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70章 死守

历史扳道工最 第70章 死守

    德军狙击手显然没有想到孙珲能眼便发现他的藏身之处,大惊之下,手上却丝毫不乱,他举枪瞄准正要继续射击,这瞬间孙珲已经扑到了他的面前,把抓住了他手中的枪。

    孙珲感觉自己没费多大力气就将对方的狙击步枪夺了下来,顺势脚踢在了对方的胸前,对方立时口中鲜血狂喷,向后软倒。

    狙击手旁边的个应该是狙击手的助手的德军士兵举枪向孙珲射击,孙珲侧身闪,便躲开了这枪,他抬手用狙击枪给了对方下,狙击枪断掉了,对方也倒下了。

    孙珲知道这完全是因为自己的身体变异的结果,他没有受过什么系统的军事训练,只是出于好奇练过阵子《招致敌》,刚才的战斗毫无章法可言,但他还是轻易的就干掉了两名受过严格训练的德军士兵。

    想到现在这个样子在这个时代活下来的几率大增,他的心里多了些安慰。

    他转头去寻找女孩子们的身影,赫然发现她们已经冲到前面去了,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枪,应该是从被打死的敌人手中夺来的。

    想到她们有可能比自己这个男人要能打,孙珲禁不住苦笑着摇了摇头,赶紧跟了上去。

    “小心炮弹,你们几个!”他记起了沙艳说过的话,在她们身后大喊着,“咱们现在还不是刀枪不入,你们身上的伤还没好利索,不要剧烈运动……”

    “知道啦!啰嗦什么!”叶楚楚远远的声音传来,接着是三个女孩子的大笑声。

    她们并不知道,要塞的形势,已然岌岌可危。

    光着膀子的奥列格中士在用马克沁重机枪扫射,个战士伏在他身旁,递着子弹带。机枪前面,敌人的子弹打得砖屑纷飞,挡弹板个劲的直响。乌兰诺拉索夫就近卧倒,匍匐爬了过去。

    “窗口!”中士怒冲冲地喊道,“守住那些窗口!”

    乌兰诺拉索夫马上返身回去。战士们已经分守在个个窗口前。分到乌兰诺拉索夫头上的恰巧是他当时从那里跳进教堂的那个窗口。个战士的尸体横着耷拉在窗台上。当乌兰诺拉索夫从窗口探头往外瞧时,死者的头就触到了他的肚子上。

    个个灰色的人影在向教堂奔跑,他们把冲锋枪顶在肚皮上,边往前冲边射击。乌兰诺拉索夫急忙打开保险,射出长长的梭子,手里的冲锋枪就象有生命的东西样,直往上不断的跳动着。

    “往上跳得厉害,”他猛然醒悟过来,“应当短射,短射。”

    他调整了射击状态,而人影却仍然不断地冲过来,他觉得他们好象直接冲他而来。子弹射到砖墙上,射进死去的战士的尸体,粘稠的血溅到了他的脸上,但他顾不上擦,只是当他缩到墙后面给手里的冲锋枪重新装上子弹的时候,这才会腾出手来抹了把脸上的血。

    不知过了多久,切都平静了下来,德国人也不再进攻了。但乌兰诺拉索夫还没有来得及环顾下周围的情况,没有来得及问问入口上的情况怎样、还有没有子弹,突然间天空中又响起沉闷的嗡嗡声,紧接着,炸弹的尖啸声便划破了硝烟弥漫、尘土飞扬的天空飞落下来。

    就这样天过去了。敌机轰炸的时候,乌兰诺拉索夫并没有四处乱跑,他就卧倒在这拱形的窗口下面。随着每次爆炸,死去的战士的脑袋就在他头顶的上方不停地摇晃。当轰炸停止了的时候,乌兰诺拉索夫就爬起身来,朝那些向他进攻的人影扫射。他已经不感到害怕,也没有时间的概念了,堵着的耳朵里直在鸣响,干渴的喉咙里令人讨厌地直发痒,他的手臂已经不习惯离开跳动着的德国冲锋枪了。

    只是到了黄昏,才开始安静下来。德国人轰炸了最后次,“容克”飞机吼叫着,绕着浓烟冲天的废墟上空转了最后的圈,于是谁也不再向教堂冲了。弹坑累累的大院里,横着灰色的人影:有两个还在动弹,朝着某个灰堆里爬,但是乌兰诺拉索夫没有再朝他们射击。那是两个伤兵,军人的荣誉不允许他将他们击毙,再说子弹也不多了。他瞧着他们如何爬动,他们的手臂如何弯曲,暗自感到惊讶,此时他心中既没有同情又没有好奇。什么都没有了,除了无法排解的疲劳。

    他真想就那么躺在地板上,闭上眼睛,哪怕只是分钟。但是脑袋里似乎有个声音在提醒着他:应当了解下,活下来的还有多少人,到什么地方才能弄到子弹。他把冲锋枪关上了保险,踉踉跄跄地向门洞走去。

    “你还活着吗?”中士问道,他坐在墙根,伸直了两腿。

    “活着呢。”乌兰诺拉索夫说道,“你怎么样?奥列格同志?”

    “还好吧。可是子弹打光了。”中士回答。

    “你们还剩下几个人?”乌兰诺拉索夫问道,屁股坐到了中士身旁。

    “没受伤的,五个,受伤的,两个。个好象给子弹打在胸部上。”

    “那个边防军的战士呢?”

    “他说要去掩埋个朋友。”

    战士们个接个的走了过来,他们脸色阴沉,沉默无语,眼窝深陷。

    沙波尼耶夫下士伸手去取水壶:“真是渴死了,嗓子象火燎过样。”

    “别动,”中士说道,“那是留给机枪的。”

    “可是子弹已经没了。”

    “会弄到的。”

    沙波尼耶夫坐到了乌兰诺拉索夫身旁,舔了舔焦裂的嘴唇:“我跑趟索尔河,你看怎么样?”

    “你根本跑不到那里的,”中士说道,“德国人占领了安德烈门附近的地方,他们会打死你的。”

    那个去掩埋战友的边防战士回来了。他不声不响地坐到墙根,默默接过中士递给他的马合烟。

    “埋了吗?”

    “埋了,”边防战士叹了口气,“谁也不会知道我把他埋到了什么地方。”

    大家都沉默了,这种沉默象铅样压在每个人的心头。乌兰诺拉索夫思忖着,需要子弹,需要水,需要与要塞指挥部联络,但不知怎么思考中止了,只是心里想想而已。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