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诡三国最新章节 → 第四章 路要怎么走

诡三国最 第四章 路要怎么走

    和袁本初的野心勃勃相比,斐潜真是的得过且过的最好典型了。

    斐潜觉得,在这个压力甚大的三国,那么多数不清的牛人你方唱罢我登场,各领风骚,而自己要武力没武力,要智力没智力,还拿什么跟人家掰手腕?

    因此安分的找个大腿牢牢抱住相对来讲可能比较容易办得到,至少风险较小。

    不过在这之前,有几件事要先考虑好。

    斐潜在桌上沾了些茶水,点点画画起来,不用笔墨,等下把水搽,就不用担心被人看见。

    拜后世许多经典电视剧影响,保密和细致斐潜还是做的很不错,许多秘密就是在细节中泄露的,自己的秘密若是泄露了,鬼知道会不会被人认为是妖魔鬼怪,抓去直接大卸八块了?

    斐潜根据记忆中的汉代地图大体画了个轮廓。

    东汉十三州,雍州,豫州,兖州,徐州,青州,凉州,并州,冀州,幽州,扬州,荆州,益州,交州。

    斐潜先划掉了凉州和幽州,随后把益州和交州也搽掉了。凉州和羌、匈奴接壤,多年以来直劳苦困顿,不适合;幽州胡人和鲜卑也是没东西就到大汉进内拿,跟后世的鬼子似的,虽然白马公孙瓒现在还可以镇得住,但是他不久就要被袁绍搞死,也不靠谱;交州就不说了,现在还是南越民的自留地,闷热虫豸又多,这个时代可是没有什么杀虫剂;益州或许不错,但是要进蜀地要爬那个难于上青天的栈道,从洛阳爬到cd没飞机火车汽车,全靠两条腿,这个还是算了……

    并州——也不行,董卓来京的时候把并州军阀头子丁原干掉了,然后并州军就跟着吕布流亡天下,导致并州在很长的时间都根本就没军队防御,匈奴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划掉划掉——

    青州、豫州、兖州、冀州……这是四个州是黄巾之乱最严重的地区,直到现在兖州、青州、冀州还有黄巾残余部队,而且斐潜记得当时这四个州的战乱最为频繁,几乎都将这几个地区的人口都打光,当时曹操的“千里无鸡鸣”就是最好的注解。

    只剩下徐州、扬州、荆州三地了,斐潜捏着下巴思考,嗯,徐州——如果去徐州还要赶在曹操他老爹被人搞死之前再搬次家,否则就算躲过了曹操的大屠杀,吕布和刘备内讧也死不少人,算了,太麻烦了,排除徐州。

    荆州,至少在赤壁之战前还算可以,赤壁之战之后就被分裂成为三片,争来夺去,多次易主,死伤无数……

    扬州,嗯嗯,蛮好的,小霸王孙坚虽然短命,但是是三国最后个归顺的,除了别被赤壁之战波及到,混到孙浩那时候都没被魏国攻克过,斐潜在扬州上重重点了点,就是他了!

    解决了去哪里的问题,那么现在的问题就是解决衣食住行,换句话说就是“钱”。

    东汉末年,市面上通用的还是五铢钱,但是铜贵且量少,不能完全满足贸易需要,因此市井间还以布匹充当般等价物来进行计算。黄金白银普通的人用的极少,就如同后世的大额支票似的,都要到倾银铺换成铜钱方好用。

    斐潜伴着手指算,之前买了两件琉璃器,多少换了些金银,但是三国战乱遍地,物价难免飞涨,这点金银能用多久?

    不行的话就再做几件琉璃器,到了扬州再换钱搞个店铺之类的好了。

    好,这是条避世之路,差不多就这样了。

    若是要参与到这场混战当中呢?

    斐潜将桌面上的水渍全部搽去,然后写下了三个人的名字:曹操、刘备、孙权。其他打酱油的龙套就不费心思考虑了。

    若是按胜利者来说,魏国曹操就是最佳之选了,但是在魏国混估计也是最不好混的,大佬曹操天性多疑,手地下牛人个比个阴险聪明,自己文不成武不就,能混到什么地步?搞不好被派去西凉当县令……

    孙权么,辈子都在跟江东本土势力斗争,哦,加上他父亲和兄长,三辈子都没能彻底搞定,多次几乎被江东士族绑架着走,赤壁之战差点直接投降就是最好的证明,自己个无根无基的外来户能斗得过这些地头蛇么?

    刘备啊……倒是能包容切,不过也这个包容也是不得已,颠沛流离,投靠那个人,那个人就倒霉,投公孙瓒,吃喝拿不算,还挖了公孙瓒墙角;投陶谦,占了老大片地盘没能守住;投曹操,曹操推心置腹让刘备带兵马,刘备给拐跑了;投袁绍,害死袁绍两员猛将;投刘表,霸占刘表他儿子地盘死命不还;投刘璋,连人马带地盘全抢走了……

    斐潜满怀恶意的想起后世论坛上的不负责任的猜测:这刘备是不是天煞孤星啊,的卢谁都克,唯独克不了天煞孤星……

    斐潜的手指在这三个人的名字上点来点去,把字迹都点模糊了……

    算了,无法立刻解决的就暂时搁置,斐潜后世带来的办事法则起了用,选择投靠那个大佬这个问题以后再说吧……

    斐潜突然觉得有些饿了,两餐制就是不靠谱,容易饿啊!斐潜对着门外叫道:“福叔!福叔!还有什么吃的没,我饿啦——”福叔啥都好,就是太固执,另可允许随时都准备些食物以备斐潜饿的时候有的吃,但是就是不肯将日两餐改为三餐,任斐潜说破嘴皮都不管用。

    天大地大吃饭最大,管他孙刘曹,先吃饱再说,斐潜毫无形象的盘坐在地上,托着腮帮子想,估摸着董卓这会儿已经接到诏书了吧,董卓快来了,我也得准备跑路了——

    很快,门外福叔端着个盘子,走了进来。

    “对了,还有件事,”斐潜心中暗想,“要走,还得先说服老福叔,总不能把他扔在这……”

    渑池董卓军大营外的个小山包上。几十名膀大腰圆的西凉兵将山下团团围住,显然是有什么重要人物在山上。

    早有人在小山顶平地上用丝帐三面围起,只留出东面方向,微风拂来,依稀透过丝帐看到有个人影在内。

    名峨冠博带,宽袍大袖的白衣文士就独自跪坐在这丝帐中间的席上,席子边桌几上摆了壶酒和两三碟下酒菜,白衣文士正在自斟自饮。

    此人面目清秀,留着缕细长胡须,风度翩翩,只是直略略皱着眉头,仿佛有难解之事在心头。

    也不知过了多久,随着身后轻微的脚步声,个低沉的声音传来:“文优兄,好雅兴啊!”

    白衣文士伸手拿过个酒碗,倒了碗酒,说道:“来来,文和,先不说其他,陪我共饮碗。”

    此二人正是西凉军团两个顶尖的谋士,李儒和贾诩。

    贾诩接过酒碗,斜斜坐下,插着腿,饮而尽,将酒碗放在桌上,也不等李儒再添酒,自己拿起酒壶又倒了碗,笑道:“上次和你喝酒是三年前了吧,真是难得——”看了眼跪坐的端端正正的李儒,“嗨,此间就你我两人,就不用这么四平八稳了吧?”

    李儒平端着酒碗,坐如钟,缓缓将碗中的酒饮下,低眉垂目,“已经习惯了,改不了,你自便就好,莫要管我。”

    “好,好,随你,随你。”贾翊也不强求,也不用筷箸,直接用手抓了块牛肉放嘴里大嚼起来。

    李儒也不计较贾诩的无礼举动,仿佛根本没看到样,轻轻挽袖放下酒碗,目视东方,眼中闪过莫名的光彩。

    “文和,此去百余里便是洛阳了。我本以为今生无望再来洛阳,想不到竟然能第二次踏足此地。”李儒远远的眺望,就像已经能看得到洛阳般,声音平淡,却在不经意间微微有些颤音。

    贾诩正抓起另块牛肉,闻言愣,又把牛肉丢回盘中,居然将油腻手指直接浸到自己酒碗了洗了洗,然后又端起酒碗口喝掉,哈哈笑了,只是笑声却显得有些沙哑,“嗯,没错,三百余年了,我们居然回来了!”

    “是三百三十七年……”

    贾诩呆了下,无语道:“……这,文优你还算的真清楚……”

    “怎能不清楚,这三百三十七年间,我等之辈被驱赶到凉荒之地,与羌胡为伍,食无粟,眠无席,就连这身衣裳,都快忘了怎么穿了……”

    “二十年前,我与我父随胡商来过洛阳,”李儒慢慢的说道,“城高街阔,繁华似锦,几乎以为不似在人间,便觉得是世间所有美好都汇聚于此……但我错矣,因我贪玩时忘形冲撞了市坊的里正,那里正竟在寒冬腊月将我与我父亲净身赶出市坊……幸得户人家收留,否则就早已冻死当夜……”

    贾诩无言,放下酒碗,慢慢的也端正的跪坐起来,和李儒起盯着东方,目光幽幽,“……我尚年幼时,我父……患了涨食症,寻遍周遭部落,竟无半点精茶以消食,恰逢当时洛阳来人,我等上门跪求赐点以救我父,岂料那人……”

    “……那人竟说——”贾诩紧紧的抓住桌边,长长的吸了口气,手指用力的发白,“……安能救邪逆胡蛮耶……呵,呵,呵呵,我等居然是邪逆胡蛮,只配等死……”

    两人无言,沉默许久。

    “文优兄,可是依我之见此次也并非良机,再者……董仲颖虽说豪迈,性情中人,但也并非良主可定天下……”

    “我知之。”李儒依旧淡淡的说道,“奈何时不我待,父辈之时我等之人可称聪慧者,仍有数十人,可是如今,可传承的人又有几何?二百年前我辈之人虽说败过次,但是也逼得其迁都洛阳,现如今,我就算再败次又有何妨?”

    李儒倒了碗酒,饮尽,斜斜将酒碗扔出,撞在山石间摔个粉碎:“若可,吾代之;若不可,吾乱之!”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