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82章 向侦察兵学习

历史扳道工最 第82章 向侦察兵学习

    孙珲听从了伊瓦尔大尉的建议,其实训练的事,正宗坦克兵出身的伊瓦尔做得就很好,所以孙珲这些天的时间多数是和侦察兵们在起。

    这天,他和侦察兵们道出发,去侦察敌情。

    穿好伪装衣,紧紧地结好切带子——脚上的、腹部的、下巴底下以及后脑上面的带子,作为名侦察兵,就摆脱了日常的操劳和杂七杂八的事儿,他已经不属于自己或首长,也无心回忆往事。他把手榴弹和匕首系在腰带上,手枪揣进怀里。他抛开人类的全部常规惯例,置身于法律保障之外,今后只能依靠自己。他把他所有的文件、书信、照片、勋章和奖章交给司务长,党证或团证交给党组长。于是他抛开自己的过去和将来,只在内心珍藏着这切了。

    他没有名字,好比林中的鸟儿。他也完全可以舍弃清晰的人类语言,仅仅用啁啾的鸟叫声向同志们传递信息。他跟原野、森林、峡谷融为体,变成这些地区的精灵——处境危险的、时刻戒备着的精灵,他的头脑深处只蕴藏着个念头,那就是自己的任务。

    场古代竞技赛就这样开始了,登场表演的只有两个人物:人,还有死神。

    托尔特金打发他的战士们先走,自己跟彼什科夫和马尔科夫以及孙珲道上前沿。

    “可能发生的事很多,但是侦察兵没有个军官带头。”他对师长,师长同意了。

    四位军官沿着林间路行进,面低声交谈。其实话的只有马尔科夫,忧愁的彼什科夫光听他,托尔特金则用漫不经心的眼光眺望前面。

    “希望战争快点结束。”马尔科夫从旁边看着托尔特金严肃的侧影,不知为什么突然收尾道。

    托尔特金默默无言。出去执行任务的时候,他总是格外沉默。他用了挺大的自制力,才达到这种近乎睡眠的虚假的宁静。他把自己交给了命运,他的整个神情仿佛都在表示:能做的我都做了,往后切听其自然吧。

    炮兵团下属个炮兵连的发射阵地,是在丛生着云杉的宽阔的山脊上。

    炮兵们正在已经定位的大炮附近奔忙。他们远远看见托尔特金,挥手叫道:“又去干活啦?”

    “又去啦。”托尔特金简短地回答。

    堑壕中早已有人等待他。穆拉维约夫大尉、科列夫大尉和两位迫击炮连长都在那里。谢苗诺夫跟其他的侦察兵蹲在堑壕中轻轻地聊天。

    科列夫大尉明确规定了彼此的协同动作。

    “就是,我用大炮轰号目标,来转移德国人的注意力。当心啊,托尔特金,您别偏向左边,不然就会碰到我的炮弹。紧接着,我又跟迫击炮手道打号目标。如果您发出红色信号弹,我就打、、、、号目标,来掩护你们撤退。”

    “迫击炮手试射过吗?”托尔特金问。

    “嗯,全准备好了。”迫击炮手们担保。

    “为了防备万,我的机枪也准备好了。”穆拉维约夫。

    所有的人显然都挺兴奋。

    托尔特金和孙珲道把身子伸出胸墙,探听德军前沿的动静。孙珲听到对面的远方某处,唱机在放送狐步舞曲。左边不时有白灿灿的照明弹升向天空。

    托尔特金跳回堑壕,转身对侦察兵和工兵们:“听战斗命令。”

    侦察兵们慢慢地站起来。

    “敌人用了个步兵师的兵力防守这个地段。根据我们现有的情报,敌人的防御纵深正在重新部署。师长命令我们去敌后侦察,查明这次重新部署的性质、敌军后备队和坦克的情况,再用无线电把切情报向指挥部汇报。”

    托尔特金对侦察兵讲明行进序列,又宣布,他指定谢苗诺夫作自己的代理人,然后他向留在堑壕中的军官们默默地点了点头,翻过胸墙,悄悄地朝河岸进发。接着,彼什科夫、马尔科夫、孙珲、谢苗诺夫以及选派来护送侦察组的三名工兵,也个挨个照样做了。最后消失的是谢苗诺夫。

    留在堑壕中的人们动不动地站立了几分钟。随后科列夫突然莫名其妙地骂起街来,而且骂了好久。他请穆拉维约夫给他点伏特加,果然喝了满满杯,不过喝的时候厌恶地皱起眉头。科列夫从不骂街,也从不喝伏特加。穆拉维约夫觉得很奇怪,但他没有作声。

    这时托尔特金在紧靠河岸的低矮的灌木丛中停下了。侦察兵们等待他的命令,可是托尔特金不知为什么还在拖延。他们这样站了两三分钟。突然之间,德军颗白色照明弹插进黑暗中,咝咝地响着,分裂成许多耀眼的碎片,使河上撒满乳白的光辉,随后又同样突然地熄灭了。这大概正是托尔特金所等待的。他跨进昏暗冰凉的河水里,其余的人跟在他背后,他们迅速过了河,在西岸的阴影中重又停下,等候下颗照明弹闪光。后来特技夫金让工兵先走,自己和侦察兵紧跟着。

    工兵们绕过片洼地(它比托尔特金当初观察时所想象的大得多),停下脚步。从这里起是地雷场。

    工兵们用长长的试探杆探索地面,同时细听着挂在个工兵胸前的探雷器,慢慢前进。

    照明弹又闪光了。本能的恐惧使侦察兵们趴到地下。他们躺在块平坦的高地上,以为经过这照明弹的可怕的死光照似乎全世界都看得见他们了。但是照明弹随即熄灭,四处又是静悄悄的。

    孙珲看着工兵们在黑暗中心地摸索,卸下几枚地雷的引信。梭子威力强大的机枪曳光弹掠过头顶,飞向远方。侦察兵们凝然不动。左边也掠过同样的梭子,伴随着干涩的哒哒声。苏军阵地上也有挺马克沁重机枪孤单地哒哒响着,它的子弹好像是自己人的最后问候,从右边某处嗖嗖飞过。

    领头的工兵透过黑暗看见铁丝网,便扭过头来望望在他背后爬行的托尔特金。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