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学渣威龙最新章节 → 第九章 截拳道

学渣威龙最 第九章 截拳道

    辛鸣算了下,现在是咸淳七年也就是1271年,还有五年南宋就灭亡了,亡宋的是蒙古建立的元朝,今年也正是忽必烈建立元朝的年份。

    他看资料上当时蒙古铁骑打遍世界,四处劫掠,几近疯狂,第三次西征之后,专心对付南宋,几年时间就攻入行在临安,俘虏了五岁的皇帝赵顕,虽然有“宋未三杰”张士杰、陆秀夫、文天祥坚持抗元,但南宋在奸臣贾似道的统治下积弱多年,三杰也回天无力,最终陆秀夫背着所立的幼帝赵昺慷慨跳海而死。

    辛鸣粗略看了这些,心情很是悲催,苦点累点也就罢了,可几年后就要成亡国奴了,更没好日子过了,也许小命都没了!

    难道就这样在这里等死吗?自已的身份只是芥草民,何况是个学渣,又怎能阻止这场浩劫,免宋朝于危难呢,根本没那个可能,都怪自己命不好。

    辛鸣关掉手机,心想无论如何先要在这个时代立住脚跟,解决当前的问题,不再受人欺负,不再当学渣,不再给别人端盘子!至于宋亡的时候,也许自己就成了有钱人,那时买条船下西洋,带着心爱的人躲开这个是非之地。

    辛鸣大体知道了当前的朝代情况,就把手机关机小心地放进包里,再看看里面的物品,还有本《截拳道》!

    〈截拳道〉也叫〈李小龙技击法〉,是辛鸣在现代的时候买的,由于自己崇拜李小龙,崇拜他的武功,才买来书要练截拳道,想不到眼还没看过就穿越到宋朝来了。

    截拳道是李小龙生前创立的类现代武术体系,融合了世界各国拳术技击法,又以咏春拳、拳击与击剑为技术骨干,以中国道家思想为主创立的实战格斗体系,所创立的融合世界各种武术精华的全方位自由搏击术。

    辛鸣知道李小龙曾经打遍世界无敌手,学了他的武功定能有所为,现在自己需要的不正是这本书吗!

    辛鸣庆幸自己逃学的时候带了这本心爱的书,他立即翻开书,就着微弱的煤油灯光仔细研究起来。

    连几天辛鸣刻苦地钻研,用心揣摩书中的要领,终于看完了基本功的练习方法,接下来他就要实际训练了。

    辛鸣熟悉了书院每个角落,决定到书院的大成殿后面练武,大成殿是用来祭孔的场所,每月只有两次活动,平时鲜有人来,特别是早上和晚上,更是看不到个人,而且这里的环境优美,嘉花茂树,修篁奇石,交布其间,苍松掩映,所以辛鸣把这里当做练武的场所。

    此后每天他早起床,来到大成殿后练武,晚上也坚持练习,从不间断。

    最让辛鸣头疼的是学习,学的都是古代的四书五经,在他看来读着都费劲,何况要背,对他来说简直就是种折磨,最糟糕的是自己到现在还不会写毛笔字,可宋朝还没有硬笔,自己只能咬着牙度日,主讲对他的学习很不看好,经常要罚他站,而他把罚站都当成了练功的种方式。

    陈大胆时常辅导辛鸣的学习,还教他写字,辛鸣很是感激,为了能早日摆脱学渣的级别,他决定要好好学习,毕竟这里只有两门功课,于是他也经常到书院的藏书阁看书。

    转眼两个月的时间过去了,陈大胆期间知道辛鸣没钱,帮他交了个月的保护费,辛鸣知道了很生气,要去找他们,但陈大胆不想让他挨打,死活拽住他不让动,辛凡告诉他,下次不准再私自上交保护费,他心里憋足了劲,下次定要连本带利拿回来,但在陈大胆看来那只过是蛤蟆咬牙穷发恨罢了。

    这天吃过午饭,他和陈大胆来到藏书阁看书,辛鸣拿过本《韩非子》,听有人说道:“今天又来了个新人,听说下午就要分班了。”

    “是哪里人,评了什么级别?”

    “听说是广南西路贵州人氏,平身出身,叫什么花少良,被评了个学民。”名学霸说道。

    “也不错,平民能评个学民就很不容易了,也许他出了点血吧。”

    “这还用说,肯定是,那不就是他嘛。”

    辛鸣顺着那人手指的方向,看到个穿着学民服的学子,看上去应该比自己小点,身材修长,皮肤白皙,是个翩翩公子。

    辛鸣对陈大胆道:“这小子长得挺秀气。”

    “是啊,看上去就没你成熟。”陈大胆看也说道。

    那位公子显然不熟悉这里的环境,哪也不敢去,只在明德堂那里踱步,两个学废这时走到了他的跟前,显然是邹通的小弟去索要拜山费。

    那人初来乍到为了息事宁人,拿出了二两银子交给了他们,辛鸣看到他的钱袋里还有不少银子。

    辛鸣正要出去管闲事,又被陈大胆拉住了:“鸣不要多事,这帮人心狠手辣,我们惹不起的。”

    辛鸣脱不开身只好做罢,再看外面,那位公子的前面又来了两个学废,其中个手里端着个瓷杯,两人并排走着,走到那位公子跟前的时候,突然学废靠了他下,手里的瓷杯掉在了地上,两个学废马上把他逼到了个角落,并且拉拉扯扯,公子面露焦急之色。

    辛鸣看就知道这是碰瓷,正是自己惯用的手法,要讹钱,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

    辛鸣放下书就走,陈大胆又追上不让他去,辛鸣道:“枉你叫陈大胆,原来这么小胆,你看邹通的人太欺负人了,明明刚给了保护费就再次讹钱,太没职业道德了,这事我管定了,你别拉着我,大胆,你放心,我定能摆平这件事!”辛鸣心里有数,憋了两个月的气,今天要好好发泄下,老虎不发威拿我当病猫啊!

    辛鸣撕开陈大胆的手,往外快步走去,陈大胆在后面紧追。

    快到跟前,只听个学废对公子道:“小子,刚才你打烂了我的瓷杯,要赔钱!”

    公子不服气地说道:“怎么是我打烂了你的瓷杯,明明是你自己碰到我身上的,还找我赔你,还讲不讲道理了?!”

    “道理?拳头就是道理,怎么刚来就想造反啊!”学废晃了晃拳头。

    “你们这是摆明了讹人,我要告诉院长!”

    两个学废哈哈大笑,个道:“找院长?院长管你这些鸟事?实话告诉你,今天这杯子不赔,你就别想有好日子过,见次打次。”

    “那你们要多少钱?”这位公子不想跟他们纠缠,只想息事宁人。

    “我这个瓷杯是我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是个稀世珍宝,据说是周文王时期的古董,价值连城,今天被你给打碎了,怎么也得赔几百两银子。”

    “我没那么多,只有十几两了,你们看够不够?”公子说着就要摸银子。

    “看在你挺明理的份上,我只好吃点亏了,十几两就十几两吧,给钱!”

    公子把钱袋里的银子全拿了出来正要递给学废,个声音传来:“慢着!”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