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31章 要塞

历史扳道工最 第31章 要塞

    个穿着黑色背心、黑裤子和戴大檐帽的中年人坐在斜坡上。他的脸腮上淌着血,他直不停地用手掌擦着。

    乌兰诺拉索夫认出了他应该是位内务人民委员会的军官。

    “很多德国人已经进到要塞里了。”他说。

    乌兰诺拉索夫明白了他的意思,半是根据他嘴唇的动弹,半是听见了。

    “很多德国人?”

    “千真万确。”对方悻悻的说,他直在着擦顺着脸腮徐徐流淌的血。“他们向我猛扫了梭子。瞧这伤口,是机枪打的。”

    “他们人有多少?”

    “谁还去数过呢?他们开着坦克进来了,有辆坦克朝我猛扫,所以我的脸颊破了。”

    “是子弹打的吗?”

    “不。是我自己摔了跤。”

    他们安然地交谈着,仿佛这切只是场游戏,仿佛说的是邻院那个男孩的弹弓打得很准。乌兰诺拉索夫试图恢复自己的意识,试图恢复对自己的手和脚的感觉,他口中在问但脑子里却想着别的,他只是用心地去听对方的答话,因为他怎么也弄不明白,自己到底是听见了还是只是猜到了这个摔破面颊的家伙说的话。

    “鲁缅科夫被打死了。他从左面跑,下子就倒下了。他抽搐了起来,两脚直蹬,象个癫痫病人。昨天白天值过班的那个吉尔吉斯人也被打死了。比鲁缅科夫还早。”

    这个军官还讲了点什么,但是乌兰诺拉索夫停止了听他说什么。不,他现在几乎听见了切——既有马厩附近受伤的马的嘶鸣,又有爆炸声,既有烈火的怒吼声,又有远处的射击声,——他什么都听见了,因而也就平静了下来,不再去听那军官说了。他回味了下这个军官刚才告诉他的切,领悟了至为重要的点:德国人闯进了要塞,而这就意味着真正的战争。

    “他的肠子都流出来了。肠子好象还会呼吸。真的,肠子自己会呼吸!”

    这个喋喋不休的家伙的声音瞬间钻进了他的耳朵里,可乌兰诺拉索夫——此时他已能够控制自己——立即把这种不正常的喃喃自语当作耳旁风了。他作了自我介绍,讲了自己要到哪个团里去,问了怎样走法。

    “你会被打伤的,”那个军官说,“他们已经占据了各处要点,他们看见你的话,定会用冲锋枪猛扫。他们肯定事先对这里做了周密的侦察,我们当中肯定有奸细,因为对他们来说,切都了如指掌。”

    “那您是往哪儿跑呢?”

    “去打开弹药啊。上级派我和鲁缅科夫去弹药库,结果他被打死了。”

    “谁派的?”

    “上边的个什么指挥员,内务人民委员会的,你知道弹药都是掌握在内务人民委员会的。现在切都乱了套了,你都弄不清楚,哪个人是你的指挥员,哪个人是别的部门的。起初我们跑了好阵子。”

    “派你们到哪儿去分弹药?”

    “弹药库啊?可德国人就在那里。他们守在俱乐部里,”那个军官怡然自得地、津津乐道的讲着,简直象是在给孩子讲故事。“不论往哪儿派,也甭想过得去。他们的坦克猛扫得多厉害啊!”

    他喜欢用“猛扫”这个词儿,而且说得尤其绘声绘色,仿佛从这词儿里听得见子弹的嗖嗖声。但乌兰诺拉索夫此刻最关心的是弹药库,他期望在那里弄到冲锋枪,或者自动步枪,最次也得弄到支普通的三线步枪和足够的子弹。武器不仅可以使他投入战斗,使他向盘踞在要塞中心的敌人射击;而且也可以保证他个人的自由,因此他想尽可能快点把武器弄到手。

    “弹药库在哪里?”

    “鲁缅科夫知道。”军官不大乐意的说。

    他的面颊上,血已经不流了——显然,伤口瘀结了,但他依然不停地用手指小心地去摸那深深的伤口。

    “见鬼!”乌兰诺拉索夫实在忍不住发火了,“呶,这个弹药库能在哪儿呢?是在我们左面还是右面?在哪儿?要知道,如果德国人深入到要塞里来,他们也就有可能撞上我们,这您想过没有?用手枪是无法打退他们的!”

    最后个理由显然使对方感到窘迫,他惊惧不安地和有所领悟地瞧着见习中尉,不再摸面颊上的血痴了。

    “好象是在左面。我们跑的时候,他是在右面来着。要不——不对,鲁缅科夫嘛是在左面跑。等等,让我瞧瞧他躺在哪儿。”

    他翻过身趴在地上,敏捷地往上爬去。爬到坑沿上他回过头来看了下,神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他摘下了大檐帽,小心翼翼地把头发推去了不久的脑袋探到坑外。

    “瞧,鲁缅科夫,”他压低了声音说,没有回过头来。“点儿也不动了,完了。我们差点就跑到了弹药库:我看得见它。似乎没有被炸毁。”

    乌兰诺拉索夫猫着腰走上斜坡,伏在军官的身旁,向外眺望。不远的地方的确躺着个穿军服和马裤、但没有皮靴和大檐帽的死人。在白茫茫的雪地上他那黑乎乎的脑袋显得特别突出。这是乌兰诺拉索夫看到的第个死人,种恐怖而又好奇的感觉不由得袭上他的心头。为此他沉默了许久。

    “瞧,那就是鲁缅科夫,”战士叹了口气,“喜欢吃糖,大块儿的奶糖。可他吝啬得很,连小块面包你也要不出来。”

    “好啦。弹药库在哪儿?”乌兰诺拉索夫问道,竭力把视线从曾经非常爱吃奶糖而又吝啬的那个死者鲁缅科夫身上移开。

    “瞧,那边有个土丘似的地方。您看见了吗?只是它的入口在什么地方,这我可说不上来。”

    离弹药库不远、被炮弹炸得枝杈脱落的大树后面,望得见座庞大的建筑物,乌兰诺拉索夫明白了,这就是俱乐部,按照这位战士的说法,那里已被德国人占领。乌兰诺拉索夫听到从那里射出了短促的几排机枪子弹,但他弄不清楚,那是朝什么方向打的。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