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学渣威龙最新章节 → 第八十六章 再次进宫

学渣威龙最 第八十六章 再次进宫

    是的,冒险,我们没有别办法,这世上没有医傻子的药,但有医治精神病的方法,其中有项是电击疗法。”

    “怎么你想电击皇上,在现代社会电击疗法是颇有争议的,我们还是慎用吧。”

    “是的,在我们那个年代已经没有那样的治疗方法了,但在这个时空里,我们只能试下,也许会有奇迹出现,当然也可能会皇上更加的傻。”

    “这么说是有风险的了?”

    “是的,要不怎么说是冒险呢。”

    “贝琳达,你身体里的电会不会电死皇上呢?”

    “当然不会,我输出的电流不超过六十伏,至多皇上会被电得全身痉挛,命是不会丢的。”

    “还好,我怕电死了皇上我们就出不了宫了,那就什么事也做不成了。”

    “事情紧急,只有试试了,明天我们就这么……这么……做。”

    辛鸣听了贝琳达的交待,不禁大叫好办法,但同时也担心如果真的电死的皇上,机器人也未必能保得了自己了的小命!

    第二天辛鸣带上贝琳达来到荣王府,荣王再备顶轿,带上他们匆匆去上朝。

    进了宫,辛鸣跟在荣王的后面,而贝琳达依旧提着药箱紧紧相随,来到崇政殿,百官尚未到齐,荣王立在他的朝班位置,辛鸣两人就站在他的身后,他的旁边就是左丞相陆秀夫,他和贾似道并称左可丞相,可是论实权当然比不过贾似道。

    皇上还没临朝,谢太后的两名太监已经来到,近来皇上起居皆由他们负责,主要是监督皇上不能乱性。

    荣王看了对面,贾似道还没来,他知道前几天贾似道已经上过次朝了,近期应该不会来了,就算有什么事,有皇上身边的春夏秋冬四夫人,就能完全给丞相府传达了。

    这时,皇上临朝,百官山呼万岁,这时贾似道又走了进来,群臣都呼其为周公,他骄横地立在中间道:“皇上,臣来晚了。”

    “相父,您不是十天才朝吗,怎么今天又来上朝了?”皇上赵补禥道。

    “皇上,臣昨日从广州选来几名秀女,要急着送给皇上,所以,今天再次来朝了。”

    “有美女?!在哪里,在哪里?……”赵禥站了起来张望。

    “皇上……”他身边的太监提醒他,暗示自己可是谢太后派来的,让皇上不要太放肆。

    “相父,这个……”皇上毕竟还是怕谢太后的。

    “皇上,实不相瞒,前些日子,您大病初愈,臣不敢进献女色,现在皇上龙体康健,是以才敢为皇上选秀,这些秀女是臣花了大价钱从民间精选而来,个个如花似玉,水水嬾嬾,臣已经把她们送到福宁殿内了。”

    “相父果然办事精干,赏千金!”

    “谢皇上。”

    陆秀夫气得吹胡子瞪眼,但也耐何不得,眼下要紧的事他还没插上嘴,这会看皇上落下话头就说道:“皇上,臣有事禀报。”

    “陆爱卿,什么事快快奏来,朕还有紧事要办呢,嘻嘻。”皇上除了对女色之事有点智商和情商之外,别的概不感兴趣。

    “皇上,襄阳守将吕文焕派人送来消息,忽必烈的水军已经造成,有千艘战船,水军十万,已经把襄阳围困,吕文焕深感忧虑,所以,他请求朝廷速造精良战舰增援襄阳,不然,襄阳就会被攻下,襄阳失,荆湖线则无险可守了!所以,臣请求皇上下旨命人督造战船,以备助守襄阳!”

    不等皇上发话,贾似道就说道:“左丞相所说真是危言耸听,据我所知,吕文焕才兼文武,擅知兵法,拒敌有术,自忽必烈攻打襄阳以来,用了兵力不下三十万,四年的时间了,愣是没打进襄阳,有吕将军在,襄阳就绝不会破,要说造战舰,我认为没有必要,襄阳能守住几年的时间,用将固然是个方面,另个原因就是襄阳确实是个易守难攻的城池,他内有坚墙利箭,外有汉水拱卫,他忽必烈就是再攻上五年,也难动襄阳分毫!我们大宋已经有战舰几千艘,虽然船体偏小,但也能经风浪,这些船保护临安是绰绰有余的,根本不需要开往襄阳增援,试想下,再造战舰岂不是劳民伤财了。”

    “皇上,忽必烈的战舰船体高大,有铁皮包裹的掩体,各种军品完备无缺,我们战舰跟他们比起来优劣立见高下,不战已知胜负!皇上请三思。”

    “够了,陆爱卿,相父为国操劳计无遗算,先皇在的时候尚且称他为师臣,你又有什么资格质疑相父的决策呢,再说了,襄阳几年以来都没有事,怎么到你嘴里就岌岌可危了!”

    “皇上,吕将军所说确实属实,再没有万全之策,恐怕襄阳就保不住了!”

    “胡说,我听相父说当年和忽必烈在荆湖线僵持,相父把忽必烈打得是落花流水,还缴获了八十匹战马,相父说忽必烈不过是外强中干,实则不堪击的,前几日相父还说,如果忽必烈再敢造次,就亲自去教训忽必烈,所以,有相父在,我大宋就稳如磐石,相父可当百万兵,众位爱卿不必担忧,尽管放心喝酒听曲就是了,嘻嘻。“

    辛鸣听,这皇上果然智力堪忧!

    辛鸣用手顶了顶荣王的后背,荣王说道:“皇上,盐帮忠君爱国,请赦免他们的无妄之罪。”

    “王爷,上次您也提过此事,我已经给皇上解释过了,为什么又要翻出此事来理论呢?况且我已经下令于本月底处决盐帮的晏莺莺,为的是引出盐帮,然后网打尽,不知道为什么王爷为什么非要整出个忠君爱国的论调来掩饰盐帮的罪行。”

    “皇上,贾丞相所言不实,我们大宋的盐政确有弊端,应该改革,不然,百姓深受其苦,得其利益的只不过是少数的权贵罢了!”

    荣王的矛头直指贾似道,因为盐政是他手包办的,也就是说国家盐政的税收并没有流进国库,而是进了贾府的金库。

    “父王,相父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所做的切全都是为了我们大宋。”

    “皇上只知袒护他,却不知我们大宋已经四面楚歌了,唉……”

    “父王,这些小事就由相父说了算吧,我们大宋没了谁都行,就是不能没有相父啊。”

    贾似道扬起高傲的头,轻轻拈了下胡须。

    皇上挂念着刚刚进献的美人,所以想早点退朝,他不耐烦地摆了摆手,太监高呼道:“退……朝……!”

    众官散去,大殿之下除了荣王和辛鸣贝琳达没有走,贾似道也留了下来,因为贾似道看到荣王故意在后面逗留,他怕皇上毕竟和荣王是亲爷俩,别暗中整出不利于他的事情来,所以,他也没有走。

    “王爷,您还没走呢,这是……?”

    听贾似道问询,荣王道:“丞相,本王关心皇上龙体,所以就带着辛神医来为皇上复查来了。”

    “原来你就是辛神医,你的名声可是比本相都要大了。”

    “学生不敢,学生只是个书院的学渣而已。”

    “呵呵呵呵,辛神医,皇上的龙体已经恢复,又有复查的必要吗?”

    “当然有,皇上大病初愈,还要开点药调理下为上,难道丞相大人不想皇上龙体康泰吗?”

    贾似道脸绿说道:“大胆!”

    “贾丞相,多说无益,我们要去福宁宫为皇上复查了,您要跟来还是……?”

    “本相就跟随你们道进去。”贾似道心想,我看你们能整出什么花样来。

    荣王无奈,只好和他同去了福宁宫。

    刚来到宫门口,只听到里面传出了阵银声郎语……

    公告:免费小说app安卓,支持安卓,苹果,告别切广告,请关注微信公众号进入下载安装 zuopingshuji 按住三秒复制!!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