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七十八章 完胜校长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七十八章 完胜校长

    他继续老成的说:

    “我们家家财万贯的,难免有人眼红造谣,你凭什么相信他们!我看是你只能相信他们。”

    李肆关心的卷起张山的袖口,看着微红的印子,吹着凉风。

    校长看着他们情真意切不像是装的呀!不解问到:

    “那你是他什么人?”

    “如假包换,亲哥哥!”

    校长冷何福轻摇脑袋,疑惑得问:

    “怎么可能呢?他的入籍户口,可是在那个闻不见经传的小县城里,你这身行头怎么也得10来万吧!”

    张山故弄玄虚道:

    “原来校长大人挺识货的吗?可是你还是老了,眼睛看不见喽!”

    张山看着校长的脸色异常阴沉,便晃动着手里名表,摘了下来,将浪琴表特有的飞翼沙漏徽标露了出来,慢条斯理得说:

    “浪琴表专注技术研究、精益求精,我家弟弟就像块废铁,需要您老人家细细雕琢。”

    说着说着,张山站了起来,靠近了头发花白的冷何福,不动声色得把手里的表放进了校长胸膛前口袋里,莞尔笑,继续道: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李肆看着张山卑躬屈膝的样子,就气不打处来,他低着头,不满得跺了跺脚,想弄出点声音,吸引张山这个王八蛋的主意。

    没成想,张山没反应,校长的斥责声确如期而至:

    “李肆,你安静点,真不知道,这么懂事的哥哥为何有你这样的破孩儿。”

    李肆秒回得怼了句:

    “你拿人家的东西手短,你还要不要你这张老脸。”

    校长生怕自己的手不断,巴掌拍向了桌子,桌子沉闷的声音倒是提醒了张山。

    张山继续道:

    “我们家肆儿,自小流浪在外,虽说和我同父异母,但是我待他如亲弟弟,谁要是不给他的面子,就是在打我的脸。”

    冷何福闭住了想要骂李肆的嘴,听话得点了点头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怪不得呢!”

    张山见这个肥头大耳的校长已经入坑后,便冷冷得笑了。

    校长看见向严谨的张山笑得那么诡异,不由好奇问:

    “你在笑什么!”

    张山立马收起了脸上得意忘形的笑容,连忙解释道:

    “我吗?你说的是我吗?我笑当然是为我弟弟不用离校庆幸。”

    张山停顿了会儿,突然红着脸,有点不好意思得说:

    “对了,我弟弟的身世,我不想让除了这个屋以外的人知道,毕竟家丑不可外扬。”

    校长明事理的笑,看着李肆奉承道:

    “没事,理解理解,李肆,你赶紧谢谢你哥哥!”

    李肆个死鱼眼,瞪得校长不敢再说句话了。

    张山笑着很开心,使了个眼色给李肆,就和校长道别离开了。

    李肆没有像以往样尾随张山离开,而是快步屁股坐在校长办公桌上,拎起校长的衣领,看着校长将肥头大耳缩在衣服里,笑了。

    冷何福震惊得看着李肆,他想去撕扯掉脖子上的束缚,没成想老年人拼死拼活,力气还是敌不过李肆,但是他灵光闪,解开衬衫衣领上的扣子,个金蝉脱壳,衬衫就像蛇皮样拽在李肆手里。

    李肆看着这样的逗比校长,笑意连连,把“蛇皮”随意扔在地上。

    校长有点不可置信得看着李肆,心脏紧张得加快了跳动频率,空调的暖风吹不出的满头大汗,倒是被吓出来了,他结结巴巴得说:

    “你要干什么,干什么!你哥哥可还没走远。”

    李肆拿起校长未喝完的茶水,下子泼到校长满是褶子的脸上,像个小混混样,痞里痞气得说:

    “你不是挺能喝么!你喝呀!你丫的还不给我倒茶,还让我直站着!你是不是真把自己脑袋上的鸡毛掸子当尚方宝剑了。”

    校长抹掉自己脸上的茶叶渣子,大骂道:

    “李肆,你他妈的是不是不想活了,竟然敢在老子的地盘上动手。”

    李肆无所顾忌轻飘飘得说:

    “那又怎么了!”

    他个巴掌扇歪了校长的嘴,笑嘻嘻得说:

    “打你了,你能怎么!”

    “你你你”

    李肆看着校长气的说不出句话,笑得比刚刚更加明媚了,字句提醒道:

    “你刚刚拿了我哥哥的东西,现在要是让我离校,好像已经晚了吧!不对不对,像你这种小人,江湖义气,和你好像没关哈!”

    狼狈的校长用手捂着自己肿了半张脸,拿起西装外套,套在自己半的肩膀,脸黑得和黑炭样。

    他不会儿,振振有词得说:

    “你别以为我治不了你,你不就是个私生子吗?再猖狂有个屁用。”

    李肆没有在乎眼前的这个人,是否在年龄上都可以当自己爸爸了,就临门脚踢在他的小腿最易碎的部位,只听“咔嚓”声,骨头碎裂的声音,校长声“啊”的惨叫,摔倒在地。

    李肆慢慢悠悠得忽悠到校长面前,校长眼里的恨意,慢慢变成畏惧,害怕,腿上断骨的伤,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眼前这个人是嗜血的疯子。

    他看着眼前像阎王样得李肆,吓得大气都不敢出,他不敢想像眼前的这个疯子,会做出什么事!他只知道现在他想掐死那个嚼舌根的刘老师李肆的班主任,丫的想得美,还要提前放年假,放你妹,你大爷!

    冷何福欺软怕硬的小算盘,打的精光响,他想把祸水东引,便可怜兮兮求饶道:

    “李肆,你的这件事情,真的不怪我,是你们那个刘老师说的,说你是个不务正业,就知道睡妹子渣男,让我教训教训。”

    李肆听着荒唐的实话,嘴角勾,反问道:

    “是吗?个班主任后面没人,敢这么肆无忌惮得调查我吗?”

    他推开了地上的校长,闲适得坐在黑色的软包上,继续道:

    “话说,你很厉害吗?都挖得出我叔叔婶婶!”

    校长脸僵,再也圆不下去了。只见李肆继续解释道:

    “我知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去年叔叔婶婶威逼利诱我,想让他们家落榜的儿子以我的名字去上大学。”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