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六十六章 撒泼耍赖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六十六章 撒泼耍赖

    心里不由傻笑着,李肆这个人,可真是用情至深呀!竟然把这个东西轻轻松松,就戴在杀父仇人女儿的脖子上。

    杨树林看着昏睡的女儿,轻声念叨了句:

    “这盘棋我得好好下下。”

    迷迷糊糊中,李肆脑门充塞着寒意,像是把利刃,直插脑门,疼痛的让他脸部痉挛,双颊发紫,痛苦到他迫不及待哀求,死亡之神早点降临,好快点收走他的生命和痛觉,早点结束这切,不想再承受这种能令心神如铁的人,都会魂飞魄散的疼痛。

    李肆猛地睁眼,看着总统病房的豪华程度,有点吃惊,而后立马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束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射在李肆的手背上,清冷的中午仅存的丝温暖,如同母亲的手覆盖在自己冻得冰凉的手上,在这寒冷的冬天中,自己个人的力量,渺小的简直就是微不足道,但是李肆依然想不顾切地抓住,若有若无的阳光,是那样渺茫,就像那丝希望。

    明明知道这只是黑暗中比颗星辰还渺小的光亮,却依旧要拼尽全力去够到。

    医生探房了,李肆警觉的坐了起来,李肆看着医生亲和的笑了笑,拿着温度计示意自己量下温度。

    李肆把水银的温度计夹在胳肢窝里,看着医生的眼神,有气无力得说:

    “能不能给我支烟!”

    医生有点吃惊,而后开口拒绝:

    “医院不准抽烟,而且少董吩咐了要好生照顾你。”

    李肆佯装生气道:

    “是呀!好生照顾,就连根烟都不给我,再说就根,也不会死人吧!”

    医生看着李肆水汪汪的大眼,只好不甘心得从裤子兜里拿出盒软中华,刚抽出根烟,就被李肆抢过去盒子了,他懵了!

    李肆笑的生龙活虎,嘚瑟得说:

    “打火机呢!”

    医生阴着脸,把打火机扔了过去,调侃道:

    “真看不出来,你昨天快要被冻死了,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冻死你这妖孽呢!”

    李肆用手拽着医生大哥的衣袖,撒娇卖萌道:

    “你看,我这么这么可爱听话,你忍心吗?”

    还没等医生大哥反应过来,李肆大喊着:

    “当然不忍心了!”

    40来岁沉稳的医生大哥,刚要夸这个大男孩可爱时,却发现他高高举起自己的手机,左晃悠下,又晃悠下,笑的就像赢得场战役样开心。

    李肆的主治医师惊慌失措得大喊:

    “你要干什么!”

    医生大叔下意识得摸着自己白大褂口袋,发现李肆这个破孩子举得手机就是自己的,惊讶得说:

    “你什么时候拿的!你要干什么!”

    李肆笑得眼睛都眯成条缝了,撒娇得嗲声嗲气道:

    “刚刚人家抓得你的小衣袖撒娇时,顺手拿的!”

    医生大叔求饶道:

    “我的小祖宗,你要干什么我都依着你,成了吧!”

    李肆肯定的点了点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医生大哥说:

    “我要钱!不然我就告诉张山,呸呸呸呸!是你伟大的少董,说你和我起抽烟。”

    医生看着李肆手中的红色软中华,心里哇凉哇凉,只好如个待宰的羔羊,把自己的脖子擦干净后递上去,任他想怎么坑就怎么坑吧!无奈得他,瞪着死鱼眼,说:

    “要多少?”

    李肆把烟盒子随意得扔到旁,不满道:

    “嘿嘿嘿!你副壮士割腕的样子,给谁看呢!我欺负你了吗?”

    医生擦着自己额头密布的细汗,小心翼翼道:

    “哪敢!哪敢!”

    李肆笑着点了点头,把胳膊肘伸平,手掌摊平,肯定得说着:

    “万块钱现金,拿来吧!”

    医生看得目瞪口呆,脸带着点红晕,不好意思的开口道:

    “我没有那么多现金,5000,好不好!”

    说着说着,他拿出了自己的黑色皮夹钱包,从里头拿出沓红花花的人民币。

    李肆看着钱到手后,果断得点了点头,说:

    “可以是可以,但是你知道我昨天的衣服去哪里了,主要是手机呢!”

    “欧!应该被人拿去洗了,好,你等等,我找他们去拿!”

    李肆看着医生大哥出去了,想要拿大哥的手机给张山打个电话,让他过来接自己,起去找那个出卖自己的剪辑师,因为李肆隐隐觉得此事觉不简单,可惜医生大哥手机只能看到屏保亮着,却根本打不开,手机密码什么的都不知道,手机再是个好东西,现在也是个铁疙瘩。

    气得李肆把那个破手机,随便扔,扔到了白色的蚕丝被上。

    为了消遣时间,李肆点燃了根烟,面无表情的夹在两指间,突然,他眉头紧皱,头疼的像要炸开样。

    烟已经燃到手指了他竟然没有发现,他就瘫坐在地上,头深深的扎下去。

    许久发出声深深的叹息,而后他把烟熄灭了,站起已经麻木了的下半身,光着脚慢慢往外挪,他推开了病房的门

    刺鼻的消毒水味,伴随而来的是股阴冷的风,无端的恐惧侵蚀着李肆,如果你的心里足够阴暗,在你看来那就是个断头台,而那些穿着苍白衣服的刽子手会随时要了你的命。

    人们说医院是个晦气的地方,布满死亡气息的地方,绝望,悲伤,害怕,他想逃离这里。

    现在的李肆,仿佛能听到来自地狱的声音,他在走廊的尽头,停下,上了电梯,按了层。

    电梯“叮”的声,李肆踏出了冰冷的电梯,看着熙熙攘攘的层大厅,确实比第十三层的总统套房看得有生气多了。

    那些坐在蓝色椅子上打点滴的病人,吊瓶滴答作响,就像再给每位穿着条纹病服的生命倒计时。

    李肆继续如同个行尸走肉样,往大厅的出口挪去,他在门口停住了,他感觉到冷风灌进了他单薄的病号服里。

    裸的脚踩到了稀疏的雪花上,脚心刺骨的冰冷,越痛,他就感觉好轻松,身体上的疼痛会减轻心头别人留下的巨大创伤。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