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10章心意难为

三界战神最 第410章心意难为

    这一次“错筋逆脉”的突然发作,让杨潇然彻底下定决心,为了天心,该是到了自己必须做出抉择的时候了,算今时今日,天心的身边换作是诗冉,她相信,对方一定会做出和她同样的选择。

    五年之期,不想说到到,双方根本还来不及去爱和被爱,只剩下五年了,也许,这一个五年,天心能满足她身心之,余生的所有缺憾,可是,五年之后呢,自己若真的爱他,不该留给他遗憾,特别是爱了以后,再狠心离别,那才是人世间,最最痛苦的。

    黎明时分,天心终于又一个翻身,双手将她放开,杨潇然的泪已经流干,她昂起头,走出屋外,让清爽的晨风肆意吹醒大脑,告诫自己,她所做的这一切决定,都是对的,也许天心眼下会痛苦,会不理解,但是人生漫漫,她只赌将来。

    墨灵溪果然说话算话,她又来了,然而今日不同昨日,她还来不及开口,杨潇然已经率先道:“我昨夜细细想过,姑娘你说的不错,天心不是池之物,‘阴阳九玄**’,我若嫁于墨笛先生,灵泉山要确保倾囊传授于他。”

    墨灵溪大喜,万万没有料到,爹爹派她第一次行事,区区两日之功,还没有等她怎么发力,居然已经大功告成,一切来的太过容易,反而让她不爽,她忽然挥掌直取杨潇然胸前,嘴喝道:“你不会有诈吧,我观你面色苍白,眼神涣散,若是嫁给爹爹,令你如此痛苦,大可不必委屈自己。”

    杨潇然见她蛮横,居然对自己动手,她本也是心高气傲的修罗绝色,只不过被命运一再捉弄,凤凰暂时落架,也并非没有脾气,修罗烈焰拳随心而出,这已经不知道是她多少年,未曾于人动手了,轻重一时难以拿捏。

    “啊”的一声娇叫,墨灵溪右臂之衣袖尽数被烈火灼烧,白嫩的皮肤也被杨潇然这一招修罗烈焰拳擦出水泡一串。

    杨潇然一怔:“姑娘,你没事吧。”

    墨灵溪咬牙道:“元神之境九重的高手,难怪乎爹爹这么在意你。”

    杨潇然摇摇头:“你初入元神之境,尚未突破一重之功,我下手不知轻重,姑娘不要见怪。”

    “前辈教训晚辈,灵泉山素有规矩,以灵修为尊,我哪里敢见怪,况且以你的绝色,嫁給爹爹,势必倾城后宫,从今往后,这灵泉山只怕都是你的,我墨灵溪还要依仗娘亲你多多提携才是。”墨灵溪说完,忽然跪拜在杨潇然面前。

    被与自己年纪差不离的姑娘叫一声“娘亲”,杨潇然鸡皮疙瘩已经掉落了一地,浑身不自在。

    墨灵溪哪管这些,她一拜而起,拍拍双手笑道:“大功告成,我要领功取赏去了。”对于自己受伤的手臂,她根本不在意,看来墨笛先生,许诺她的,一定甚是丰厚。

    墨灵溪蹦蹦跳跳,途经天心练功之地,见他将阴玄**,运气一个周天,始终还是头尾不能续接,她明朗的笑声而起:“天心,我知道你玄脉不通,不要白费力气,等爹爹明日将那阳玄**传授,阴阳交织,说不定,真能打通你的全身脉络。”

    “什么?墨笛先生难道同意了?”天心听她一言,心不由一动,故作镇定道:“你说的什么疯话,不日我将离开这灵泉山,你少来消遣我。”

    “我怎么可能放你下山,你还没有娶我,我也没有嫁你呢?”墨灵溪对他做了一个鬼脸,不等天心开口,已经行的远了。

    “无聊。”天心以为对方只是打趣。

    ……

    没有什么墨灵溪突然带回的这个消息,更让墨笛先生开心了,他大悦之下,灵泉山设宴,大庆三天三夜。

    这才沐浴焚香,精心打扮一番,事隔多日,再次朝铭心小筑走来,他以为,女人,往往是越漂亮的女人,一定不能操之过急,越藏的深,放的久,才能越抓住她们的心。

    因为他曾是娶了一百九十九位绝色佳人的情场老手——灵泉山墨笛,经验告诉他,女人,皆是如此,算绝色如杨潇然般,还不是有今日结果。

    杨潇然于铭心小筑当,做好了一切准备,静等墨笛先生亲自前来,却不曾想到,对方居然今次这么能沉得住气,三天之后,才将他盼来。

    二人也不藏着掖着,嫁与娶,本是交易,也没有太多的啰嗦。

    杨潇然道:“墨笛先生,我既然答应嫁你,正是有我的要求。”

    “杨姑娘但说无妨。”其实杨潇然心所想,早在她当日山之时,墨笛先生心清楚,这些,他本举手可成。

    “我嫁你之日,也便是天心五行之体恢复之时,但他无须拜你灵泉山门下。”简单明了,杨潇然一语而透。

    “好,一言为定,潇然,我再允你一件事,这灵泉山,从今日起,你与天心,不必在躲躲藏藏,我墨笛未婚之妻,也算灵泉山半个主人,可随意山行走。”墨笛先生正色道。

    杨潇然则道:“我不喜热闹,墨笛先生,我还有一事相求,我应允嫁你一事,先不要告诉天心,我想要他全心修炼,早日冲破玄、二脉,打通五行之体。”

    墨笛先生笑道:“潇然心意,我自然明白,为了早日娶你,我也会不余遗力,为天心打通玄、二脉。”

    杨潇然点头,以她最后五年残景,换取一个三界独一无二的五行之体,值了。

    窗角的草环已经结了有二十个之多,灵修还是不成,铭心小筑的日子太无聊了,天心又一时琢磨不透杨潇然心所想,唯有静等一月之期。

    “天心,墨笛先生已经答应我,会传授你阳玄**,这是我们最后的机会,你一定要好好把握。”杨潇然对正在发呆的天心道。

    满心以为天心会喜悦,不想久久之下,天心才慢慢开口道:“这是你的功劳,还是墨灵溪的功劳,若是你的,还有十日之期,我不必谢你,若是她的,我更不想领情。”

    杨潇然愣住:“你……你什么意思?”

    天心道:“没什么意思,我要带你离开。”

    “你不能拔出龙骨绝锋,不能打通玄、二脉,天心,你怎么带我离开。”杨潇然忽然有些激动。

    此话一出,轮到天心发愣,他猛然抬头:“你当真这么看我?”

    杨潇然心一痛,心默念:“天心,你不要怪我,我知道这一切不怨你,可是,我别无它法。”

    见杨潇然不答自己,天心“腾”的一下站起,抓起悬挂于墙头的龙骨绝锋,可怜这三界第一神兵,许久不出鞘,面已经盖满灰尘。

    天心拿起神锋,三步并作两步朝门外跨去,嘴恨恨道:“你告诉墨笛,明日便授我阳玄**。”

    杨潇然看着冲入黑夜的天心,心久久不能平静,生离死别之期,只怕已经不远。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