那句话:“前路漫漫,唯奋力而行,皆为正途。需尽人事,方有可能不听天命!”

    “那你就更不能赶我走啊,这么好玩的事情我怎么能在旁边光看着?”

    “不赶你走,你我都在这里,万失败身陨,断了传承怎么办?还是你有更好办法,不妨说来听听。”

    “可以让他人代我俩传承啊,比如……比如……这个……嗯……”贾诩扳着手指,比如了半天还是说不出来。隐学就是这点不好,不如显世之学传人众多。

    “身陨是小,断了传承是大,你我各司其职,与这老天搏上搏!”李儒忽然就像放下所有包袱样,拍了拍贾诩肩膀,展颜而笑,“文和,事不宜迟,你便动身吧,我就不送你了,如果切顺利,相信不久我们就能再重聚。”

    “……师兄,不论如何,你定要给自己备条后路,要知道你家的书太多,靠我人可是搬不动的,万不小心丢了两卷的可别怪我,还有——你可别让我今后没肉可吃,你家的肉特别好吃,别家的肉我都吃不惯……”

    “行了,我知道啦。”李儒摇摇手,往后堂走去,显然是不准备送贾诩了。

    贾诩默然半响,向李儒走的方向拱手拜,便毅然转身离去。

    在后堂窗后,李儒也肃然向贾诩拜,良久方才直起身来。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