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三十六章 被人下药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三十六章 被人下药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温鑫感到体内那被撕裂的痛楚时,她开始叫喊,随后,她的嘴被堵住了。

    他是那样无所顾忌的索取,她尽量的满足他,尽管身下已经淤青肆意了。

    她有种奇妙的感觉,但是,绝对不是快乐,好像是有点莫名的伤感……

    她昏昏沉沉的睡着了……

    当第二天的太阳,再次照进小屋,仍然还亮的节能灯,微微亮着的光变得那样平凡。

    温鑫发现床单上被阴了的血迹,已经干了。

    而地上散落的纸条上,是斗大的三个字“对不起”。

    她哭了,嚎啕大哭。

    切的开始,由自己开始,而自己却没办法,没勇气善后。

    2017年1月20日,晴,早上7点49分

    杨梓发现李肆到现在还没有来,以前的李肆从来都没有迟到过,更何况今天8点是要专业课考试的,这个不考,肯定是要补考的,要么就是重修。

    杨梓不敢想下去了,她刚开始给李肆发语音消息,后来就是打电话,可是还是无人接听。

    杨梓走进了考场,她朝着走廊的方向,看了良久,她站在门口,停了下来。

    “喂,同学,你是要进来还是不进来,等等就发考卷呀!”

    “好的,老师。”

    杨梓无奈之下还是进了考场,两个小时过去了,还是没有人影,期间杨梓无数次抬头看向门口的方向。

    直到最后交卷,老师离开了,李肆还是没有来。

    杨梓觉得文章和人间蒸发了样,有种不祥预感,在自己心头萦绕。

    “李肆现在到底在哪里?”

    “他为什么不来考试?”

    “为什么!为什么?”

    ……

    杨梓不敢想下去了,她离开这个已经空掉的教室。

    李肆觉醒来,发现自己怀里抱着的竟然是全身雪白的温鑫时,大脑片空白。

    脑海里冒出以下的字眼!

    “我不是做梦吗?”

    “怎么真上了,怎么能真上了?”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这里又是那里?”

    他掀被子,的他想去捡自己散落地的衣服,却发现床单上已经干掉的处子血。

    他的头瞬间就要爆了,又是几个大字铺满大脑:

    “她竟然还是个雏儿?”

    “她会不会怀孕?”

    “我要不要对她负责?”

    “杨梓怎么办?”

    “不对,昨天我们不是在吃饭吗?怎么吃饭吃的上床了。”

    ……

    越想李肆的头就仿佛如足球样,被两个足球队去抢,而后拼命的踢,从而导致了现在的脑震荡。

    (可能是因为春药的副作用,也可能是昨天晚上为了保持清醒,头撞上了墙。)

    他点着脚丫小心翼翼的走开,生怕吵醒睡得安祥的温鑫。

    你们可能要骂李肆王八蛋,吃干抹净就开溜,其实现在的李肆,还没有想好如何面对她,面对自己对白天鹅竟然干了那种事。

    突然,他脚踩到了粉色蕾丝胸罩,慢慢挪开后,又踩到了蓝色内裤……

    他咽了两下口水,心里想着这样无处下脚的狼藉场面,是自己干的吗?

    像自己干的吗?

    分明是狼吧!

    他捡起楼梯上散落的衣物,胡乱的套在自己头上,下楼了,看了看桌上昨天的好吃的,咽了咽口水,把红烧肉胡乱的塞嘴里,嚼着肉,推开了未锁的门,离开了。

    早上的冬天,冷死人不偿命,天还没亮透,带着夜的死气,吐口气都可以变成白色的雾。

    李肆早已经忘掉了专业课考试,他现在只想找个地方安静下,他趁着天还没全亮,回到学校,打开车门,脚油门,奔向了医院,因为连他自己都觉得昨天发生的事太过蹊跷。

    而且也太诡异了吧!

    李肆总觉得傍晚去给温鑫过个生日,就把她泡了,可能吗?打死也不可能?

    自己就喝了罐啤酒,就酒后乱性,这也太荒唐了,自己以前整箱喝都没事。

    李肆大脑随后被自己个填满:

    “头为什么会怎么痛?”

    “是脑震荡吗?”

    “脑袋里会有积血吗?”

    “自己会死吗?”

    想得想得,他开了窗子,加快车速,飞向医院。

    早醒来,发现都是堆破事,李肆的头更大了,他越来越想知道昨天发生了什么?

    而且,对于昨天的事,好像在那罐啤酒后,就断片了,后来发生了什么,什么?

    李肆头好痛,他试图去找寻答案,却被股神秘的力量打回原形,刚要看清楚的记忆就那样轻易的被人抹掉了。

    他个急刹车,身体伴随重力向前倾,他后知后觉,却发现已经闯了个红灯,还差点撞到个骑电瓶车的大爷。

    终于到达了市中心医院,已经八点了,医院也正好上班了,挂号时,他下意识摸裤子,手机没有了,手机竟然不在自己兜里,他神色有几许不自然,细想了下,李肆觉得落在面馆的可能性极大,眉头紧锁,脸色的颜色也沉重了几分。

    他屁股坐在人数不多的走廊,鼻子里全是医院特有的消毒水味道,他四处张望了下,继续百无聊赖的等血液检查报告和尿检单。

    两个小时过去了,李肆看了看自己的手腕上的手表,已经10点了,他肚子好饿,他无聊到开始把玩手表,摘下来再戴上去,戴上去又摘上来,如坐针毡的他终于等到检查报告单出来,他拿好单子去了医生那里。

    李肆把单子递过去后,认认真真的看着带着厚厚眼镜片的50多的医生,医生看了好多眼单子,又看了看眼前这个年纪轻轻的男子,不可置信的开了口:

    “小伙子,你才多少岁,怎么可以吃过量壮阳的东西!”

    “什么,你说什么!”

    “怎么可能?”

    李肆张大自己的嘴巴,强烈的质疑着这个医生。

    医生推了推厚眼镜,把单子直接递了过来,指给李肆看:

    “怎么不可能,你看看你的尿检报告单,性激素超标,还有堆都是常见的春药成分,你看,这个比酸睾酮,甲基素,苯丙酸诺龙,这都超了多少了,如果你实在**低下,可以食疗嘛?”

    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继续说着:

    看清爽的小说就到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