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六十九章 交情深吗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六十九章 交情深吗

    李肆傻哈哈窃喜之后,淡淡的冷笑声回荡在这个偌大的冰冷的总统病房内,没有丝留恋,仿佛他心里不能说出的痛,早已经痛入自己全身206块里头。

    那种深入谷底的绝望,是那样点点侵蚀他活下去的,他是想装傻,直直这样傻下去,越是聪明的人,越知这世间的冷酷。

    可是,要死也应该把手头的事全解决掉,到那时,就算赴黄泉,我也无愧于谁!

    李肆这样想,心境豁然开朗,他严肃道:

    “看来我装不下去了,张山,看来你不傻欧!”

    张山回了句,令人费解而且极具讽刺性的话:

    “傻不可怕,最怕的是能装傻的人!”

    李肆听这话,背后阴风阵阵,不由暗自嘀咕了句:

    “真是的,躺着都能中枪!”

    当李肆的眼睛对上了张山的眼睛时,不由心里发虚,便连忙开口,先发制人:

    “就是,昨天,我找你时发现了有件蹊跷之事,想找你要点人,查明白时,却发生了点意外,我原本只是累了,想靠在路灯旁歇会儿,却没成想,睡过头了。”

    张山有点不屑道:

    “自己喝的安眠药,还装!你不会真拿我当傻子忽悠吧!”

    “没有没有,我真没有喝!”

    李肆现在百口莫辩,只好求同存异,把争论的话题先搁置下来,重新“挖坑种树”,而后脸上拼命挤出三分笑意,道:

    “前几天,我借你名下的车恶搞了两个拜金女,事情的发展原本切都在预料之内,可惜被个好友卖了,我进了趟警察局,见了个极其讨厌的人。”

    张山几分看不懂的假笑,继续道:

    “你的意思是你要教训警察,我帮你袭警!”

    李肆果断的摇头,头如拨浪鼓样不停的晃,而后盯着张山不说话了。

    张山知道李肆的意思,继续道:

    “去教训出卖你的好友!”

    李肆继续摇头,张山立马明白了,几分不屑得说:

    “你的意思是这些人是冲我来的了。”

    李肆点了点头,高兴得直接蹦跶起来,眉飞色舞得说:

    “对,就是这个意思,所以我又替你挡枪了。”

    说着说着李肆不由摸了摸脖子上微疼的红印。

    张山则面不改色继续道:

    “所以呢?你到底想说什么!”

    李肆莞尔笑:

    “借点人马,老哥我替你出头去!”

    张山听“老哥”两字,微微不悦,上上下下打量着眼前这个人,嘴里说的句句为我,自己简直就是岳飞在世忠心耿耿,如果自己不借他人,自己立马就成了当代赵构,此人根本不受自己掌控,只要他不站在自己的对立面,“放养”又何妨!

    他微微皱眉,说:

    “就你这样,浑身都是伤,走路都走不利落,你为我出头,我怕你人头落地。”

    “句话,给不给人吧!”

    张山沉思片刻,说:

    “给是给,但是此事不管与我有关还是无关,我都不方便露面,祝你好运。”

    李肆虽说知道事情的结果,但是当着你的面,就把你扔出去“钓鱼”,心里多多少少几分不痛快。

    张山看着李肆双腿盘坐着,当什么也没听见得玩弄自己手机,继续说:

    “我把你扔出去试试水深,确实有点过了,但是现在还有个选择,你在这里安心养伤,有些事知道就好,没必要细查!”

    李肆突然拿起枕头砸向了张山,撕开了床头柜上水果篮的保鲜膜,拿了个苹果塞嘴里咬了口,向着张山硕大的头砸去,而后水果陆陆续续最后全被扔向了张山,李肆看着张山灵巧的躲了过去,更是火大了,他看着床头柜上扎眼的满天星花束还在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花香,他毫不留情的把花从花梗上拽了下来,光脚下床,推开窗户,把最后的花梗直接从13楼扔了下去。

    张山静静看的,任由他发泄,发疯

    李肆看着豪华的总统套房被自己弄得片狼藉,也陷入了沉默。

    地上摔成几半的水果,散发着欲加浓烈的果香,地板上也覆盖了层黏黏的水果汁,枕头被子床单,褥子无幸免,都被撕扯在地板的角落里。

    李肆额头细汗密布,苍白的脸上多了几分气喘吁吁的红晕,他弱弱得说:

    “现在你可以离开了,你快点派人来吧!”

    张山“欧!”了声,没有动。

    最后,李肆再也忍不住心里的怒火,大声吼叫起来:

    “给我滚!你给我能滚多远,滚多远,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张山看着这样癫狂的李肆,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很陌生,但是却比以前更真实了,他终于迈开自己的步子,离去了。

    原本喧闹的病房,陷入了死般的寂静,李肆哭了,他好久好久都没有哭过了,但是还是哭了,他缩在了无处下脚的墙角,嚎啕大哭。

    医生大哥很不巧的,这个时候拿着衣物推开了虚掩着的门,看到眼前的幕,被吓到了!脑海里有被无数个疑问填满,他瞪大眼睛,就是不敢相信,这是华丽的个月需要五万块人民币的豪华总统病房吗?这脏乱差的住宿条件连猪都不会住了。

    他扫视了下,没有发现主子的踪迹,心里那根弦不由拉着更紧了,他心里忌惮着医院不可大声喧哗,只能用比平常稍高的声音喊着:

    “少董!”

    “少董?”

    “少董!”

    “张山!”

    无人应的杂乱不堪的病房里失去了两个大活人,能发生什么?细细想来,除了遭劫了,就是遭劫了!

    医生大概把给李肆带的衣服刚扔到床上,就看见床的另侧,李肆用自己皱巴巴的病号服,胡乱揩的眼泪。

    医生刚想问什么,心里便了然于胸了,这里只有个李肆,少了自家的少董,肯定是那个别有用心的人,知道自家少爷后面的财团,所以动了歪心思。

    他不由暗自嘀咕道:

    “那条道是上的人,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真他妈不要命了!”

    他看着眼泪汪汪的李肆,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

    “没想到你和我家少董交情这么深!”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