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三十八章 十年后相遇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三十八章 十年后相遇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杨梓终于冷静下来了,用细白的手划拉掉眼泪,说了句:

    “咱们分手吧!”

    杨梓的声音是那样的小,那样的小,可是还是让李肆万箭穿心。

    “为什么,为什么?”

    李肆看着杨梓的背影,李肆悲戚的大声道:“不要走,不要离开我。”

    杨梓转身,质问着:

    “你凭什么可以哭,该哭的是我好不好,你要搞清楚,你背的我都做了什么?是你亲手毁掉我们的未来?你还要我怎样,当没看到吗?”

    杨梓停顿了几秒,哽咽得说不下去了,而后继续道:

    “抱歉,我看到了。”

    没有人注意此刻的李肆,眼角全是泪光,没有人告诉他,他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什么……什么?”

    看戏的人已经把整个楼道都挤满了,他们都在嘲笑,嘲笑这个不可世的少年。

    过了会儿,阿福带着堆人马清场了。

    “散开,都散开。”

    “看你大爷,看什么看。”

    “再看就把你们的媳妇给操了。”

    “笑你妹,都是给别人养媳妇的人,还笑别人。”

    ……

    阿福笑嘻嘻的对底下的人说:

    “好了,好了,差不多够了,咱们可是办正事的人。”

    上课的铃声响了,再加上阿福弟兄们的侮辱谩骂,都散去了,阿福兄弟帮,在这个学校早已臭名昭著,谁不听他们的话,谁也快活够了。

    大厅下子空荡荡了,仿佛刚刚的切都是梦境,李肆都无暇顾及,他顺势瘫坐在地上,冰冷的花岗岩地板都快渐渐捂热了,可是他的心却还在冰窖里。

    阿福挥了挥手,示意黄毛卷发的那个兄弟过来,让那个兄弟把包递给自己,而后从里面拿出沓5厘米厚的小报。

    阿福直接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径直走到李肆面前,蹲了下来,说:

    “以前我敬你是条汉子,也算不打不相识。”

    阿福把把小报扔在李肆脸上,小报碰到李肆的头后,如花的散落地,是那么美,可是不是所有的美都会给人带来快乐。

    阿福近距离的说着,口里的酒味是那样的刺鼻浓烈:

    “好好看看,看看你做了什么,不过看你现在这个模样,你喜欢的应该是杨梓,杨大校花呀!那你为什么为什么……要碰……我的温鑫……我的温鑫。”

    阿福有点哽咽了,把拽住李肆的衣领,扑倒他后,用拳头狠狠的揍眼前这个不要脸的男人。

    “你明明知道我喜欢的是温鑫,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雨点般密集的拳头,毫不留情的砸向李肆,李肆混沌的目光里,没有任何生气,他没有还手,没有解释,甚至没有叫喊,连半句呻吟都没有。

    阿福觉得自己打的是具刚死的尸体,不,是沙袋。

    阿福住手了。

    李肆抹掉了嘴角往出溢的鲜血,说:

    “是你发的小报。”

    “是的,怎么了,允许你这样干,就不允许我们……”

    话还没说完,李肆像狼样扑倒他,鼻青脸肿到处挂着彩的他,现如今就像个野兽。

    他用劲全身力气的打,每拳只打要害。

    “兄弟们上”

    “大哥我们来救你。”

    阿福的弟兄想去阻止疯了的李肆,结果李肆把他们也全都打了个遍。

    眼角布满血丝的李肆,像个索命的鬼,如今代表着死亡。

    他去踢去踹,左勾拳右肘击……

    寡不敌众的他倒下了,爬起了,继续打,倒下了,继续……

    警察来了,不分青红皂白的拷起了闹事的五人。

    穿着制服的警察,把李肆塞进了“呜啊呜”的警车里。

    好多人,学校有好多人在看戏,他们嘴里的零食没有停,怀里的女朋友嘴里吧唧吧唧的响,脸上笑嘻嘻的目送着李肆他们离开。

    还是那句话,对于看戏的人来说,什么天大的事都是破事,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这就是个冷漠的世界,永远都是。

    ……

    正在调查国际走私案件的张飞,听到大学生因果然被打,立马就赶了过来。

    他这么多年,只要遇到与小郑林年纪相仿的涉案人员都要跑过来看看。

    所有的属下早已经熟悉了他们的上司原来好这口。

    而张飞在意是这些少年脖子上,有没有那个梦里经常出现的项链,或者……

    张飞没有放过丝线索,可是时间就这样天天的过去了,已经10年了,他到底在哪里?哪里?

    他也从个有为青年成了快退休的老人了。

    张飞的时间不多了。

    张飞把自己的儿子张山,从小扔到旁自由发展,天天去满世界找其他人的儿子,天忙到晚,自己只有妈妈,还有徐老(黎叔那边的管家)。

    这切的切都是张家的个不能说的秘密。

    你或许觉得很诡异,就连张山都认为自己不是亲生的,或许自己就是,直都是黎叔的儿子,或许在张飞心里直都是介意的,只是嘴上不说而已。

    从小到大,父子俩的隔阂随着时间老人的步伐,这份裂缝也越来越深,深到可以吞掉血缘,甚至生命。

    张飞没有认出眼前的这个人,就是自己找了十年的孩子,就是自己的好朋友郑同的遗孤。

    ……

    张飞脸不屑的审问道:

    “你们打得够狠的。”

    李肆不语。

    “你们个学校的。”

    李肆点了点头。

    “你们为什么要打架?”

    李肆抬头看了眼这个与父亲年纪差不多的叔叔,安静了。

    如果自己的爸爸还活着,不管是记忆深处的还是记忆里面的,那该有多好!

    “死了就是死了。”

    李肆暗自嘀咕了句。

    “你说什么,重说遍。”

    李肆面无表情的反问道:

    “你又说什么,刚刚我也没听到。”

    张飞开始认真打量着这个少年,他发现他是条汉子,人也挺聪明的,就假装怒意道:

    “你都多大了,是没文化还是没礼貌,处理事情的能力就和初中生样,打打杀杀。”

    “你以为这样很牛掰,很厉害,是不是?”

    李肆认认真真的看着张飞的眼瞳,淡淡的说了句:

    “没有。”

    “那你为什么打架。”

    “他先动手的。”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