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十四章 夺权上位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十四章 夺权上位

    杨树林在说“我”这个字的时候,刻意放慢了速度,加重了分贝。

    卫诺不由好奇的质疑……

    “所以呢?”

    杨树林:“所以你从现在开始要绝对服从我的话!否则?”

    卫诺:“否则什么?”

    杨树林语气中,哀伤的气息已烟消云散。

    现在的他就是个拿捏的很准的大狐狸,狐狸听着卫诺的明知故问,继续说着:“你会后悔的……”

    卫诺被莫名的气场压的喘不过气了,心里战战兢兢的继续嘴硬的:

    “我后悔什么?”

    “我凭什么相信你的面之词,我毕竟没有看到你手里的信物。”

    “不,你会相信的!”

    “为什么?为什么这么肯定!!!”

    杨树林笑着继续道:

    “我们手里的案子还少吗?哪件不可以蹲个10年八年的!”

    卫诺把自己的头,低的更低了,说着:

    “好吧!你想让我干什么!”

    ……

    “什么?”

    “郑同的妻子……”

    “杀她干嘛!”

    脸阴险的杨树林,痞里痞气的说着: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做得漂亮点!”

    卫诺笑了,笑得比哭都难看。

    最后无奈的叹了叹了口气,微微点了点头,应承着“知道了,事成之后,找你!”

    “喂,什么?”

    “我的儿子郑林,目睹了你误杀了我丈夫!”

    “你们怎么能这样,怎么可以这样,我的儿子才7岁,我的丈夫,从来都是爱国的警察!没有点对不起国家!”

    “是你们……”

    “是你们!”

    “步步毁了我们的小家!”

    “你不要说了,我不想听,不想听……”

    “你滚开!我的丈夫,儿子,现在在哪里?”

    “告诉我!告诉我……”

    红肿的眼睛再也承受不了泪水的又轮袭击!

    她,头微微左倾,好让自己听清手机另端的切话语。

    现在的她,只想飞快的到达马路的另端,在公交站前等待着下班车。

    声来自人行道旁的车鸣声,急速行驶的货车停下来了,车前倒下了个面色苍白,眼圈红肿,身素衣,已被血慢慢浸透。

    2005年7月5号,天晴

    这里好安静,安静的可以听清郑同夫妇,每次戴着氧气罩艰难的喘息。

    张飞愧疚的泪水在眼眶里旋转,自己最好的哥们,就这样死了,原本进坏人脑袋里的子弹进了他的胸膛,而扳动扳机的那个手却还在自己身上,多大的笑话!

    郑林肉嘟嘟的粉唇,早已经开裂了,从昨天晚上开始,他就没有喝过滴水,吃过粒米。

    突然,郑林眼睛亮,好像想起了什么,挣开了张飞叔叔的大手,飞快的推开了重症病房的门,朝着医院大门奔去。

    “项链,项链!项链~项……项链……”

    干涸的肉唇在合闭,强调着出租屋后面院子的角,爸爸送给自己的项链。

    嘴角的死皮,半死不活的依旧挂在那里……

    郑林每秒的心跳,都如同万蚁食心。

    泪眼模糊的他没看见台阶,跌倒了,膝盖被水泥地磨出几条大大的血痕。

    温鑫的妈妈将可爱的郑林,扶了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拿着纸巾抹去脸上的泪痕,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萌宝,他是那样的可爱,即使现在泪带梨花,大大的眼睛扑闪着泪水。

    “小弟弟,不要哭了,乖!”

    温柔的声音响起,被莫名的大手摸着自己的头发,这种感觉是那样的熟悉,可是摸自己头的不是妈妈,是个陌生的,漂亮的阿姨……

    “妈妈!妈妈!你看你看,我没有哭,这个哥哥哭了,是不是我特别特别乖呀!”

    “那样妈妈是不是应该抱抱我!亲亲我!”

    温鑫和往常样的撒娇卖萌,可是这幕在郑林眼前是那样的刺眼。

    郑林慢慢止住了哭声……

    郑林跑开了,温鑫手里还有未送出去的创可贴……创可贴在手里,不知道该扔还是……

    妈妈看见了这幕,笑了笑,开始逗这个宝贝女儿。

    “鑫鑫,你是不是想把这个东西送给那个哥哥呀!”

    温鑫捣蒜般点了点头。

    “可是鑫鑫刚刚为了要抱抱,举高高,嘲笑哥哥哭,而忘了正事!”

    温鑫慢慢的,若有所思点了点头。

    “那鑫鑫是不是很自私,为了要抱抱,竟然不顾流血受伤的哥哥!”

    突然,温鑫大哭了,边哭边解释,“我没有!”

    “没有!”

    “没有?”

    “就是没有!”

    大街上,个不及妈妈腿高的女孩,抱着妈妈的大腿,嚎啕大哭,手里的创可贴掉在妈妈脚下。

    最后,温鑫的妈妈无奈的抱起自家淘气的宝贝女儿,离开了这个街口。

    郑林不停的在院子里翻找那个被自己弄丢的项链,脑海里的父亲是那样的清晰……

    “儿子,好儿子大林子,你要好好保护这条项链,千万不要弄丢了。”

    “来!来来……我给你戴上”

    “你看看,多漂亮的小钥匙……”

    最后,吃饭的时候发现项链掉了,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看了看桌上的红烧肉,吞了吞口水,就不管什么项链了。

    钥匙项链,现在到底在哪里?

    哪里?

    哪里!

    哪里?

    院子里每寸地都被翻过了,最后在夕阳的余晖下,个闪闪的东西在堆废弃的木家具上面。

    他忍住了膝盖的的疼痛,爬了上去,拿下来父亲,送给自己的最后件礼物……

    小手慢慢将项链戴在自己脖子上!

    突然,口鼻被莫名的纱布盖住了,头昏昏沉沉的,被个人莫名的抱起来,远去了!

    卫诺杀完人后,就如实和树林哥说了,没想到,树林哥连那个小孩子,也不放过,这不是命我们,来斩草除根了嘛!

    卫诺心里满满的是抱怨,可是除了抱怨,自己又能干什么?

    如今只有服从。

    当卫诺带着几个亲信,来到破旧的出租屋时,没有发现郑林的踪迹。

    卫诺隐隐觉得树林哥,这么针锋相对郑同家,肯定不仅仅是为了泄私愤,毕竟是活生生两条人命……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