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12章墨灵溪传法

三界战神最 第412章墨灵溪传法

    墨灵溪神秘一笑,同样看了一眼地的柳影,这才道:“此物唤作灵元,乃灵泉山独有之物,只有突破元神之境的弟子,才有机会服食,但也不是日日可服,爹爹半年一次,弟子按照功法大小,逐一发放,少则三枚,多则三十枚,我却从来没有听过有人吞这灵元,如你这般,还有‘吃饱’一说。()”

    天心面色一红,又问道:“这灵元有什么妙处。”

    墨灵溪道:“自然大有妙处,灵泉山修行的皆是‘阴阳九玄**’,这灵元天生自分阴阳,可增补体内二灵,你说有什么妙用。”

    天心暗暗点头,难怪一凉一热,看来这灵泉山不管什么,都与阴阳密不可分,自己引灵不成,还不是因为体内灵气不够,有这灵元做底,可大大好办了。

    “天心,盘膝沉气。”墨灵溪忽然出口。

    天心低头一看,柳影成点,他不敢大意,慌忙照着对方提点,好在这阳玄**起势,与阴玄**,大同小异,修者同宗,天心也轻车熟路。

    墨灵溪小心翼翼,双掌抵在天心后背之,以她本体阳玄之功护法,嘴将那修行之法,一一不落,细细传授。

    天心闭目养气,头顶百会大开,当阳一股烈气冲穴入体,令他三花聚顶,丹田之,光芒四射,墨灵溪句句口诀入心,到的恰如其分。

    忽然,一股炙热之劲小腹之燃起,头顶百会之,蠢蠢跳动,首尾连线,天心哪敢大意,全身贯注,腹的灼烧之气仿佛要燃烧尽他胸的一切,虽然痛苦难当,但只有头尾连线,才能冲破脉,紧要关头,容不得他顾忌后果。

    后心处隐隐作痛,显然是阳气腾起,到了他死穴之处,天心终于大喝一声,不料眼前一黑,昏死了过去。

    许久,身子的灼热不在,而只剩下冰凉,这是在哪儿,天心睁眼的一刹那,天空繁星点点,夜已经深了。

    “墨灵溪!”他终于想起了白日里发生的一切,挣扎着如同断了骨头一般的身体去看,身后不远,墨灵溪匍匐于地,生死不知。

    天心忍痛爬起来,将墨灵溪轻轻扶起,一探颈下小脉,这才松了一口气,看来她只是和自己一般,暂时昏厥,其原因,不得而知了。

    天心对四周甚是陌生,只能爬旁边的那一颗大柳树,朝黑暗之远眺,这墨灵溪能从这四周轻松找来灵元,想必附近一定是有墨笛先生的门下弟子,果然不出所料,柳树正北不远,露出点点之光,似乎是烛火在闪耀。

    天心抱起墨灵溪,看似近在迟尺的距离,也足足走了一个时辰,他轻轻拍了拍门铜环,里面灯火通明,少时便传来脚步之声,看来,主人还未睡去。

    开门的一刹那,那人与天心眼神交替,同时惊呼一声:“是你!”

    天心退后了一步,全身戒备,那人则诧异道:“你怎么会在灵泉山。”

    天心摇摇头道:“自然是墨笛先生准许我山行走。”

    “你是今日碧凉宫的那个少年。”对方恍然大悟。

    天心点头道:“不错。”

    “那你怀抱之人,难道是你的姐姐?”天心一怔,怎么这一夜之间,仿佛灵泉山下下,都知道了他与杨潇然的存在一般。

    他正想将墨灵溪的名字说出,不想对方抢步前,天心曾经在他手底吃过大亏,心知他出手狠辣,哪儿敢大意,忙退后几步:“你要干什么,不要逼我出剑。”

    “哈哈哈……事隔多年,我以为你早被我那一掌打死了。”对方正是当年将天心阻在山门之外,被龙骨绝锋压断腿骨的辰星,今日二人偶然相遇,当初种种不快,自然又都涌了心头。

    天心清楚,若真要动手,辰星吃过龙骨绝锋的暗亏,若要他再次当,恐怕难加难,自己如今灵修不成,还万万不是他的对手,忙道:“你认不认识墨灵溪?”

    辰星这才神色一变,朝天心怀看去,这一看之下,恨的更加咬牙切齿:“你小子干什么,快快放下灵溪,不要逼我出手。”

    天心不明他的心意,哪敢轻易放手,辰星更着急:“你听到了没有,灵溪乃我未婚之妻,你抱在怀,占尽便宜,你是要逼我杀你了。”

    这句话,天心算是完全听出了对方的醋意,他忙将墨灵溪轻轻放下,不等他退开,辰星身形一动,移形换位,已经单膝跪在了墨灵溪身侧。

    这辰星身法之快,形同鬼魅,其实,又何必惊,灵泉山,本都是突破元神之境的修者,天心暗想。

    “灵溪是受阳玄三重之力反嗤而伤。”辰星忽然抬头,盯着天心:“不想几年不见,你居然也突破了元神之境,难怪师父准许你灵泉山行走。”

    话音刚落,一掌挥来,天心早有戒备,放下墨灵溪的那一刻起,他将龙骨绝锋护在身前,可是辰星出手毫无征兆,他也只能狼狈用龙骨绝锋胡乱抵挡。

    “原来你还是灵修全无,当真是一个废物,只不过是依仗你的姐姐,入驻我灵泉山而已。”辰星望着面色惨白,一屁股跌坐在地的天心,轻蔑的道。

    天心脸红一阵青一阵,这辰星当真可恶,出口之言,句句戳心,好在他自己也有打算,算墨笛先生突然对他和杨潇然施恩,他也不会在这灵泉山呆的太久,一月之期的这最后十天,若能习得阳玄**,也罢了,若是不能,他还是会带着潇然,远走高飞。

    辰星见天心已无威胁,他又将目光落在墨灵溪的身,喃喃道:“灵溪,我为你日日积攒灵元,你次次说来来,说走走,从未把我当一回事,今夜还要我来救你,若你不给我一些好事,天下哪有这般的道理。”

    此时墨灵溪哪会答应他,辰星自顾不理,将她抱起,朝屋内走去。

    天心龙骨绝锋捣地,慢慢站起,见那大门虚掩,显然是辰星忽然见到他未婚之妻有难,情急之下,未来得及关门,墨灵溪是为了帮自己才受伤昏迷,这黑夜之,自己也难独自寻回铭心小筑,不如跟着辰星进去,看他如何医救。

    天心进了院,见其一处房门也是虚掩,他不敢再往里面去闯了,轻轻走台阶,坐在冰凉的青石之,仰望星空,只盼望辰星能早点救醒墨灵溪,才能消除二人彼此间的隔阂,最重要的是,自己的阳玄**,还有许多不明之处,要当面请教墨灵溪。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