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六十四章 复杂医院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六十四章 复杂医院

    张山看着李肆苍白的脸,用手探了探他的鼻息,气若游丝,好在还有口气。

    张山心里那根紧绷的弦终于放下了,心有不甘的埋怨道:

    “你倒是在哪里都睡得着呀!大马路上,你也不怕冻死了。”

    张山看着橘黄色的灯光打在李肆苍白的面颊上,目露担心,他用手摸了摸“睡美人”的额头,摸张山的手不由颤抖了下,连忙抱起了地上的人儿,朝着车子的方向走去。

    徐老看到了这幕,连忙说:

    “少爷,这样不可,你怎么能抱他呢!”

    说着说着,徐老把拽过来个肌肉男。

    “少爷,让他抱吧!”

    张山看着这个比自己又高又壮的男的,大号的黑色西服,也挡不住快要涌出来的肌肉,眉头皱,大声骂到:

    “给我滚!”

    打手往后退了几步,把前方的道路让开了,看着自己家金枝玉叶的少爷,抱着个面生的男人,心中不由想歪了,自己家主子何时喜欢男生了,他好奇的看着愣在旁边的徐老。

    徐老看着自己家主子上车后,直接命司机把车开走了,神情悲哀,叹了口气,沙哑得说:

    “女大不中留呀!”

    傻大个打手看着愣愣得,最后呵呵得笑着说:

    “管家,少爷是男的,就算他们有搞基的嫌疑,也是攻!不是女孩子。”

    徐老刚听完时,习惯性的假笑,而后,心里咯噔下,发现不对后,不顾形象的用脚踢这个乱说话的保镖,骂道:

    “你嘲笑谁呢!那是主子,黎叔唯的儿子,你不想要命了。”

    保镖只是委屈得看着自己被不痛不痒得踢,不能也不敢会嘴。

    徐老也借机发表着自己的不满,自己养大的孩子,现在竟然为了别人,抛弃了自己,真是引狼入室啊!

    踢着踢着,他停下了脚,开始给张山打电话,无人接听的他,异常气恼,心里暗自把这笔账记到了李肆身上,就是他带坏我们家的少爷。

    张山的定制版手机,在大马路上奄奄息,空荡的街道上,雪花盖上了已经碎屏的手机,而手机铃声却回响在越来越深的夜里,在垃圾桶捡食的流浪狗,被惊吓的叫了几声了。

    总统病房里,张豪华型病床前的欧式皮质沙发上,安稳的坐着张山,他听着白大褂医生说:

    “少董,现在病人通过打点滴已经退烧了,没什么大碍!”

    张山摇了摇头,冷冷得说:

    “徐老爷子给你打过电话了。”

    主治医生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点了点头,没有再说句话。

    张山站了起来,拍了拍白大褂医生,而后走到了病床的侧,看着脸色已经红润过来的李肆说:

    “他什么时候会醒?”

    医生看着摸了摸上衣口袋的笔,说:

    “应该很快吧!但是他这几天应该很疲惫,或许明天早上吧!”

    张山扭了扭头,回头看着医生的双目,试探道:

    “你跟徐老爷子多久了?”

    “十余载!”

    张山点了点头,表示已听明白,继续道:

    “他不会有什么大碍吧!他为什么会昏睡这么久!”

    医生说:

    “这个还不确定,应该是温度骤降的原因吧!还有,要等血常规检查报告单出来,确定是细菌感染还是病毒感染导致的发烧再进行对症治疗的,多喝水,同时要注意做好保暖,增加全面的营养,这样,恢复得会比较快!”

    张山笑了笑,搭着医生的肩膀说:

    “好生伺候着这小子,切费用我承担,还有,你要记住,我才是少董,徐老最多是我义父,我敬他是长辈,你可不要站错队欧!”

    “是的是的!”

    张山看着医生的俯首称臣,嘴角勾,留下迷之微笑,推开门离去了。

    他重新坐上了劳斯莱斯,慢慢睡着了,司机行驶在沉睡的繁华都市里,去了著名设计师建造的古典型别墅

    时间为2017年1月25日,凌晨三点,长达十几个小时的手术终于结束了,手术室大门开了,陆陆续续出来了几个,换掉带血大褂的医生,杨树林猛地得站起身,拦住要走的医生,关切的问:

    “我女儿怎么样了!”

    医生看了看,眼前满是皱纹的西装大叔,有点生气的埋怨道:

    “你是里头那个女孩的父亲!”

    杨树林点了点头,顺便用手揉搓着已经变形的脸,他想让自己更加清醒点,好认真听清楚医生的每句话。

    医生拉长了大脸,怒斥:

    “你怎么做父亲的,会不会做父亲呀!你女儿有先天性心脏病,你不知道呀!”

    “什么!什么!”

    “你说什么!”

    “先天性心脏病,怎么可能!”

    杨树林不可置信的看着这切切,这个噩耗彻底让他的睡意烟消云散,他质疑得开口问到:

    “你会不会弄错了,我们家杨杨从小到大很健康的。”

    医生严肃得看着这个叱咤风云的人物,说:

    “我会弄错吗?我们场手术做到现在,你以为我闹着玩呀!图什么,图你的钱呀!”

    这样说,杨树林立马秒懂,大喊远处酣睡的卫诺:

    “卫诺,过来,别睡了,把钱拿来!”

    卫诺摸着睡意十足的迷糊大眼,朦朦胧胧听着主子的话,从手提的公务包里,拿出几沓人民币。

    杨树林接过钱后,塞给了医生,他后面陆陆续续又有几个护士出来了,把把医生推到了角落里,小声道:

    “您拿钱,也不能让太多人知道,我给你挡下。”

    “对了,我女儿真像你说的那样吗?”

    拿了钱的医生笑了,夸道:

    “你果然有眼色,很聪明,不过,你女儿的先天性心脏病,我也没有骗你,是真的,所以,你切记不能跟她生气,激动,切已她为先,饮食也要清淡点,好了,不早了,我要回去睡了,你也快回去吧!”

    杨树林看着这个得意洋洋的医生,心里莫名的窜着野火,他假装拍了拍医生胸前的白大褂,口里低头哈腰得道歉道:

    “对不起啊!我刚刚手脏呢!把你的衣服蹭脏了,你这里都脏了,我给你拍拍!”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