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 第15章 年轻的俘虏

历史扳道工最 第15章 年轻的俘虏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历史扳道工最新章节!

    她慢慢地走下地窖,在每级台阶上都停下脚步。每级台阶都使她越来越接近那件她为了崇高的正义应该做,而且非做不可的事情。在她怒火中烧的意识中,这个崇高的争议就是她自幼所熟知的句话:“以命抵命……”尽管她是以自己的方式来解释从前听说过的这句话,但她觉得正是这句话在庄严地要求:打死杀人凶手……

    王琳琳下到最后级台阶了,她停了下来,然后,又向前迈了步。那个德国男孩子动了动,他想躲开,想缩到墙边,想爬到暗处,爬到水桶后面,但瘫软无力的身体却不听使唤。当王琳琳在打开的地窖入口露头的那瞬间,他根据王琳琳的面部表情就已经感觉到,等待着他的就是死亡。死亡正在向他逼近。他望着她,望着这个身材窈窕、黑色眼睛、背着支冲锋枪的十分美丽的女孩。这个女孩穿着苏军坦克手的衣服,手中握着铁叉,惩罚的铁叉上那三股叉尖使他的末日秒钟秒钟地临近了。

    王琳琳高举铁叉,把脸稍微转向旁,以免看到自己必须要做的那件可怕的事。就在这瞬间,她听到声轻微的、哽哽咽咽的、但她却觉得有如雷鸣般的喊声:“妈妈!妈妈——”

    这微弱的喊声象无数把烧红的利刃刺入王琳琳的胸膛,穿透了她的心房,“妈妈”这短短两个字使她痛楚难忍,全身颤抖了下。王琳琳松开手,铁叉落到地上,她双腿软,跪倒下来。在失去知觉以前,她在紧跟前看到了双淡蓝色的、泪水汪汪的孩子气的眼睛……

    由于那德国伤兵湿润的双手触摸,她清醒过来。那个德国男孩哭得喘不过气来,摸着她的手掌,用王琳琳听不懂的德国话说着什么。但根据他的面部表情,根据他的手指的动作,她明白这个德国人是在讲他自己的情况:说他没有杀过人,说他妈妈是个农村妇女,父亲不久前在前线阵亡了。他本人中学刚毕业就应召入伍,派上前线来。他连次仗也没打过,光是给士兵送饭。王琳琳还明白了,之前他应该是同个德国兵,就是陈尸街头的那个,正乘着双轮马车在路上走,有颗炮弹飞了过来,老同伴和马当场被炸死,他胸部负了伤,便爬到地窖躲起来……

    王琳琳默默无言地听着,虽然这个人穿着令人憎恶的敌军灰色军装,但他负了重伤,又完全是个孩子,而且,从各方面都看得出,他不可能是个杀人凶手。仅仅在几分钟之前,王琳琳还手持锋利的铁叉盲目服从着满腔仇恨和复仇的要求,可能亲手把他杀死。想到这点,她自己也觉得后怕。只是因为“妈妈”那两个神圣的、令人心软的字眼,只是这不幸的男孩倾注在他那轻轻的、哽咽的喊声中的祈求才使他免于死的啊。

    王琳琳用手指小心摸索着解开了德国人血迹斑斑的衬衫,把它撕破点儿,露出他那瘦小的胸部。在胸部右侧,她看到两个椭圆形的、满是凝血的伤口。她又小心翼翼地脱下他的军装,让他翻身俯卧着,仔细查看了背部。背上只有个伤口,王琳琳明白了:第二块弹片卡在胸部,没有出来。

    德国人强忍着,没有呻吟,默默地注释着这个俯身对着他的女人,然后把两手的手指在胸前交叉成十字,低声问了句,虽然是德语,王琳琳根本听不懂,但她还是从他的眼睛里看明白了他要表达的意思:“我要死了吧?”

    “你不会死的……”王琳琳避开他的目光,自言自语的说,“我不会杀你,你会活下来的……”

    听到王琳琳说的竟然不是俄语,也不是德语,而是种他从来没有听过的语言,不由得吃惊的瞪大了眼睛。

    王琳琳做出端着杯子的手势,送到嘴边,那意思是问他:“你想喝水了吗?”

    德国男孩点了点头。

    “你等等,”王琳琳说着,解下了身上的军用水壶,她从地窖的黑暗角落里找到只瓦钵,给瓦钵里倒了点水,她觉得这个男孩子很可怜,眼下她虽然不懂德语,这个濒死的德国男孩又只会说“妈妈”这么句俄语(其实除了日语外全世界语言叫爸爸妈妈都差不多),但她还是可以象聋哑人那样用手势,用头部动作,有眼神来同他交谈。因为当他借助手势讲到自己的父亲和母亲,讲到他们是干农活的,讲到他自己没有打过仗,没有杀过人的时候,她是懂得他在说什么的……

    王琳琳小心地端着瓦钵挨着德国男孩蹲下,只手托着他滚烫的后脑勺,喂他喝了水。受了重伤的德国男孩拉着她的手不放,哭泣了几声,闭上眼睛睡着了。王琳琳不愿惊动他,所以坐了很久,端详着这个睡着的德国男孩那张苍白的脸。红色睫毛在眼睛下方投下的阴影把他的脸色衬托得更加苍白,同白蜡般,微肿的、毫无血色的嘴唇不住地在抖动。

    王琳琳把自己的手从德国男孩的手中轻轻地抽出来,站起身来开始在地窖里寻找有用的东西,她尽量不弄出声响,以免惊醒睡着的德国男孩。她找到了个柳条筐,装了些地窖里保存的蔬菜和苹果。

    “琳琳?你是不是在里边?”叶楚楚的声音从地窖的入口传来。

    “是,楚楚姐。”王琳琳看了看那个德国男孩,轻声答道。

    “这地窖到是个挺好的避风的地方。”孙珲的声音传来,那个德国男孩的身子颤抖了下,醒了过来。

    孙珲和叶楚楚进了地窖,眼便看到了德国伤兵,不由得吃了惊,立刻就将手中的“莎”端了起来。

    王琳琳看到孙珲的动作,心头阵悸动,她知道如果孙珲开枪的话,她是没有办法阻止他的,那个德国男孩是敌人,孙珲开枪杀他的话并没有错,但她还是忍不住怜悯那个德国男孩。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