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80章 内部之敌

历史扳道工最 第80章 内部之敌

    孙珲猜测可是能是自己的那枪虽然爆了对方的头,但却并没有伤到对方的大脑,而对方可能是服用过那种能够成为“超级士兵”的药物,所以会苏醒过来,向自己发动进攻。

    德国士兵举着步枪再次向孙珲刺来,孙珲闪身躲开,他发现对方的动作虽然力量极猛,但却很是笨拙。对方刺不中,竟然把步枪横抡了起来,孙珲闪身上前,双手抓住了对方的步枪,用力想要将步枪夺下来,但对方紧抓住枪身不放,二人都使了全力,步枪竟然吃不住劲,下子断裂开来。

    孙珲左手恰好抄到了带有刺刀和枪管的那截,他猛地腾身跃起,以个怪异的姿势直跃过对方的头顶,将刺刀狠狠刺入了对方的后脑。

    对方的动作下子停滞了,孙珲回身奋力拳击中了对方的后背,打断了他的脊柱,又脚踢断了他的左腿,对方站立不住,摔倒在地,抽搐了几下,不再动了。

    孙珲担心他再次复活,从他的后脑拔出了刺刀,奋力挥割,几下将他的脑袋割了下来,丢到了边。

    这次对方算是死透了,没有活过来。

    孙珲将刺刀扔掉,将没有了头的尸体翻了过来,在尸体的衣服里搜捡起来。果然,在对方的上衣口袋里,孙珲发现了个小小的铝制药盒,打开后里面还有几粒药片。

    孙珲又看了看对方的军服,发现他竟然是个党卫军,他明白了过来,看样子纳粹德国搞这个项目,比他知道的历史要更早。

    孙珲突然想起来自己刚才割下敌人头颅的动作可能会给小柳达看见,他担心她留下心理阴影,赶紧跑到树下,却赫然发现小女孩竟然睡着了。他赶紧回去将被炮弹爆炸的气浪掀翻的运宝装甲车扶起来,然后抱着小柳达重新上了车,开着车往回走。

    走了不会儿,不远处的树林出现了坦克的轰鸣声,孙珲循声望去,看到辆“t-34”坦克正从林中驶出。

    “t-34”坦克很快发现了孙珲开的德国装甲车,孙珲认出这辆坦克是自己和女孩子们夺取的那五辆坦克中的辆,立刻停车下来,向着坦克连连招手。

    “孙哥你又弄了辆装甲车回来啊。”杜丽丽从驾驶位探出头来,笑着冲孙珲招了招手。

    “t-34”坦克的炮塔顶盖打开了,叶楚楚从里面跃而下,又跃便落到了孙珲的身边。

    “怎么样?没事吧?”叶楚楚有些好奇的看着孙珲开回来的装甲车。

    “楚楚,你看这是什么?”孙珲笑着从口袋里掏出了那颗金刚石夜明珠,放到了叶楚楚的手里。

    叶楚楚吃了惊,“这是……钻石?从哪里来的?”

    “这车里头。”孙珲简单的讲了下如何遭遇小柳达,如何同“kv-2”坦克作战,如何杀死那个党卫军的超级士兵,听得叶楚楚心惊不已。

    “这么说,小柳达也和我们样给植入了病毒,不过可能不是沙艳做的。”叶楚楚看了看还在车内熟睡的小柳达,“应该是那次我把坦克里的东西给她吃了,导致她的身体也发生变异了。”

    “差不多。”孙珲点了点头,“不过也算好事,咱们又多了个帮手。”

    叶楚楚坐上了孙珲的装甲车,向杜丽丽打了个手势,示意起往回走。很快,坦克和装甲车便同上路了。

    “那些坦克你们都开回去了?”孙珲问。

    “都送回去了。”叶楚楚点了点头。

    “这么快?”孙珲很是惊奇,从这里到要塞驻地,路程可是不远的说。

    “那当然,举着跑回去的。”叶楚楚微微笑。

    “我了个去……”

    “哎哎,开车稳点。”

    “怎么还留了辆?”

    “这不为了回来接你么,旦遇上敌人还可以直接开打。”

    “还是你想的周到。”

    “其实坦克没我想象的那么重,举着坦克跑真的很痛快,哈哈。”

    “没叫基地的人看到吧?”

    “当然没有,快到基地的时候我们就放下了,开着回去,基地的人都吃惊坏了,师长要托尔特金中尉带侦察分队随我们去接应你,我们没法子拒绝,在林子里故意和他们走散了,上了这辆坦克去找你。估计会儿咱们就能碰到他们。”

    两个人正说着话,前方突然出现了几个人,叶楚楚认出了托尔特金中尉,立刻从装甲车里探出身子大声的招呼他们,托尔特金中尉摆了摆手,侦察兵们快步跑了过来。

    “亚历山大,叶列娜,你们都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托尔特金中尉笑着和叶楚楚孙珲打着招呼,“不过这次你们擅自行动,有可能受处分的。”

    听到托尔特金中尉迫不及待的提醒,孙珲明白,他们五个人的行动,很可能会引起某些人的猜疑。

    “好吧,看样子我们应该等师里给我们新坦克,而不是自己动手去德国法西斯那里去取,等我见到朱可夫同志,我会和他说明这个情况的。”叶楚楚当然明白托尔特金中尉的意思,但表面上却装得毫不在意。

    “这位是……”孙珲注意到侦察兵们当中有个憔悴瘦弱的穿着破旧大衣的人,小声问道。

    “他自称是卢卡申科少将,和部队失散了,他说他认识舍普勒琴科师长。”托尔特金中尉低声对孙珲说道,“是真是假,见了师长就知道了。”

    “我怎么觉得,他是被敌人俘虏过后逃出来的呢?”叶楚楚打量了下卢卡申科,轻声道。

    “我也认为他是给敌人俘虏后逃出来的,但他可能害怕这么说会引起麻烦,所以撒了谎,不过这也可以理解,毕竟谁都不想去‘甄别营’那种地方呆着。”托尔特金中尉笑了笑,“你们也要小心,总这么无畏的行动,还能成功,只怕有人会怀疑你们是法西斯特务呢。”

    托尔特金中尉的这句话令叶楚楚和孙珲心中都是凛。

    “是不是有人说我们什么了?”叶楚楚小声问。

    “乌兰诺拉索夫中尉知道得更详细,那个人是位营政委,逼迫乌兰诺拉索夫中尉告诉他你们的事,他最近直在越过团政委向上面打报告。”托尔特金用他们三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回答道。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