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09章逆脉复发

三界战神最 第409章逆脉复发

    “你不是想要天心修行爹爹的‘阴阳九玄**’吗?”对于杨潇然的惊愕,墨灵溪熟视无睹。

    “姑娘,看来你什么都知道。”杨潇然抬头望她。

    “爹爹既然把你们的行踪透露给我,又怎么会不把你们的故事讲给我听?”

    杨潇然心一动,这个姑娘看来今日是带着目的而来,不管如何,先探探对方底细。

    “不错,若想修行你灵泉山的‘阴阳九玄**’,可有什么办法。”

    “当然有,你与天心,龟缩这铭心小筑,不能修行‘阴阳九玄**’,若是你做了我的……”墨灵溪故作神秘,回身往天心处望了一眼,见他远远的,始终没有跟着自己过来,这才继续道:“若你做了我的第二百位娘亲,莫说‘阴阳九玄**’,这整个灵泉山,都任你们姐弟横着走。”

    有其父必有其女,杨潇然听她说完,反而镇定下来,嘴角冷冷一笑道:“我哪有这么好的福分,看来灵泉山是容不下我与天心了。”

    “你不为自己着想,为何不为天心想想呢?何况你若嫁给爹爹,天心不光可以修行‘阴阳九玄**’,他还能娶我为妻,结局岂不是完美。”墨灵溪说话间一脸满足,神色之遐想连连。。

    杨潇然一惊,脱口而道:“什么?你要嫁給天心?他不会娶你的?”

    墨灵溪道:“你又不是他,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娶我,你该知道,我是先见了他,才来找的你,当然,爹爹不会逼你,我也一样不会逼你,若你想的通了,我明日还会前来,放心,你们姐弟蜗居这铭心小筑,我会替爹爹为你们保密。”说完,她脸露出神秘一笑,返身而退,想来,她要说的话,已经说完。

    杨潇然目送她的背影渐渐消失,心知道,定是墨笛先生被拒之后,他面子受阻,不方便出面,才会派他的这个女儿亲自前来,他们父女口口声声说不会逼迫,可是,这又哪里像是有什么商量的余地。

    ……

    晚饭时分,二人面对面的坐着,显然,墨灵溪的到来,将会继今晨铭心小筑墨竹被砍之后,再一次打破他们之间的沉默。

    “墨灵溪与你说了什么?”天心终于忍不住。

    “那姑娘叫墨灵溪?”杨潇然反问。

    “她乃墨笛先生之女,难道她没告诉你?”

    “看来她和你说了许多?”

    “墨笛先生有妻室。”天心不理她,自顾说出了自己的心里话。

    杨潇然“嗯”了一声,却是道:“若是她能助你习得‘阴阳九玄**’,也是好的。”

    天心哪里会听出杨潇然的话有话,他站起身子,从怀取出今日编织的一只草环,插在那窗角,喃喃道:“其实也无所谓了,一月之期,马要到了。”

    杨潇然默默的收拾起桌的碗筷,天心说的不错,确实,一月之期,马要到了,忽然,她四肢处经脉一点跳跃,气海有丝丝狂热传来,满身的气血好像瞬间要沸腾。

    一种不祥之感传来,她将臂衣袖一下撸起,手腕处两点红线迅速的逆流而,顾不了许多,她快步行至木门前,拿肩头一下顶开,只身冲出了屋外,再也忍不住,“哎呀”一声惊呼:“原来五年之期已到。”

    哪里还敢犹豫,杨潇然伸手入怀,摸出两颗蜡丸,她银牙一咬,捏碎其一个,拇指般大小,滚出一粒油黑光亮的“顺息丸”,这本是天心冒死从风逸的手为她取来。

    杨潇然一仰脖,不敢怠慢,一口将那“顺息丸”吞入口,药力显然不急“错筋逆脉”来的剧烈,她那纤纤身躯还是难以抵挡这突如其来的痛楚,“扑通”一声,跌倒在地,嘴又是“哎呦”一声呻吟。

    紧接着,腹一股清凉袭来,将她浑身的燥热强压而下,痛苦过后,瞬间又是说不出的舒畅淋漓,她明白,是“顺息丸”起作用了。

    脚步声传来,显然她受这“错筋逆脉”所嗤,仓皇破门而出,天心已经察觉到异样,也正推门追来。

    杨潇然痛楚过后,心越发的清楚,一定不能让天心知道她身“错筋逆脉”,慌忙将那剩余的另一粒蜡丸重新塞入怀。

    天心出门一声惊讶:“你怎么了?”

    杨潇然一抬头,天心看到了她苍白的面庞之,额头鼻尖,正挂着细汗点点,慌忙蹲下身子,想要将杨潇然扶起,又看见了散落地的几片蜡丸碎片,他捡了一点儿残沫放在掌心,拿起放在鼻下闻了一闻道:“这是什么?”

    杨潇然摇头笑笑道:“许是累了,忽然感觉身乏力,恰巧怀还留有一粒补血养气的丹药,不想胡乱服食之后,还大有效果,不要担心,你去休息吧。”

    天心将她横抱而起,杨潇然双手搂住他的脖颈,二人鼻息之气相互拂面,脸同时泛起阵阵红晕,又不约而同,齐齐转头,不敢去看对方的眼睛。

    天心将她送回里屋,放于软塌之,转身而去,身后留下一句话:“若是累了,便早些歇息吧,半夜不要再起床为我压被角了。”

    其实杨潇然又哪里能睡得着,三更时分,她轻手轻脚起来,见天心睡的深沉,忍不住坐在床前,伸手去抚摸他俊美的面庞。

    谁知天心一把将她的手掌抓住,嘴轻道:“潇然,我们离开这灵泉山,我要陪你一辈子。”

    “天心,我也愿意。”杨潇然再也忍不住,她将天心手掌贴近她的心旁,想让他感受自己此时的心跳。

    “明日一早,我们便向墨笛先生请辞。”杨潇然轻语又道,不禁潸然泪下,这个决心她一直迟迟难下,是不想毁了五行之体,不想最终,她还是输给了自私。

    天心嘴含糊不清,她一时没有听清,忙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哪知,天心一个侧翻身,一脚将那身的被子踢落,一头枕在她的大腿之。

    杨潇然摇头哑然失笑,原来只是天心的一句梦话,却让她也一时情迷,跟着胡言乱语。

    天心挣脱被杨潇然抓着的双手,一把将她细腰合抱,鼻发出匀称的呼吸之声。

    杨潇然轻轻捋着他的满头黑发,脸充满爱意,她一动不敢动,看来今夜只能任由天心抱着自己入眠了。

    想起这不知不觉之,居然“错筋逆脉”五年之期已过,看来,自己只剩下区区五年了,方才一时心醉,好在天心只是在梦,若是自己一时情迷意乱之下,答应的是清醒的天心,只怕……只怕……只怕要将他的一生害了。

    本书来自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