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十一章 北邙山的故事

诡三国最 第十一章 北邙山的故事

    当大将军何进的头颅被扔出宫门外,咕噜噜滚到袁绍和曹操面前的时候,袁绍和曹操在那么刻都惊呆了。

    不是说怕见到死人的头颅,像袁绍和曹操手里面都是已经沾过血的,杀人这种事情,在他们觉得跟杀只鸡没什么太大差别。

    问题是大将军何进居然也像只鸡样被人砍掉了头颅!

    整个大汉朝何进可以说是人之下万人之上,权掌督管天下兵马的当朝大将军,竟然就这样无诏书,二无宣罪,莫名其妙的就这样被人斩杀了!

    宫墙之上不知是谁高声喝道:“何进谋反,已伏诛矣!其余胁从,尽皆赦宥!尔等速退,如若不然,定斩不饶!”

    等候在宫门外的十几个大将军护卫顿时慌乱起来,有几个不知所措的护卫甚至扔下兵器就准备撒丫子逃跑。

    曹操在短暂愣神之后恢复过来,看到有护卫转身要逃,抽出剑来,几步赶到,抬手把第个转身逃跑的护卫剑刺倒,将血淋淋的长剑高高举起,对着剩下的护卫沉声喝道:“吾等失将主,护卫不力乃是死罪!唯有诛杀元凶方有线生机!”

    袁绍个机灵也反应过来,厉声喝道:“阉官谋杀大臣!诛恶党者前来助战!”抽出长剑,第个冲到宫门前,也不管能不能砍得动,胡乱砍砸起来。

    曹操也带着剩余的护卫随之冲到宫门前,各自举着兵器砍凿起厚厚的宫墙大门。

    曹操边砍,边压低声音和袁绍说道:“你我皆入蛊中,袁公路此时仍未领兵至此,必有蹊跷。唯今之计,唯有死中求活,可速唤吴子助统兵来援!”

    袁绍和曹操今天是充当着大将军何进贴身护卫的角色来的,可是现在大将军何进被人砍死了,不管如何都要承担护卫不力的罪责,而且如果听信刚才的什么赦宥的话退散的话,更是与卖主苟活无异,这种行为将是生都去不掉的个污点!

    谁会愿意和个在关键时刻退缩的人为伍?所以曹操第时间杀掉了逃跑的人来威慑住众护卫,同时也提点袁绍,他们两人十有**被坑了,袁术这么久都没到场肯定有问题,现在只能是干掉杀害何进的人才能减轻他们两个的责任。

    袁绍的政治敏感度也是非常的强,与曹操配合也是极好,不管大将军何进是怎么死的,是被人谋杀还是真的被宣判谋逆诛杀,此时此刻,只有将罪责全部推到宦官身上,然后将自己摆放在正义的立场上,才有希望将背的锅甩给别人,否则就算是逃回家中,以官免罪又或是袁家出面保全,虽说不至死,但是未免都会被人随时随地拿出来耻笑指责,生抬不起头来。

    这对于袁绍这样庶子出身,好不容易看到有些出头希望的人来说,还真不如死了痛快!袁绍此时也急红了眼,扯下身上的玉佩,抓住身边的个护卫,塞到他手里:“汝携此佩去唤吴将军点所辖军甲,并带火油器械来此!速去!速去!”

    “天杀的阉党!”袁绍眼都红了,好不容易摆脱了上军校尉蹇硕的控制,在何进这个不懂什么军务的人手底下,没受到什么掣肘,逐渐得以真正亲手掌握只禁军兵马,才刚刚品尝到点权势的滋味,就被人断了上升的路,怎能让袁绍不出离愤怒?

    袁术指望不上了,就叫吴匡吴子助带兵来!管他宦官们今天杀何进是不是正当的,断了我袁绍的路就让你们拿命来偿!

    此时,残阳如血,映的宫墙通红。

    ************

    斐潜虽然没有喝到底线,毕竟喝得多了些,醉意也是有几分的,反应不免有些迟缓起来,眼皮耷拉睡意渐浓,任由侍女搀扶到榻上,便动也不想再动。

    只觉得几只柔软的小手摸上身来,不知不觉中除去外衣,更有温热湿巾若有若无的轻柔擦拭脸手,宛如清风拂面,令人舒服的不由得轻轻叹息。

    斐潜被服侍的全身舒坦,懒洋洋连手指头都不想动下,原本只有七八分的睡意被屋内暗香熏,顿时觉得眼皮几乎都粘到起,勉力睁开线,只能略略看到两三个身影在眼前摇曳,还没等看清,便彻底被睡魔征服,沉沉睡去……

    这是那里?

    斐潜猛然站起身,环绕四周,竟然身处在他的办公桌前。

    “我……我怎么在这?我不是到三国了么……”斐潜喃喃低语,偌大的办公区域只有他自己个人,“……这……其他人都去哪了……啊,好像是今天我值班……”

    斐潜觉得脑袋昏昏沉沉,呼吸都有些透不过气来,“我这是……睡着了?现在几点了……嗯,我手机呢?”

    斐潜在桌子上乱七八糟的堆文件中翻找起手机来,好不容易刚找到,还没等看清楚时间,手机骤然发出刺耳的铃声,吓得他差点拿不住掉地上。

    “啊,领导,是,好,好……”

    现在通讯太方便了,做领导的遥控下,办事的就累得半死。斐潜“啧”了声,虽然刚才嘴上答应的挺好,实际上心中暗骂。

    不是才刚刚群发了份报表么,怎么现在又要再单独发份?你如果不看群消息,那你建这个群干毛用啊?

    腹诽归腹诽,事情还是要做,斐潜解除了电脑的屏幕保护,准备开始调取数据。

    忽然身后有个声音传来:“此乃汝之从事?”

    斐潜吓得下蹦起来,四处乱看:“……谁,谁……你是谁?”

    “吾乃汝也。”

    从斐潜背后走出个人来,宽袍大袖,头戴高冠,腰束锦带,风度翩翩,面容居然和斐潜模样,只是好像年轻许多。

    “你、你、你……我、我、我……”斐潜惊讶的语无伦次。

    宽袍大袖汉服少年好奇左右看看,伸出手来小心翼翼的触摸着,“竟有如此奇物!咦,莫非此乃‘纸’耶?其白如雪,韧如锦,轻若无物,如此宝物,敢问其价几何?”

    “这——这是复印纸,嗯,这都是办公室都是整箱买来的……单独张我也不知道多少钱,大概几分钱?”

    汉服少年有几分惊讶也有些几分不悦:“宝物焉能轻贱如此?汝真身处福地尔。”

    “这那是什么福地啊,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吃得比猪差,干得比驴多……啊,还不如三国呢!”斐潜苦笑着吐槽。

    “汝恶此地?”汉服少年好像副很费解的样子,“汝欲逃之南蛮之地与此相比,孰更优劣?”

    “当然是……啊,我也是保命嘛,那个扬州不是没打仗么……”

    汉服少年闻言突然有些愤怒,逼近斐潜大声质问:“大丈夫生于世间,当俯仰无愧于天地,安能惜身苟活耶!敢问汝之志何如?”

    斐潜只觉得汉服少年的质问之声在整个空间内来回震荡,越来越大,自己越变越小,最后天地间就只剩下这个质问的声音:“——敢问汝之志何如?”

    斐潜“啊”的声从睡塌上翻身而起,惊魂未定的左右看看,盏昏暗孤灯闪闪烁烁,映出四周古朴家具。

    “这……这是三国……”斐潜低声喃语,才发觉自己已经是身冷汗。

    留守房中,卧于塌下的侍女也被惊醒了,连忙爬起来扶着斐潜,温言软语道:“郎君,可有不适?”

    斐潜勉力笑笑:“无事,只是渴了,可有水乎?”

    “郎君请稍候片刻。”侍女并无怀疑其他,以为斐潜真的是喝酒喝多了口渴,便行了礼,转身出去取水了。

    斐潜将挂在床头的外衣穿上,借着昏暗的灯光,走出门外,仰望着在现代绝对无法看到的璀璨星河,长长的叹了口气,心中感叹道,“是啊,我的志向是什么呢?我到底想做什么啊?在这个时代,拥有千年沉积的我又该怎样做呢?”

    夜色深沉,四周沉寂片,唯有几只蛐蛐在轻鸣。

    “你是来提醒我的么?”斐潜轻声低语,“或许你说的对,大丈夫应俯仰无愧于天地……后世的我憋屈得要死,难道现在还去选条憋屈的路么?”

    突然远远有声传来,在静夜中特别明显,人呼马嘶,嘈杂无比,打破了庄园的宁静。庄园中许多人在睡梦中被惊醒,慌乱披衣出来查看的,匆忙点着火把的,左右呼唤寻人的,时间乱纷纷的。

    斐潜循声刚往外走了几步,迎面撞见边穿衣边左右四顾的崔厚,连忙打了个招呼。

    崔厚紧走两步,伸手又拉住斐潜的手,“贤弟莫慌,已派护卫四处戒备,若是贼至也定可保贤弟安全。”

    斐潜不动声色的把手抽出来,指了指声音传来的洛阳城方向,隔着太远,看不到什么,只是远远依稀看到略有红光闪动,“此像是洛阳方向传来?”

    崔厚仔细听听,满脸的不解,也顺着声音尽力往洛阳城眺望:“这……这红光,莫非不是贼子,而是走水了?”

    “永原兄,附近可有河水?”

    “啊?其去不远就是洛水。”虽然不清楚斐潜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但是崔厚也手指了指方向,如实回答道。

    “夜色昏暗不便于行,若有贼子,定沿河循声而行,派些人手沿河上下看便知。”古代的人基本上都有夜盲症,因此摸黑行走大都需要有标识,听着水声走在古代确实是个常用夜行的方法。

    崔厚赞道,“贤弟言之有理!”说完转身拉住几个人,就要下去沿河搜寻。斐潜连忙拉住崔厚,并说庄园内还需要崔厚居中调度,查看踪迹之事就由自己代劳了,只需要多派几个好手护卫跟随应该无恙。

    崔厚考虑也有道理,便召集些人手,再三嘱咐斐潜小心,打开庄门,让斐潜带领着出去了。

    随行的护卫高举火把三两散开将斐潜左右护卫,显然都是些老手,斐潜只是交代了下,便自发的如网般,向着河岸搜寻而去。夜幕深沉,火光映在斐潜眼睛里,也似乎像是有团火在燃起。

    来吧,三国!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