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七章 大将军门前是非多

诡三国最 第七章 大将军门前是非多

    这个时候东汉的气候是非常好的,洛阳虽处于北方,但还是温暖的。太阳照在身上,暖暖的,十分宜人。

    洛阳的大街熙熙攘攘,除却中间的御道没人敢走之外,两旁的街道人流如梭,载货的牛车,官员的马车,沿街的商铺,摆摊的小贩,将汉代京城的繁华展现得淋漓尽致。

    新帝上任,大赦天下,各式商铺也要装扮的喜庆些,虽然前段乱了小段时间,但是洛阳城里面的人恢复得极快,现如今已经看不出任何的痕迹了。

    斐潜和福叔刚刚从家主斐敏哪里告辞出来,准备回家。斐潜现在只是预备役官员,是没有仪仗的,自然只能是步行。

    交易虽然完成,斐潜也达成了他的目的,但是心里还是很不舒服,这种被人操纵的感觉非常糟糕。

    还是自己太过渺小了。

    没有名望。

    没有人脉。

    没有根基。

    “北邙山……”斐潜低声的念叨着,“或许可以冒险点,火中取栗次?对了,福叔,我们绕道去角旄门看看去。”

    得知家中藏书要被主家“暂存”,福叔也很是不甘心但是也是别无他法,但他句责怪斐潜的言语都没有,只是说他对不起过世的斐潜父母,说他没能看好这个家,路上跟在斐潜后面偷偷抹了好几次眼泪。

    听闻斐潜说了话,心神不安的福叔根本没听见,差点撞上,“啊?少郎君说什么?角旄门?那可是大将军三公等贵人府邸,去哪里做什么?”

    东汉洛阳历经刘秀建都以来,历任皇帝不断修葺,已经成为个非常庞大的都市,东汉洛阳城“东西六里十步,南北九里百步”,被称为“九六”城。面积广阔,人口密集,分有12个城门,南墙4门,北墙2门,东西墙均为3门。士族世家多居住在接近东出大道的上东门内的步广里、永和里之中。因为这里既交通便利,又靠近皇室北宫的缘故。

    而在东南角旄门以北则专门划出片地方为大将军、太尉、司空和司徒的府邸,为的是彰显其地位显赫。

    斐潜现在就是刚从斐家家主居住的永和里出来,原本是要回到雍门大街的住所的,但是现在斐潜却想准备要转向东南去大将军府看眼。

    斐潜印象中何进是被宦官诳进宫中砍死的,之后发生了连串的事件,那么要掐着时间点,就必须了解大将军何进现在的状况。

    幸好汉代还没有辫子朝的那么变态的等级制度,平民只要不闹事,不在府邸门口三百步内逗留,没人管你,所以远远看看没啥问题。

    汉代洛阳在董卓没有发疯将起毁掉之前,说他是世界第二大城,估计没有人敢称第的。人口密集,商业贸易繁荣,文化鼎盛,而此时的匈奴胡人还在放羊,欧洲的罗马铺条石子路都还让那些没见过世面的欧洲土著们惊奇。

    得益于汉代刘邦的项流氓政策,就是时不时“割大户”。汉代刘邦是这样解决各地豪强问题的:时不时让各地郡守上报些当地不怎么好管理的豪强,然后热情邀请这些上了黑名单的豪强们到京城来居住,同时让他们从个乡下乡巴佬户口转变成为光辉耀眼的高大上京都户口,于是这些地方性的豪强半开心半伤心的来到京都,为京都的繁荣发展贡献力量,经过历朝不断累积,可以说京都洛阳当时是汇集天下财富不为过。

    而这样座可以在当时冠绝世界的繁华之都,就要被个武夫毁掉了……

    是不是武艺练多了,肌肉容易长到脑袋里?

    斐潜边走边恶意的想,汉代之前有抗鼎之力的项羽脑抽抽了烧了阿房宫,现如今脑袋即将进水的董卓又要烧掉洛阳城……

    还有貌似三国武力值前十的,脑袋里最后肌肉挤占了脑容量的也不少——吕布并州狼骑在当时可以算等的骑兵,还有陈宫张辽,还有高顺的陷阵营,真是顶级的骑兵,顶级的步兵,外加等的谋臣武将都不缺,结果自己在白门楼上玩死了……

    还有关羽,不是黑关武圣啊,你说天天读春秋都读哪去了?西汉司马迁对《春秋》极为推崇:“夫春秋,上明三王之道,下辨人事之纪,别嫌疑,明是非,定犹豫,善善恶恶,贤贤贱不肖,存亡国,继绝世,补敝起废,王道之大者也。”这么牛叉的本书关羽拿着天天读,读了没有几十年也有十几年吧,学到哪去了?居然还是大意,严格将起来是傲意失了荆州。若是刘备后期不是限于益州之地物力有限,三国最终格局还真不好说……

    赵云算是例外——不过历史上赵云大多数时间都是随军出征,顶多独领路军,回来就上缴军权,除了领过江州之外就好像没外放担任独当面的,连魏延都不如,好歹那个所谓的“反骨“之人都能独镇汉中许久,为何赵云只是在蜀吴蜜月期里面才让他镇守江州?赵云还不够忠心?长坂坡七进七出血流成河救阿斗还不够表示忠诚度?

    三国的谜团真多……

    还有比如大将军何进,为何就像脑筋搭错了般找个董卓?他自己的妹子是皇太后,他侄子是皇帝,他才刚刚干掉了之前最大个对手蹇硕,按照道理讲应该是至少飞扬跋扈享受胜利果实段时间,怎么就突然想找个猪队友了?

    斐潜远远的站在大将军府前,看着大将军府门外个个痛哭流涕负荆请罪求见大将军的宦官众,确实想不太明白。

    自从蹇硕死后,宦官们集体到大将军府上门磕头认错递效忠牌子已经算是洛阳城景了,天天都有大批的大小宦官来大将军府上预约求见的,声泪俱下对自己之前的罪恶行径深刻检讨,希望大将军能够见他们面了解他们弃暗投明的拳拳报效之心——

    当然大将军根本不屑于见他们,表示之前老子跟蹇硕对掐的时候你们都站那边,现在蹇硕死了你们才来有毛用啊?哪凉快哪地方去!

    而这些宦官们则表示,不见没关系,我们的忠心可昭日月,今天不见我们就明天来,天天上班前先到大将军府前点个卯表个态……

    斐潜轻轻笑道:“大将府前还真热闹……这人……真多啊……”

    福叔在旁听了,说道:“少郎君,我每次去市集,市集上的人都将这里为景了,说这大将军府前这段时间都是如此,今天还算是少了,原先据说多的时候门前都跪满了,带来的车马都能排到街口外!”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斐潜心中动,宦官众减少可不代表什么好现象——仔细辨认了下宦官众带来的车马仪仗,发现来的都是些小官小喽喽,中常侍的仪仗个都没见到……

    斐潜转头问福叔道:“这么说之前中常侍也有来过大将军府?”

    “听说有,前段时间常来,再说了,没有中常侍带头,这些人哪敢来啊?”福叔示意了下还在门前跪求帮小宦官。

    “原先常来……现在不来……”斐潜琢磨着,“福叔,麻烦你去对面街口找家商家问下,中常侍是几日没来大将军府前请罪了?”

    福叔虽然不明所以,但是也应了声去问了,不会儿回来说道:“少郎君,问了几家街口商家,他们也都没太在意这个,只是说中常侍的仪仗好像有个三五日没见到了。”

    “明白了!”斐潜说道,“福叔,我们赶快回家吧。对了,给崔家带个口信,便说明天便去其庄上叨唠番。”

    “明日便去?”

    斐潜点点头:“明日便去。”去晚了可能就赶不上了!

    中常侍这些大宦官头目至少好几天没来了,那么这些家伙没来是在干什么?肯定不是忙什么国家大事,斐潜想都不用想,这些人肯定在聚起琢磨着怎么干掉何进呢!

    已有三五日,十有**都准备好了,这些宦官可是下狠心,便连自己小唧唧都可以割掉的的主,论起狠辣绝对不差!

    而何进好日子到头了,但是他死,禁军冲击导致宫禁大乱,中常侍等人被拉下水陪葬,接下来便是二帝夜逃北邙山!

    刷点存在感的时间到了!

    要立足三国,至少要有点本钱。

    斐潜想道,怪不得说资本的原始积累的都是血腥的,何进大将军,我也办法也没资格救你,既然如此,就用你的血铺开这条乱世之路吧!

    小职员也有小职员的智慧。

    刘协刘辩就像后世公司的董事长,而公司董事长不是小职员那么好见的,就算见到了也留不下什么印象,但是突然有天董事长便服轻装到下属分公司视察,结果不小心踩到西瓜皮摔倒在地,那么第个上去扶起董事长的小职员定然百分百会留下深刻的印象,只要不是太差指日高升可待。

    现在斐潜就想去做那个扶董事长的小员工,管他西瓜皮是谁扔的!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