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六十五章 身世之谜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六十五章 身世之谜

    扶了扶厚眼镜片的医生,连忙推开了西装大叔,嘴里客气得说着“不用,不用!”

    眼里呼之欲出“哪里!哪里!”

    杨树林用指头指了指,尴尬得说:

    “刚刚这里还有的,可能我拍掉了吧!”

    杨树林看着医生不耐烦的点了点头,连忙说到:

    “我现在可以进去看看吗?我想看看我女儿杨杨!”

    医生低头摸了摸塞满钱鼓鼓的口袋,笑着说:

    “去的时候声音轻点,病人现在需要休息!”

    “好好好好,我们知道!”

    杨树林看着自己的女儿被慢慢推出了重症病房,终于欣慰的笑了。

    他慢慢跟了过去,直站着,看着病床上睡得安祥的女儿,他把她额头的碎发拨到了两旁。

    杨梓毫无血色的嘴唇动了动,卡纸白的脸上眉头紧锁。

    护士忙完手头的东西就都出去了,杨树林用手指轻轻抚平杨梓皱紧的眉头,嘴里呢喃着:

    “杨杨乖!杨杨乖!爸爸在呢!在呢!永远会陪在你身边,不会让你受半点委屈!你就算要天上的星星,我都会给你买来!”

    感受到温柔的杨梓嘴角慢慢勾,微微个弧度,笑了。

    杨树林也跟着笑了,辈子风风雨雨换不来儿女生平安,他脸无奈的看向窗外。

    卫诺像往常样,关心得问道:

    “主子,你这么关心小姐,小姐肯定会开心的,还有就是你为什么刚刚不好好问下那个医生啊!毕竟他拿了咱们三万块钱呢!”

    杨树林头都没有回,看着四处的大楼漆黑片,只有路灯还在继续亮着,老成得说:

    “那个人贪钱怕势,嘴里没句准话,不可信。”

    这下卫诺就不明白了,不解道:

    “不对呀!主子,刚刚你不仅低声下气还给他拍衣服呢!咱们家主子,何时对人这样谦卑了!”

    “哈哈哈哈!”

    杨树林爽朗的笑了,而后说:

    “你正好也提醒了我件事!刚刚那个人叫周贵民,想办法把他的医生执照弄掉吧!”

    “难道他和主子是旧相识吗?”

    杨树林回头看着脸狐疑的卫诺,白了眼,解释道:

    “刚刚给他拍衣服看的,这种人渣当医生,不配!当天医生就是祸害堆人啊!想想怎么让他翻不了身吧!”

    卫诺立马干起了老本行,当起马屁精,拍起马屁来:

    “主子这招真是高,点都不差当年!”

    杨梓听到耳边嘈杂声片,不满得呻吟了声,用脚也蹬了蹬被子。

    杨树林立马压低声音道:

    “你出去吧!小声点,我女儿要休息,还有,你先回去!把我交代的事,快去办!”

    杨树林踮起脚跟,步步,慢慢挪到杨梓身旁,拿起被扯掉的被子,把露出来的蓝色条形病号服全部盖住。

    看着只落出头的女儿,笑了笑,转眼想,怕她又乱动,把被子踢掉,这大冬天的,万感冒了就不好了。

    所以,把被子角往胳膊肘底下塞了塞,这样被子就不会踢就踢得没了。

    杨树林,这八年来,虽然因为工作,不怎么管这个任性的女儿,可是毕竟血浓于水,虽然既当爹又当妈很辛苦,但是为了自己唯的女儿,这算什么!

    “不对,不对,自己还有个女儿,温儿的女儿,得加派人手,加大搜索力度,就算把整个翻个底朝天,也要找到。”

    杨树林自言自语得说着,他好困好困,他好想在哪里眯会儿,反正现在已经四点多了,天就快亮了。

    他从旁边搬了个板凳,挨着女儿坐好,趴在床头,刚要睡觉,却发现,女儿脖子上什么时候多了个银色项链,他凑近看,拿起坠子摸了摸。

    好熟悉,这个钥匙项链好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他摸着钥匙的纹路,去寻找那段被遗忘的记忆。

    “是那个人的吗?”

    “会是那个人?”

    “不对,他已经死了,死了!”

    杨树林的睡意彻彻底底没有了,此刻,他的心里乱作团,那个晚上,他不想回忆,多少好哥们,被特种兵枪个,都死了。

    杨树林笑了,笑声回响在空空荡荡的走廊里,冷冽的笑声是诡异得,就像疯子样,让旁人看不懂,猜不透。

    当年,正是因为他们都死了,大大削弱了黎叔亲信的力量,而后,自己拿着集团继承人的信物,威逼利诱集团内部的老人,轻轻松松把夺掉本应该属于张山那个大侄子的切。

    他颤抖的声线低声得呢喃着:

    “对,这个项链就是那个人的!”

    可是,杨树林越想眉头越拧巴,心里不由质疑着:

    “怎么可能,他不是已经死了吗?”

    那晚的情景历历在目,蒙蒙细雨中,国境线茂密的原始森林里,特种兵张飞枪打死了好友郑同,那个自己10年的好哥们,没成想是警察派来的卧底。

    为了祖国,忍辱负重花费了10年青春,好不容易混到了黑道上的二把手,荣华富贵,至高权利都有了,最后竟然被自己最信任的挚友,枪打爆了头,可笑,可笑!

    想着想着,他再也笑不起来了,郑同死后,我不是命卫诺杀了郑同的妻儿吗?

    为什么现在这个项链会在这里,而且这个项链不可能是假的,他就是郑同,当年为自己儿子买的满岁生日礼物,只是直在道上混,怕给自己的妻儿带来杀身之祸,所以他长达9年只是默默得在角落里,看着自己的儿子慢慢长大。

    杨梓之前直是和李肆呆在起的,那样最可能给自己女儿戴上这个钥匙项链的,就只剩李肆了。

    “难道当年卫诺心存善念,没有杀掉那个人的孩子。”

    “李肆去年死的父母,是养父母,那亲生父母又会是谁?”

    “难道李肆就是郑林!”

    杨树林沉默了良久,蹑手蹑脚的把银色的项链上的小扣子解开,从女儿漂亮的锁骨上,摘下来这个可以代表某个人身份的项链,放在手里又仔细摸了摸纹路后,慢慢得放在外衣的口袋里。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