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16章 怜悯

历史扳道工最 第16章 怜悯

    德国男孩举起了双手,可怜巴巴的看着他,孙珲注意到了他没有武器和胸前的伤口,犹豫了会儿,缓缓的放低了枪口,看到孙珲的动作,叶楚楚又看了看那个德国伤兵,意识到了什么,也放下了枪。

    “长的还不错呢。”叶楚楚看到王琳琳不忍的样子,忍不住取笑了她句,“琳琳你的眼光不错。”

    “才不是”王琳琳羞红了脸,这时那个德国男孩又用俄语叫了声“妈妈”,叶楚楚先是愣,接着便大笑起来。

    “琳琳,他叫你妈妈呢。”叶楚楚搂过王琳琳笑道,“怪不得你不舍得杀他,原来有儿子了。”

    “楚楚姐你好坏!”王琳琳大窘,捶着叶楚楚的肩膀,“我才不要这么大的孩子”

    孙珲也给她可爱的话逗得乐了,但他很快便注意到德国伤兵的伤势很重,他来到德国男孩的面前,伸出手掀开他的衬衫,看了看他的伤口,不由得叹息了起来。

    他清楚的知道,块弹片深卡在男孩的胸部,如果有医生在这里,马上手术的话,这个男孩还有救,但现在他对此却无能为力。

    “再给他喝点水吧。”孙珲起身,看了看王琳琳身边的盛水瓦钵,说道,“然后给他准备点吃的,我去外面给他弄点干草来铺下。”

    “谢谢你,孙哥。”王琳琳感激的说道。

    “谢什么。”孙珲苦笑了声,摆了摆手,“你们俩看看这里有什么咱们用的上的,能带走的话就送回坦克里,我们还是在坦克里过夜好了。”

    “好的,孙哥。”

    孙珲走出了地窖,四周片沉寂。他判断战线已经远远推向东方,尽管孙珲知道这情况,但却更加的提心吊胆。天色直昏暗,有如傍晚,好在眼下平静无风。孙珲走到林边,看到草垛都还还完整。他在个草垛旁坐下来歇了歇,这时,他看到近处的片林间空地上有个覆盖着层落雪的土丘,那是原来没有的。他四面打量着向这个不曾见过的土丘,向它走去。原来,这是个已经空无人的德军掩蔽部。孙珲走到下面,在半明半暗中把四下环顾了番,在掩蔽部个黑暗的角落里找到些洗破了的绷带和两个士兵用的饭盒。他朝张糙木板钉成的矮床底下看了眼。床底下有面打碎的小镜子和个呢绒套套着的军用水壶,杯盖两用的壶盖是塑料做的。

    在不远的地方,他又看到个同样的掩蔽部。他在掩蔽部附近找到把插在树干上的扁平的双锋刺刀,于是把这刺刀也拿上了。对他来说,现在什么东西都会用得着。段电话线、团铁丝、双被汗水沤得的棕色短袜、个拴着铅笔头并且用了半的记事本、盏倒满硬蜡的圆形军用灯盏、装着块粉红色肥皂的肥皂盒——孙珲把这些东西全都塞进那两个饭盒里,心中想道:“这些东西也用得着的。”

    使他更为高兴的是,在这个被德军遗弃了的掩蔽部中,还有个质量极好的小铁炉摆在角落里。炉子不大,很精致,有可以拆卸的烟囱、炉盖、炉门和出灰口。他觉得这种炉子是冰天雪地里最为需要的东西。

    孙珲用铁丝捆了抱干草,挎上军用水壶、饭盒以及在掩蔽部中拾到的切,便走回村子。德国男孩已经醒了,露出丝微笑来迎接他,还用根手指碰碰自己的额头,指指孙珲,又指指地窖入口,告别似地挥了挥手。

    孙珲明白,他是想说:“我以为你们撇下我不回来了呢。”

    叶楚楚和王琳琳已经走了,但给对方的身边留了些食物和水,还放了几个苹果。

    孙珲看着这个将死之人,叹了口气,对他说道:“我给你抱来了点儿干草,我这就给你用干草搭个铺,这样你躺着也软乎些。”

    他又迅速又灵巧地把干草铺开摊平,把德国伤员挪过去,把被血浸得发硬的军装垫到他的头下,用手势比划着说:“你个人再躺会儿,我到树林去趟,把炉子搬回来。我没有炉子可是不怎么好过的。大兵丘八们原来呆的那个地方已经没有人了,你们的人和我们的人都没有了。哪儿也没有人放枪了,看样子,这帮家伙都走远了”他说的全是中文,也不管对方能不能听得懂。

    炉子和烟筒原来分量不轻。在回去的路上,孙珲不时把炉子横放下来,坐在上面歇歇。他把疲乏的双手放到膝盖上,望着不久前进行过战斗的这片战场。不见人迹,到处是炸弹和炮弹炸出的黑洞洞的弹坑,踩出来的小道,以及被遗弃的火力点的黄褐色小土丘,显得异样的寂静,仿佛这里根本不曾有过机枪炮火的疯狂飞舞,不曾有过重磅炮弹的爆炸,不曾有过呐喊和垂死士兵嘶哑的呻吟。

    回到了坦克里,女孩子们已经煮好了热茶来迎接他,看他带回来的炉子和其它用品,很是高兴,坦克里原来的炉子太小了,这个炉子能大些,做起饭菜来要方便许多。

    女孩子们都很喜欢吃水果,虽然王琳琳从地窖里带回的苹果有些冻了,但吃起来味道仍然很好,她们吃着苹果,喝着热茶,有说有笑的,情绪渐渐的恢复了正常。

    “那个德国男孩,琳琳的‘儿子’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们不知怎么说起刚刚王琳琳的特殊经历,肖甜甜笑着问孙珲,“孙哥你看到他了?”

    “坏甜甜!看我不撕烂你的嘴!”王琳琳羞红了脸,大叫起来。

    “我给他铺了个草铺,让他躺得能舒服些。”孙珲答道,“不过他的伤势很重,怕是挺不了多久,我们这里又没有大夫,没法子把他胸腔里的弹片取出来,只能听天由命了。”

    “真可怜。”肖甜甜也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孩,得知对方没有多久的生命了,不由得对他也心生怜悯之意。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