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学渣威龙最新章节 → 第六十九章 独门十二针

学渣威龙最 第六十九章 独门十二针

    挥笔而就个处方,辛鸣潇洒地把笔递给贝琳达,然后交给了管家道:“立即拿药,马上煎服!”

    管家接过,看了眼荣王,荣王示意下去抓药,当然他的府中自有卸赐的太医,不过在他府中就不叫做太医了,叫郎中,管家下去交待郎中就可了。

    那边郎中抓药煎药,辛鸣坐下来,心里不禁在想刚才的幕,他不明白为什么瞬间自己能够跟专业医生样言说病情,并且熟练地开出个几十味药的方子,更为不可思议的是以往不会写的繁体字,这次也熟练地写了出来,要知道,在以往可是写不了几个繁体字的啊!

    辛鸣看了眼贝琳达,她依然提着药箱,在旁边站着,低垂着头,他知道这切肯定是贝琳达在暗中帮忙,但刚才说话写方子确实是自己所为啊,而且整个方子的药名现在还在自己的脑子里装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王爷,药好了,您请用。”管家端药进了门。

    辛鸣摆手道:“好难闻哦。”

    贝琳达狠狠地瞅了他眼,然后他就笑咪咪地道:“王爷,您请用,您请用。”

    荣王吹了口气,接着把药慢慢地饮下。

    药刚入肚,荣王就感觉股清凉自胸口往上冒,夹带着种痒痒的感觉,随着声咳嗽,就要吐痰,管家马上拿过痰盂,荣王又咳嗽两声,马上趴在盂上开始吐恶痰,会工夫,吐了有半升之多。

    荣王吐出恶痰,立觉神清气爽,站起来感觉脚步轻盈,周身舒畅,精神焕发,管家喜道:“王爷,您可是精神多了。‘

    “是啊,本王感觉就象去了场大病,有说不出的畅快感,辛同学,不,辛大夫,你的药可是立杆见影啊,看你年纪轻轻就有如此老道,果然不亏是草药世家!”

    辛鸣看荣王的病好了,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地,他吹道:“王爷,这只是不起眼的小病而已,实在算不什么,当然别看是小病,若是放在庸医手里,那可就是小病治成大病了,我们辛家是草药世家,给人看病也有点绝活的,我爷爷的时候,不但四处收草药,而且还走街窜巷给人治病,那可真是药到病除,起死回生啊,无论是什么病,只要有口气,他老人家都能给他治好,我爷爷人称“赛华佗”!那叫个神,听说他能把溺水三天的人救活,傻子也能治成状元!”

    辛鸣可劲地吹,荣王却坐不住了,特别是听到最后句傻子也能治成状元的时候,他的双眼放光,不禁走到了辛鸣的面前,辛鸣站起来,荣王把抓住他的手道:“你的医术比你爷爷如何?”

    “长江后浪推前浪,代更比代强,王爷,我可不是吹……”

    “行了,别说了,神人哪,我们赵家有救了,有救了!辛大夫,走,我们立即进宫!等治好皇上的之后,本王还有要事相商!”

    辛鸣听要进宫,多少还是有点怕,不管你贝琳达是用的什么方法帮的我,可进宫出了差错,那可不是逐出宫的事情了,是要掉脑袋的,他正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贝琳达用手在他后背掐了下,辛鸣这才道:“王爷,我们进宫。”

    荣王府离皇宫有段路程,荣王专门为辛鸣两人备了轿,路直朝皇宫而去。

    皇宫在临安城南部的凤凰山脚下,皇宫背靠钱塘江,毗邻西湖,付水秀山明。

    轿子从南门丽正门停下,辛鸣等人跟着荣王进了皇宫,早有人跑着先去送信,说有人揭了皇榜要来为皇上治病了。

    从丽正门前行,红过了大庆殿、垂拱殿、紫宸殿,行人进入内殿福宁殿。

    福宁殿在后宫最前方,是皇上的寝宫,自从皇上病后就没出寝宫。

    福宁殿内,几位太医正在商量着病情,还有谢太后和全皇后也在。

    谢太后是荣王皇嫂,荣王先跪拜了谢太后,后面辛鸣和贝琳跟着参拜,然后荣王又风过皇后,自然他是不用跪了,辛鸣和贝琳又是通参拜,辛鸣直叹古人真是太辛苦了!

    “太后,这位辛大夫就是揭皇榜的人,他叫辛鸣。”

    谢太后比荣略大几岁,两旁两名宫女不离左右,她看了眼辛鸣道:“辛鸣?老身并未听闻天下有此名医啊。”

    全皇后不到三十岁,生得风华绝代,她也说道:“是啊,未闻有辛鸣。”

    荣王道:“太后,皇后,你们不必怀疑,刚才在我府中已经验试过了,辛大夫副药就治好了我的病,虽然是小疾,但足见他的医术不凡哪。”

    “既然是荣王见识过了,又有何怀疑呢,快让他进去为皇上诊治吧。”

    “是,太后。”荣王领着辛鸣和贝琳达来到了皇上的榻前。

    龙榻之上躺着赵禥,他已经昏迷几天了,两名太医用的药也喂不进去,真得直搓手,可也没办法。

    辛鸣看药都进不去了,贝琳达就算能用药,也枉然了啊,万皇上死翘翘了,还不得把帐算在自己头上?这样想,不禁出了冷汗!

    贝琳达再次切换到透视眼模式,全身扫过遍,皇上没有明显处病灶!

    辛鸣依旧做样子把脉,看了眼贝琳达,贝琳达此时已经得出了结论,原来皇上是酒色伤身,纵欲过度,以至人事不清!

    辛鸣正不知如何是好之时,脑后被贝琳达点了下,接着辛鸣对旁的荣王道:“王爷,皇上的病是因为日夜操劳所致,已经病得不清了。”

    “日夜操劳?”荣王立即明白了辛鸣的意思,所谓的日夜操劳,当然就是纵欲过度!

    荣王问道:“辛大夫,皇上的病可有办法治?”

    “皇上已经昏迷,就算用药也是枉然啊。”

    “难道……难道就没人办法了吗?”荣王焦急道。

    “荣王放心,有我辛鸣在保管皇上没事的,虽然现在药不能用,但针是可以用的。”

    “你是说给皇上针灸?”

    “是的,用我辛门十二针为皇上施针,保证皇上能醒过来,只要皇上醒来,就能施以汤药了,也就药到病除了。”

    “好好好,请辛大夫施针。”

    贝琳达打开药箱取出银针,辛鸣指挥两个小太监给皇上脱需要施针地方的衣服,转眼间,皇上从头到脚扎满了针。

    不到半个时辰,辛鸣把针取下收好,荣王看了问道:“辛大夫,皇上能醒过来吗?”

    “你放心,我这辛门十二针从没失过手。”辛鸣唯有吹牛才能为自己打气。

    荣王看着皇上,突然间,他看到皇上的嘴巴微微动了下,荣王叫道:“皇上……”

    皇上慢慢睁开了眼睛,看到了荣王,嘴巴动道:“父……王……”

    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小说app,无广告、破防盗版、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微信公众号 appxsyd (按住三秒复制) 下载免费阅读器!!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