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六十三章 快冻死了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六十三章 快冻死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李肆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手机电量只有百分之8,很快就要低电量自动关机了,他连忙拨通了张山的电话,低沉得说:

    “张山,帮我个忙,好不好!”

    李肆听着冰冷手机外壳传来的热切的问候声:

    “嘿,你怎么了,为什么声音这么沙哑。”

    李肆如同受了委屈样,泪趁着夜色肆意的流淌,他哽咽得说:

    “我不知道我除了找你,还能找谁了,我现在在人民路与建设路的交叉路口,你派几个……打手过来找我,好不好。”

    张山的声音突然高了几个分贝:

    “打手,你要干吗?”

    李肆哭的更大声了:

    “你是不是朋友,是不是!”

    张山无奈之下,只好声音温和像哄宝宝样,哄这个大块头的大宝宝了:

    “是,是,好好好,我不问不问,人我立马让他们去接你。”

    李肆装腔作势的哭声渐渐小了,慢慢得说: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被道上的人给出卖了,我去警察局走了遭。”

    ……

    “喂喂喂!你说什么!”

    “你怎么挂了电话了呢!”

    ……

    张山有点气恼,这家伙用得着自己就用,用不着就翻脸不认人,简直就是喂不熟的狼呀!

    无奈的笑了笑,笑得笑得,细抿了口巴西原产的手磨咖啡,厚重的苦涩淡淡绕着舌尖,突然,张山立马从皮沙发上站起来,开始拨通李肆的电话,可是电话的另端始终没有人接听,打了五六次,只是听到话筒里那个不带任何感情的冰冷声音,不停得重复:

    “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the number 由 are dialling can not be connected for the in latter。”

    张山慌了,大叫:

    “徐叔,徐叔,快带几个打手,在给我备车,咱们出去趟。”

    徐老,从卧室里拿着张山的衣物出来,有点不开心得说:

    “少爷,现在已经不早了,这么晚出去不好吧!有什么事交给下人做就好。”

    冷着脸的张山,温怒的说:

    “你啰嗦什么,叫你去就去。”

    ……

    李肆看着黑了屏的手机,绝望得在空旷的大马路上,两旁都是萧条的大树。

    冷冽的北风卷起路边的枯枝败叶,他裹了裹自己身上的深蓝色呢子大衣,风吹着刚哭花的脸,脸上的泪珠被风刮成了小冰珠,随风而去后,只剩下脸上火辣辣的疼……

    橘黄色的路灯照着狼狈的李肆,灯光拉长了他的背影,长长的黑影像恶魔样,慢慢吞掉这个少年疯狂的青春。

    他站累了,脚酸了,隐隐约约中嗓子有些莫名的疼,轻咳了几声,喉咙里没痰,就吐了口唾沫。(李肆今天的话很多很多,所以嗓子疼,是应该的)

    而后他慢慢挪到路灯旁,蹲下身子,像猫咪样缩成团,眼皮渐渐沉重,他闭上了双眼,渐渐睡了过去。

    肚子咕咕的唱起了“空城计”,他的四周全是风,他不想在动下,又冷又饿又困,现在的他像极了年前。

    迷迷糊糊中,他再想,张山回来吗?不会就不会了,自己和他非亲非故,而且因为手机没电挂断的电话,那个傻子张定会认为是自己故意的。

    自己又何必将所有的筹码压在张山身上,是不是因为现在的自己什么都没有了。

    想得想得,李肆的眉头皱得都快拧成麻绳了,下意识的埋怨着学校里那些狐朋狗友,真他妈是当面套,背后套,果真靠不住,说卖就卖自己,起干的事,最后我差点从警察局里出不来了。

    他们到底怎么想的,亏自己平时对他们那么好,李肆的热泪,在迷迷糊糊中在眼眶打了几个转,还是流了下来。

    他是睡着了,动不动的窝在那里,身体渐渐冰冷,他的大脑也没有认识到危险的存在,任由藏在最心底的思绪主导着快要被冻死的躯壳。

    爱情,没了,以前对杨梓的幻想,现在彻底成了泡沫,“啪”碎得连渣都找不到了,友情,大难临头各自飞,李肆不想怪他们(特指大学宿舍的小伙伴),可是心寒呀!个个把自己当成万能的,遇到什么事,都把自己推出去,哪怕前面现在是万丈深渊。

    他们呢!恐怕连愧疚两个字是怎么写的都不知道,或许在他们眼里,这还是“抛砖引玉”的好事呢!

    李肆嘴角,完美的弧度……

    张飞早已经来到了与李肆约定的地点,可是这里,空空荡荡的,除了伤痕累累的流浪狗在“汪汪汪”的示威,在无任何生气。

    张山直伯着李肆的电话,50个未接电话了,次次的侥幸心理,最后都变成了绝望,最后,他直接把手机扔到了大马路上,手机边角已经被柏油路划了几个口子,他还不解气,走过去,用牛皮鞋鞋跟狠狠踩了几脚,高高举起,重重落下,手机钢化膜连同屏幕都碎了。

    他早已派人分散出去找了,可是都是没找到,张山再也沉不住气了,开始沿着马路,喊着:

    “李肆!李肆!”

    “李肆!你个龟孙子在哪里?”

    “我以后再也不利用你了,你到底在哪里?”

    “咱们不是好哥们吗?”

    ……

    ……

    无人回应,现在的张山有点懊悔了,早知道之前就应该在李肆手机安个定位来,要不是怕引起李肆的排斥,认为自己不信任他,就没有敢给他装,可是呢?

    现在,张山只求李肆平平安安!

    此刻已经凌晨1点了,人还是没有被找到,可是雪花已经洋洋洒洒的舞动着曼妙的舞姿……

    深夜的雪花总是比人白天看到的大,大的雪花渐渐打湿了张山的外套和头发,冷风吹,他打了个冷颤……

    突然,张山看到前方50米,路灯下有个黑影,他快步跑了过去,欣慰的笑了。

    他拍打掉李肆身上密密麻麻的雪花,赶紧脱掉自己身上的外套,把他裹的严严实实。

    而后摇晃了几下李肆,试图叫醒他,可是李肆依旧没有睁开那双能看透世人的眼睛。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