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升官有道最新章节 →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事态不是那么美好

升官有道最 第六百八十八章 事态不是那么美好

    秦卫红这个人吴英很了解,做事不行,不稳重,没有计谋,不可能成大事,要不是她的表妹蒋启云,不要说提拔,做个中层干部都不合格,但是中国的官场不是按照能力来评价个干部的,重要的是背景。

    吴英想到现在是别人求自己,是请自己出面处理问题,于是不紧不慢的拿起电话“喂”了声后,问,秦主任,你学习结束了,最近家里发生点事情,否则,定给你接风洗尘,打电话过来找自己有什么事情吗?都是老同事了,什么事情尽管说,都好商量。

    吴英认为只要是黄天求着自己去摆平吴家雄,那么自己就要好好的摆个架子,杀杀黄天的威风,发泄自己最近的不满。

    秦卫红和吴英同事几年,太了解这个人的德行和每句话里面的内容,听吴英说话的声音,就判断出,吴英必定是对刚刚开发区发生的切全都不知情,于是秦卫红低声对吴英说,吴副主任,开发区这边今天出大事了。

    吴英听,心里不由得喜,嘴上依旧是副慢条斯理的样子说,秦副主任,开发区那边最近直多事,人员很不安定啊,今天又出什么事情了?是不是又有人闹事还是谁被黄天调整走了。

    秦卫红心里想,吴英你个老三八,和老娘玩什么阴的,真要和老娘玩,你那边德行还不够资格,很是不满意的说,吴副主任,看来您是真的不知道开发区这边今天早上的情况啊,今天您的弟弟吴家雄早上带着帮人冲进开发区管委会楼大厅,把楼下的办公设施给砸坏了,还野蛮的打伤了顾元红副主任,问题很是严重啊。

    吴英还是那副不在乎的样子说,真的,还有这样的事情,作为开发区领导班子成员,我是真的很抱歉发生这样的事情。吴家雄最近因为父母的事情可能脾气不太好,不过如此做是太过分了。

    什么事情不能通过合法的途径解释呢?不过,你即使打电话过来,我恐怕是管不了了,我的弟弟吴家雄和我早就分开过日子,每个人有自己的思维,他要干什么是他自己的自由,别人无法干涉啊。

    吴英就等着黄天给她打电话,到时候自己才能摆出架子,个秦卫红出面就想让自己出面去摆平弟弟,自己也是太没面子了。秦卫红听了吴英的话,心里知道,吴英这是对自己话里的意思理解有了偏差,以为是吴家雄闹事这边没有办法控制,打电话让她出面的。

    秦卫红心里想,吴英,你也太不是东西了,这点儿科老娘都能知道,别人能不知道,如此的说来吴家雄的事情你肯定是知道的,说不定就是你蛊惑的,这样来那不是害了吴家雄吗,于是很官话的说:

    “吴副主任,我打电话不是请你出面劝说吴家雄什么,只是告诉你吴家雄现在已经被公安局给抓走了,黄天当时在现场就已经对这件事情进行了定性,说吴家雄是冲击政府机关,打砸政府财物,若真是这样,吴副主任,这次吴家雄的祸算是闯大了。”

    吴英想不到是这样,下子直起腰问秦卫红,秦主任,你说什么?吴家雄被公安局的人给抓了?吴家雄到底犯了什么错误,公安机关凭什么胡乱抓,我要去和他们的局长刘成伟理论番,要个说法。

    秦卫红心里想,就你这点资格,刘成伟见都不会见你,嘴上说,理由很简单,黄天已经说了,聚众冲击政府机关,吴副主任,黄天给他安的罪名还挺重啊,只要这个罪名成立,那就不是拘留的问题,估计不做几年,那是不现实的。

    吴英跌坐在座位上,想不到是这样的结果,吴家雄现在是处处被动,人家根本不是求自己,如果要想吴家雄不出事,估计自己出面求黄天,黄天都不会给面子,于是问,吴家雄今天早上是不是见到黄天?

    秦卫红明白吴英话里的意思,吴家雄让黄天难堪没有,是不是跟黄天动起了手。秦卫红心里就想,吴英,你的那点花花肠子,根本不是黄天的对手,到了这个时候还想这些没有用的东西,于是说:

    “吴副主任,吴家雄闹事的目的,那就是想见到黄天了要个说法,或者和黄天来个正面的交涉,可是黄天根本就不想给他机会,所以和黄天见面的时候,吴家雄当时已经被公安局的人给控制住了。”

    吴英听了这话,恨恨的从嘴里蹦出两个字,妈的。本来,刚刚听到秦卫红跟自己说出吴家雄被抓的消息时,心里还保留着丝幻想,他觉的,吴家雄不管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弟弟,就算他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做出的事情的确有些出格,但是,黄天看在自己的面子上,总要从轻处理此事。

    当从秦卫红的嘴里说出黄天当场竟然将这件事的定性为冲击政府机关的行为时,她的头下子蒙了,已经意识到,吴家雄的鲁莽行为正好给了黄天个契机,他很可能要利用这件事做些文章。

    奶奶的,市纪委已经进驻开发区,这不是给自己添乱吗?

    吴英现在有些后悔,当初明知道黄天很难对付,为什么贾大奎和弟弟见面的时候,授意弟弟继续胡闹,自己明知道这是不正确的行为,却没有阻碍,同意弟弟去闹事,自己等于是无声的纵容了他的行为,现在造成这样的严重后果,到最后竟然害了自己的弟弟。

    吴英虽然恨弟弟为了补偿和自己最近直在闹矛盾,但是也不希望为了赔偿的事把弟弟弄进去段时间,那不是等于给自己弄个别人看笑话的口舌,都是自己为了前途不顾及弟弟家的情况,导致弟弟对签订的协议存在不同意见,所以就闹事,所以就被抓了进去。

    吴英知道,此事情发生后,黄天肯定想到和自己有关系,早就不想再看到自己,自己这个时候给黄天打电话等于是自找苦吃,而且以自己的资格黄天根本就不会给自己任何的希望,后来想到了表妹蒋启云,认为她是常务副县长,资格比黄天还老,只要蒋启云说话,黄天会给面子的。

    领导和谐,那是必须的。

    蒋启云最近心里直不是很爽快,最近市里的干部在酝酿调整,她想继续前进步,找到了自己的靠山,赔了自己的身体还有其他的,到最后靠山却说,你现在的位置已经很让人眼红,要是在前进步,那不是给别人找口舌吗?你还是在下面再锻炼段时间,弄到县委副书记的位置上,提拔个县长混着上来弄个妇联、台办的领导人。

    蒋启云心里很是不爽,奶奶的,比自己年轻的女干部做把手多的是,就说临县的洪河县长,那可是30刚出头的女人,谈资格和条件蒋启云都认为不如自己,别的女人能够做县长她为什么不能做?

    靠山既然不肯帮忙,蒋启云知道自己多说什么都是无益的,回到青龙直不是很开心,接到了吴英的电话,吴英在电话里,带着哭声汇报了弟弟的情况,那就是被开发区定性为冲击政府机关,已经被公安局带走。

    蒋启云听到这里,很是生气,奶奶的,这个贾大奎是怎么落实自己的要求的,闹事可以,为什么打砸办公大楼的设备,还打人,那不是典型的无事找事给人口舌吗,嘴上还是安慰吴英说,表姐,你不要担心,我让下面的人到公安那边去问问,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误会?

    很快,贾大奎那边反馈来的信息说,蒋县长,我刚才和公安局的分管副局长联系,那边回答说,吴家雄的事情现在开发区是盯着不放,所以他们也没有办法私下解决,只能按照相关的程序走相关的手续,估计吴家雄坐几年牢那是必须的。

    听到这里,蒋启云很是生气的问,当时你是怎么叫他做的?

    贾大奎也很是委屈的说,蒋副县长,我当时只是把事情的真相告诉他,吴英签订20万的补偿协议那是开发区领导人所逼,如果吴英要是不签订,很有可能被纪委调查,所以要想解决问题不是家庭内部闹起来,重要的是让开发区屈服。吴家雄于是就说组织人员去闹事,我当时想也就是上访什么的,谁也没有想到他是雇佣社会上的混混去打砸。

    蒋启云很是严厉的问,他当时是不是告诉要这么做,你阻拦了吗?

    贾大奎知道蒋启云前面自己不可能说什么假话蒙蔽她,说,他当时这么说,我认为不过是说说而已,没有阻碍,当时心里想的就是如何给黄天难看,没有想到后面的结果,这是我的失误。

    蒋启云欺的骂了贾大奎声,挂了电话,考虑了很久,最后向自己给黄天去电话,他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人物。可是想到黄天肯定不会鸟自己,到时候还不是自取其辱,无奈之下,走进隔壁程振义的办公室,他是官场老江湖,肯定能想到解决的办法。

    蒋启云心急火燎的把事情跟程振义说了边,说,吴家雄现在被黄天的人控制了,下面该如何办?

    程振义听后也有些发愣,想不到蒋启云副县长仗着自己有后台,就让下面的人如此胡闹,根本就不讲什么政治,那是典型的没有心机的人,你的亲戚去开发区打砸闹事,如果黄天给面子,那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不给面子,上纲上线,那就是很严重的事情。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