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学渣威龙最新章节 → 第四十一章 皇上傻点还好色

学渣威龙最 第四十一章 皇上傻点还好色

    高速飞来的船正是当朝丞相贾似道府上的游船,贾似道在西湖葛岭有座精美绝伦的府邸,是宋度宗也就是当朝皇上赵禥所赐建,贾似道深得度宗宠信,得以每十日上朝次,天天在府中寻欢乐醉生梦死,过着极其奢华的生活,今天他刚纳了两个小妾,为了讨她们欢心,专程带她们来游玩西湖。

    船舫直冲辛鸣他们的船而来,辛鸣喊道:“大胆,快转头!”

    “往哪转?!”

    “往左往左啊!”

    “好!”

    陈大胆用力划船,船头刚转向左边,横过之后,正要往东划去去,没成想船舫也偏了方向,再次朝小船撞来!

    船上几名恶奴发出了得意的嗷叫!

    “辛同学,他们摆明了是故意的,贾似道的恶奴经常在湖上横冲直撞,看到船翻他们才高兴呢,看来我们没处逃了!”

    听了李小婉的话,辛鸣四处看了看,他看到了北边的湖心亭,心里有主意,喊道:“大胆,快往湖心亭划!”

    陈大胆明白过来,大船速度快,定会怕撞到湖心亭不敢追他们,他和辛鸣合力卖力地划船,两人使出了吃奶的劲终于靠近了小亭,船舫果然不敢再追,绕过他们南去了。

    “累死我了,我们上亭歇会儿。”陈大胆道。

    几人上了亭子,把船拴好,辛鸣和陈大胆瘫倒在地,辛鸣大骂道:“我靠,贾似道这个大奸贼,早晚不会有好下场!”

    李小婉止住道:“不要乱喊,当心被人听到,可是要吃官司的,贾似道不杀了你才怪。”

    “我不怕,他要敢动我,我就去告他!”陈大胆道。

    “告他?辛同学,他现在是人之下万人之上,告他?恐怕咱们大宋没人能做到,别说他平日里嚣张横行,就是他欺下瞒上,贪赃枉法,蔑视朝纲又有谁能管得了他,你想得太简单了。”

    “难道普天之下就没有能治他了吗,皇上呢,皇上不管吗,他不知道朝中有个大蛀虫吗,他不知道奸臣当道会危害到宋室江山吗?皇上不会是傻子吧?”

    李小婉叹口气道:“贾似道靠着姐姐是贵妃,自理宗时期就深得宠信,路青云直上,连连加官,被委以重任,后来在鄂州之战中立了功,更是居功自傲,被理宗封为卫国公和少师。”

    辛鸣听了鄂州之战就明白是晏莺莺说的和忽必烈私订合约的事,只是这个秘密又有几人知道。

    李小婉接着说道:“此后,贾似道排除异已,大权独揽,还被理宗称为“师臣”,授意百官称他为“周公”。

    “贾似道好不要脸。”

    “是的,度宗之后,皇上继位,皇上皇上……”李小婉欲言又止。

    “我明白了,李同学,你是说皇上不为,不是个好皇上,还是宠信贾似道,所以贾似道依旧目无国法,蔑视朝廷?”

    “这个……”

    对于宋度宗赵禥,李小婉当然不能说得太多,非议皇上可是要掉脑袋的,辛鸣当然明白,不好再追问。

    在这里就由我赘述两句,宋度宗今年三十露头,是宋太祖赵匡胤十世孙,荣王赵与芮的儿子,宋理宗的侄子,也是他的养子,早年就立为太子。

    赵禥的生母当初是荣王府中的名小妾,地位微贱,总受正妃的欺负,怀孕之后,被正妃逼着服打胎药,但幸运的是胎儿并没有打下来,而且还顺利诞下个男婴,就是赵禥。

    赵禥生下之后在荣王的保护下得以保全,但可惜的是当初他的母亲中药毒太深,导致赵禥天生体弱,手足发软,五岁才会走几步路,八岁才会叫爹,十岁才会笑,智力有点低下,成为理宗养子之后,立为太子,理宗为他配备良师,精心辅导,仍不能有所进益,左丞相进言理宗说太子不能继承太统,让他另择贤人立储,就在理宗犹豫的时候,个人起了关键的用,他就是贾似道。

    贾似道那时已经和忽必烈私定合约,做了他的内应,贾似道认为个智力低下的皇上才能让他牢牢地控制在手心,进而让忽必烈得到大宋,那自己将来就是江南的土皇帝!

    贾似道劝说理宗没有改立太子,就在理宗死后,贾似道当天就扶持赵禥登基做了皇上。

    赵禥这个人智力有点低,但在好色方面却颇有天赋,整天宴坐后宫,与嫔妃们寻欢乐,国事全抛给了贾似道,并封他为太师,特授平章军国重事。

    平章军国重事,在北宋还不是太重要的职位,但南宋时,这职务是朝廷最高实职,掌握着军政大权,权利比宰相还要大。

    贾似道对赵禥的行为不但不制止,还倍加鼓励,为他四处搜罗美女,让他乐此不疲,自己则更加专横跋扈嚣张,目无天子,造就了度宗时期是段非常昏暗**的时期。

    几人说了会儿话,天色渐晚,辛鸣想起了跟晏莺莺会面的事,就划船来到了岸边,辛鸣等人下了船,他正想催他们先走,自已过会再去小瀛州,前面有十几个人朝这里走来,他们气势汹汹,腰间别着个斧头,领头的个是邹通。

    邹通离开书院就正式加入了斧头帮,由于他以前就跟斧头帮有勾结,所以入帮就做了护法,得到了铜斧头。

    邹通带人冲到跟前,扬起了自己的铜斧头,得意地笑道:“辛鸣,没想到吧,我们又见面了。”

    “那又怎样?”辛鸣面对十几名斧头帮弟子,没有了上次的害怕,因为他毕竟跟晏莺莺学了半年之久了,武功早就上了个台阶,如果再融合进截拳道,别说这十几个,就是三十几个,五十几个,又有何惧之有呢?

    看到辛鸣轻蔑的样子,邹通来了气:“小子,你在书院很狂,在这里可没你狂的了,知道这是什么吗?”

    邹通扬了扬斧头。

    “斧头。”辛鸣看都不看他眼。

    “是铜斧头!老子做了斧头帮的护法!要砍死你是分分钟的事!”

    “哈哈哈哈……”辛鸣笑了起来。

    “小子,你笑什么?!”

    “我笑你就算拿了斧头也是挨揍的命,你信不信?”

    “你取笑我,你以为会点拳脚在书院里能胜得了我就是天下第了,我呸,不自量力,还建什么预备队,今天我拆了你,再拆你的预备队,看你还得瑟!”

    “要来真的了,快动手吧,我的耳朵都听出茧来了,我的拳头都痒了,我草!”辛鸣亮出了拳头。

    邹通对手下道:“你们两个把李小婉抓过来,今晚我要洞房!”

    “护法,她可是李将军的女儿,要是动了她……”

    “不用害怕,我们斧头帮是天下第大帮,天王老子也不怕,给我照抢!”

    “是,护法!”

    李小婉听,看了辛鸣眼,辛鸣对她微微笑,示意她不用害怕。

    陈大胆和花少良亮开了架势:“谁敢!看我们不扒了他的皮!”

    邹通先是瞪大了眼睛,然后对着陈大胆道:“哈哈,你们练了几天了,亮出了这么招白鹤亮翅,笑死我了,反了,应该是左脚在前,双臂上抬,眼睛看着前方才对,哈哈哈哈……”

    陈大胆和花少良刚刚练了几天,只学了几个招势的样子,其余的就学基本功了,样子当然不会做的那么完美了。

    陈大胆和花少良收起架势,花少良道:“别管我们学几天,对付你们这些垃圾足够了!”

    邹通摆手道:“动手!”

    刚才两人上前要去抓李小婉,辛鸣喊道:“大胆、少良,你们保护好小婉!”

    “放心吧!”

    邹通知道辛鸣有点手段,要手下先去投石问路,他扬手,两名弟子去砍辛鸣,辛鸣看他们来到,站着未动,不等双斧砍下,只用只拳头就双双击在他们两人身上,随着啊地声音,两名弟子倒退数步,收不住脚,仰面倒在了地上,双斧也掉落地上。

    “丢人!”邹通骂了句,又扬手,剩下的弟子齐冲了上去,把辛鸣围在了核心!

    邹通要亲自去抓李小婉,对于李小婉,他是垂涎已久的,只是在书院不敢动她,现在有了斧头帮做靠山,就什么也不怕了。

    陈大胆和花少良合力勉强对付了两名弟子,邹通过来,两人又合力迎敌,但毕竟练了几天,很快就被邹通打倒了。

    邹通狞笑着要去抓李小婉。

    辛鸣被围在核心,看到李小婉危险,发声喊,个连环踢,把斧头帮弟子全部放在了地上,看着他们个个捂着胸口哎呦连天,辛鸣对他竖了个中指,然后去战邹通。

    邹通抓到了李小婉。

    放开她!

    邹通看到弟了全部沦陷,不明白辛鸣为什么这么能打了,以前跟他交过手,他的水平不可能打倒这么多的斧手!

    但事实摆在面前,由不得他不信!

    邹通心道,也许是我的弟子太不堪了,还是让我再试试他的深浅,让你尝尝我的天外飞斧!

    邹通放开李小婉,把斧头抡了几抡,突然手松,斧头直朝辛鸣的头部飞去!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