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七章 煮酒论英雄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七章 煮酒论英雄

    身私人定制的,意大利进口西装,完美的诠释着,张山修长的双腿,若隐若现的腹肌,看着李肆吞了吞口水……

    张山眼里不屑的,看着门口的李肆,无语的说着:

    “李肆兄,肆侠,给张山的这个见面礼,好……别出心裁!”

    “不过张某喜欢!”

    李肆怎么也没想到,张山竟然是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的人,心里暗自佩服……

    李肆边松开了,对徐老的控制,边说着:

    “我对你有好多疑问,这次前来,就是想解开这些问号!”

    然后走在,张山的面前,屁股,坐在土黄色的皮沙发上,翘起来二郎腿。

    仍然站着的张山,尴尬的笑了,内心不由的兴奋起来,因为李肆已经放下了警惕,不管是出于无奈还是信任,自己都赢了。

    张山递了个眼神给徐老,然后坐下来,给重新拿了个高脚杯,倒了三分之的红酒,放在李肆面前:

    “你尝尝,虽然不是老酒,但是这个酒的葡萄可是大有来处!”

    李肆爱答不理的敷衍着:“我们这些粗人,不懂品酒这种高雅的事!”

    “不过……”

    “不过什么?”

    张山好奇的注视着李肆的眼睛,竖起来耳朵,听着李肆的字句:

    “你这么大费周章,不会就为了请我喝杯酒吧!”

    “哈哈哈……哈哈哈……”

    张山李肆相视笑,徐老拿着个银白色箱子,慢慢走了过来,放在李肆眼前……

    李肆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了徐老好多眼,又看了看张山……

    面色阴沉的说着:“我不要钱,我现在的钱,自己都花不完了!”

    张山“欧”的应承了句,纤长的手指输入密码后,箱子打开了……

    银白色的,小型手枪,意大利伯莱塔92f型手枪映入眼帘,旁边10发子弹,张黑卡。

    张山看着目瞪口呆的李肆,投出了和平的橄榄枝:

    “这里面可不仅仅有钱,怎么样!”

    “你到底是谁!枪在中国可是明令禁止的!”

    “你怎么可能拿得到!”

    张山把身子往后躺了躺,以最舒服的姿势,继续着谈话:

    “走私来的,中国禁枪,外国可不禁!”

    “欧,那我不要了!”

    伴随着李肆,放大的黑色大眼珠,小了几分,暗了几度……

    张山脸温怒:“你果真不要了,赵丽已经死了,失血过多,我知道,你不知道吗?”

    “那些人要是寻仇,你打算拿兜里的小水果刀,杀多少人。”

    “个,两个,还是三个……”

    “今天中午的事,不是警告吗?”

    李肆听这话,立马把刚喝进去的红酒吐了出来,呛在了鼻子里的,酒味还未散去,立马说:

    “赵丽死了,怎么可能!”

    张山摸了摸自己额头的头发,继续道:“抢救不及时死的!”

    “你再说遍,你竟然派人跟踪我!”

    “张山,原来你不是和我商量的,你要不要脸!”

    张山看着这样的李肆,有点哭笑不得,但是继续阴着脸:

    “这是我的诚意,现如今,你的路已经没多少了。”

    “咱们合作,总比你在外面,被人追杀,好吧?”

    “我又不用你给我做什么!就当送朋友的第份礼物,以后咱们,朋友中的哥们!”

    李肆听这话,立马用拳头,快速砸向张山的胸膛,还未等诧异的张山说什么,立马用自己的小手手,摸着枪,开怀的像个小孩。

    “这把枪,好像,不……不,据说射击精度很高呢!”

    “是呀!”

    “该枪的开闭锁动作,是由闭锁卡铁上下摆动而完成,避免了枪管上下摆动时,对射弹造成的影响。”

    张山缓缓的语气,慢慢的普及着,92f手枪的常识。

    “不对,这是你的配枪吧!”

    “对,以前是我的,现在归你了,以后它就是你的了。”

    “还有10发子弹,你最好自卫的时候用,保护好自己?”

    李肆笑了,觉得以前的这个人,不真实,就像场梦。

    轻笑间,李肆的手快速将子弹上膛,转眼间,枪指着张山的头:

    “用你给的枪,杀你,如何!”

    “张山,你口口声声说着,不用我做什么,其实我都知道!”

    “我只要活着,就是被你利用,赵丽,那个人杀,我已经和“不夜天”的那些兔崽子,就成敌了!”

    “别以为我不知道,赵丽就是你拉我下水的棋子。”

    张山伸直了,自己的中指和大拇指,在李肆的头上,比划着手枪的手势,嘴里学开枪的声音:“砰!”

    张山继续道:“是呀!我拉你上了船,怎么了!赵丽的后面是杨氏集团,董事长杨树林黑道白道通吃,你想想,仔细想想,你把他的亲信杀了,你会怎么样!”

    “你如果不和我合作,你找杨树林,会怎么样?靠警察?我爸爸说公安局局长!所以,以后咱们肝胆相照!”

    “有我喝的,绝不忘你!”

    “好!”

    两人酒杯相碰,清脆的玻璃声,就这样见证了他们,利益下的友谊。

    徐老,从双开门的大冰箱里,拿出了威士忌,茅台,海之蓝哈尔滨啤酒……

    红的白的啤的……

    他们海天海地,畅所欲言,像几十年未见的朋友……

    今夜,两人喝成了死人,个趴在酒瓶上流口水,个怀里抱着酒瓶酣睡。

    徐老看到此情此景,笑了笑,把卧室的蚕丝被直接给这两个人盖上,离去了……

    2017年1月7号,晴,中午12点

    惺忪睡意中,杨梓睁开,哭肿了的大眼,发现自己,竟然夜睡在墙角。

    她光着脚丫,慢慢走下楼梯,没有管地上的粉色蕾丝被子。

    头发乱糟糟的,蓬松的散落在两旁,从楼梯口,看见父亲手里,仍然拿着那个女人的照片……

    莫名的怒气,下蹿了上来,肚子的怨气,让杨梓快步跑向了杨树林,把夺下了相框。

    杨树林措不及防,被吓了跳,红着眼看清了来人,他还没从那个人的记忆里,抽出来……

    自己的女儿就气呼呼,快要炸了的,质问着: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