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穿越书籍 → 学渣威龙最新章节 → 第六章 变态问题,变态的书院

学渣威龙最 第六章 变态问题,变态的书院

    司丞捧来套学服,让华山开换上,看上去学服是浅蓝长衫,面料是丝绸制成,腰间系红色丝带,头戴束发金冠,司丞介绍道:“这是书院的学霸服,学服共有五种,为什么要让学子穿戴不同的学服呢?因为书院为了鼓励后进,奖励前贤,把学子等级分为五级,等为学神,二等为学霸,三等为学民,四等为学渣,五等为学废,跟五个等级对应的学服当然就是学神服,学霸服,学民服,学渣服,学废服,这位华同学穿的就是书院的学霸服,现在学院二百学子,获此学服的不过区区二十人,至于学民就多了,有百几十人,学渣有几十人,学废有不下十人,至于学神学院开院开院以来也不过区区十几人,现在书院学神只有人,还是名女子,就是临安第才女李婉儿,她的父亲就是荆湖制置大使李庭芝,李将军当年也从随地来到我院读书,还得过学神的称号,现在看来真是虎父无犬女啊,呵呵。”

    辛鸣问道:“那什么是学霸,什么是学神,什么是学民,什么是学渣,什么又是学废呢?”

    司丞笑道:“学神当然是四书五经诸子百家无所不通,而且还要琴棋书画无所不能,简直就是不食人间烟火,学霸就是书读得好,有才学,出口成章,下笔如神,是登科取第的苗子,学民呢就是书读得普普通通,跟学霸有定的距离,但跟学渣却只有步之遥,那就全看个人把握了,学渣当然指不用心读书的人,这种人毫无上进之心,只知吃喝玩乐游戏人生,至于学废嘛,就是点书也不读,只在这里混日子的人,只要被评为学渣和学废,就没有了参加科举的资格。”

    “原来如此,书院真是有讲究。”

    “五等学子的学服不同在什么地方呢?”

    “这个——待会你就知道了。”

    院长又点名叫道:“韩得官。”

    名叫韩得官的学子上前道:“学生见过院长。”

    院长看着登记表上显示他的父亲是余杭县知县,自思道知县比知州官小,但也不敢怠慢,起身堆笑道:“韩得官,我来问你个问题,你是要简单点的还是要难点的呢?”

    韩得官应声道:“学生不才,就要简单点的吧,免得让您笑话。”

    院长心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不过,这样待会就好给你评级了,嘻嘻。

    “好,我问你,三百千指的是什么?”

    “回院长,是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这都是学子必读启蒙读物,院长,要不要小生背段呢?”

    “当然不用,这么简单的问题当然难不倒你,好了,就给你评个学民如何呢?”

    韩得官明白自己怎么能跟知州的儿子比呢,他能评学霸,我也只能是学民,他说道:“学生同意,谢谢院长。”

    院长咧嘴笑道:“来人,给韩学子发学服。”

    司丞捧来套衣服,韩得官换上衣服,只见衣服是麻布长衫,帽子是束发银冠,腰间没有红丝带,显然这件学民服降了个档次。

    辛鸣不知道院长故意维护官宦子弟,以为学院就是这么考核的,心里不免得意,看来在书院混比现代学校好多了,怎么这么慢,还不到我呢,我都有点等不及了,这么简单的问题我能口气回答十几个。

    正在辛鸣跃跃欲试的时候,院长又叫道:“阮志高。”

    院长看他的父亲是个商人,无官无势,就要施展讹钱**,他对着走上来的阮志高说道:“再往前点。”

    阮志高再走两步,靠近了桌子,院长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他问道:“我来问你,有天你借我十两银子,后来还了两,还欠我几两银子呢?”

    阮志高刚要高兴地张嘴回答,院长提示道:“慢着,你可想清楚了,这个问题说难不难说易不易,就看你用不用心了,这就要考验个人是具备学民的基本素质还是长了付天生学渣的脑袋。”

    阮志高出身于经商之家,看着院长脸的坏笑,他很快明白了院长的意思,从身上摸出九两银子放在桌子上道:“院长,是九两对吗?”

    院长摸过桌了上的银子揣进衣服里,眉开眼笑道:“果然不是学渣的脑袋,恭喜你答对了,评级为学民,来人,上学服!”

    “谢院长。”

    阮志高穿好学民服走到边,院长又叫道:“辛鸣。”

    辛鸣马上雀跃着走上前举手道:“学生辛鸣见过院长,学生请院长高抬贵手出个简单的问题。”

    院长看也是商人家世,也要讹钱,这是他的惯例,他说道:“辛同学虽然谦虚,但也不得不考,我来问你,个人的双手最多可以拿多少银子?”

    辛鸣听,这不是跟刚才样摆明了要钱吗,别说双手了,就是只手也只能拿出乞讨来的个钢板,如果拿不出钱,肯定不是学渣就是学废。

    辛鸣左摸摸右摸摸,拿出了仅有的个钢板,掂在手里,意思是要表明,我身上没有钱,榨不出油水。

    院长看了不禁恼怒道:“辛同学,我在等你的答案呢!”

    辛鸣走到桌子前,双手拿起桌子上的银子,说道:“院长,可不可以换个题目,只要不牵涉到银子的我就会。”

    辛鸣想得太天真了,院长怎么会放过你呢,院长嘿嘿笑道:“好,我就给你出道简单的算数题。”

    “算数!?”辛鸣知道算数就是数学,自己不擅长,但再想古代的数学题没有现代变态,虽然自己到现在也做不出道初中以上完整的数学题,古代的算数应该也就是能算简单的加减罢了,有什么怕的。

    “是的,算数题,你听好了,说公鸡5文钱只,母鸡3文钱只,小鸡三只1文钱,用百钱买回百只鸡,我来问你百只鸡中要有公鸡几只?母鸡几只?小鸡几只?”

    辛鸣心里骂道,尼玛,这样的数学题我到高中都没学过,还简单,真是又难又变态,我怎么知道有几只公鸡几只母鸡,唉,看来古代的学院也不好混,学渣命苦啊。

    院长看着愣住的辛鸣,心里得意,你小子不出点血怎么能过我这关,这道题不知难倒了多少人,哼,凭你,门都没有。

    “辛同学,有答案了吗?”

    辛鸣想就算难也要想想,毕竟这应该算是小学题目,他说道:“院长,请给我点时间,我要算算才能知道答案。”

    “好,我就从三十数到,你答不出就评你当学渣!”

    “三十……二十八……”

    辛鸣扳着指头,这样算不合适,那样算也不合适,眨眼间三十个数已到,辛鸣还没有答案,其实要论起来,这道题不难,古人不懂方程式,只要列个方程式切就ok了,可辛鸣连简单的方程也不会列啊。

    院长斜眼看了下辛鸣,辛鸣说道:“院长,学生不才……”

    院长生气地道:“这么简单的题都不会做,真是猪脑袋,看你就是劣等生,学渣的苗子,学废的征兆!”

    辛鸣只好示弱,不然院长没捞到油水恼羞成怒把自己评个学废可就难以翻身了,万让自己退学,饭碗就保不住了。

    “院长教导的是,学生愚钝,学生脑袋不开窍,还请院长经常开导。”

    “既然你知道自己的短处,那就要好好在书院学习,好了,本来想评你为学废的,看你并非无药可救,就暂且评你为学渣,你可有什么话说。”

    辛鸣心道,我还有什么话说,两银子也没有,只好任你宰割了。

    “学生无话可说。”

    “嗯,来人,上学渣服!”

    司丞拿来学服,辛鸣换上看,原来是紧身青衣,不再是长衫,而且布料也是更次的粗麻布,帽子也是下人特有的那种,典型的青衣小帽。

    辛鸣心里发笑,自己成了这里的低等下人了,我草!好变态的书院。

    ;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