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我是书里的人最新章节 → 第六章 巴掌下的苦楚

我是书里的人最 第六章 巴掌下的苦楚

    对别人来说,雍容华贵,对她来说,是千年冰窟。

    屋内黑色大理石铺成的地板,明亮如镜子样的瓷砖,华丽的水晶垂钻吊顶,玻璃的纯黑香木,进口的名牌垫靠椅。

    杨梓踏入屋内的霎那,灯亮了,她看清那个熟悉的背影……父亲。

    父亲刚转过身来,杨梓刚要上前打声招呼,父亲的责备却不期而至。

    “杨杨,我跟你说过几遍了,不要和些乱七八糟的人混在起,会掉你的身价的。”

    “还有,那些人靠近你的目的不单纯,你不要和些莫名其妙的人靠的太近。”

    “还有……”

    杨树林没想到自己的宝贝女儿,竟然打断了自己,脸的诧异,让他愣了神……

    “你以为你是谁呀!”

    “哪里有那么多别有用心的人。”

    “哪里有那么多人目的不单纯……”

    杨梓把手里的古驰包,往地上绝望得扔,她的高傲,今天彻彻底底的变成了歇斯底里。

    强忍的自己眼里打转的泪,不要掉下,无奈的抬头看了下五光十色的水晶灯。

    “爸爸,你知道吗?有些时候我特别羡慕自己是杨树林的女儿!”

    “你知道是在什么什么时候吗!”

    杨树林看着自己的宝贝女儿那样绝望的眼神,那样傲慢的口气,点点消磨着这个做父亲的耐心。

    “特别在我看人不顺眼的时候!”

    杨梓笑了,那种无所谓事事的笑,就好像在嘲笑眼前这个伟岸的父亲。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这个空荡荡的大厅回响,手心与嫩滑皮肤的交锋结局,就是脸上红红的巴掌印和麻麻的痛感。

    杨梓想要出门离开这里,却发现门口全是保镖,无奈的她泪终于滑落。

    我是什么,杨梓次又次的问自己的心,是什么?最后她尖锐的高分贝嗓音穿透了这栋三层别墅。

    “到底是什么?”

    “我在爸爸你的眼里我到底是什么?”

    “牢笼里的金丝雀嘛!天天是不是只应该吃吃喝喝,没事逗逗父亲开心吗!”

    “可是我是人,我会哭会闹会笑会撒娇。”

    “我不是只需要饲料,我还需要人陪伴,需要朋友,更需要安慰。”

    杨梓哭的好凶,发狂的把沙发垫到处扔,红木椅子被突如其来的踢,失去重心毫无预兆的倒了。

    杨树林看不下去了,自己最爱的红木椅子倒了,更是直接戳住了他的痛处,怒吼了句……

    “你到底要怎样,你在这里发什么鬼疯!”

    “给老子回屋安安静静的呆着去!”

    杨梓被这骂愣住了,死死的盯着父亲。

    “听见没有”

    “我没听见,什么都没听见。”

    “爸爸不爱我了,不爱我了!”

    撒泼的她看见父亲阴沉的脸,刚刚的火气如同卸了气的气球。

    溜烟的回去,躲在自己的公主房里,泪就那样直直的淌着软绵绵的绣花枕头上。

    妈妈曾经说过:“人死后,会变成天上的星星,守护自己最爱的人。”

    妈妈现在在天堂吗?天上的那颗星星是妈妈吗?

    枕头上还残留着妈妈的气息,可是妈妈却不在了。

    杨紫数着天上的星星有几颗,忘记自己即将要做些什么。

    轻声唱起以前妈妈哄自己儿歌……

    “闪闪亮晶晶,满天都是小星星”

    “挂在天上放光明,好像许多小眼睛。”

    “闪闪亮晶晶!”

    ……

    她蜷缩在床上,看着窗户外的星星,感觉格外亲切。

    可是她的心里的个小小的角落里,竟然满满的是个叫李肆的少年。

    2017年1月6号,晚,晴,时间,23:53

    张山对于李肆的兴趣是越来越浓烈!

    没有人知道江湖上独当面的“肆侠”竟然是个大学生,虽说他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可是我喜欢跟这样的人打交道。

    不管怎么说,张山崇拜着李肆做案时的滴水不漏!

    张山饶有兴趣的说着:

    ”还有7分钟,你说你会迟到吗!“

    今晚是张山与李肆,第次真实的见面,会发生什么,谁也不知道。

    ”迟到了又怎么了,是你要见我,不是我要见你!“

    张山笑着道,”好好好,我就是要见你,然后把你的照片拍下来,明天就给各大报社,警察局各递份!“

    ”我是雇凶杀人,你可是杀人凶手!“

    ”你说,是不是!“

    李肆听这话,明白此人绝对不是吃素的,从让自己杀赵丽开始,好像自己就被卷入了场莫须有的黑吃黑。

    赵丽害的人真是张山的保姆吗?

    张山杀赵丽真是简简单单的报复吗?

    赵丽后面的人到底是谁?

    张山给的所有资料都是赵丽的罪行,可是却没有她的背景,能干出这么多坏事的人,你说,唉!

    李肆心里不由的有点后悔,自己单枪匹马可对战不了那么多害群之马。

    自己做案后,张山陆续的发了赵丽所有的背景资料,李肆没有了任何拒绝与张山见面的理由,自己完完全全处于被动。

    尽管李肆的海外账户进了笔不少的款子,可是面对未来的人生,李肆觉得自己就是上帝手里的个弃子,面对残局,再也见不到曙光……

    李肆不耐烦的说着:“你到底在哪里?格林国际酒店这么大,你让我怎么找你!”

    张山淡淡的道:“总统套房就个,你让服务生带你进来不就可以了。”

    李肆直接挂断了电话,脸色阴沉,自己第次被雇主牵着鼻子走,不悦的目光也吓坏了服务生。

    服务生没心情继续花痴了,加快步伐把这个祖宗送达目的地。

    门铃响了,张山的助手徐老,把李肆引进了门。

    李肆看见了,个低自己半个头的唐装老人,立马用手臂环住了徐老的脖子,兜里的小刀现如今,架在徐老的脖子上。

    李肆眼睛微眯,打量着富丽堂皇的客厅,试探着说:

    “张山,张大叔,你到底是什么人!”

    突然,偌大的客厅,响起了爽朗的笑声,与干净利落的手掌声,李肆看向站起来的——鼓掌之人,眼里不由的惊讶之色,好年轻,他是谁,手里的这个老头,又是谁?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