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07章灵泉法难求

三界战神最 第407章灵泉法难求

    墨笛先生手捧墨竹花,这已经不知道是他数不清多少次,送花铭心小筑了,今日之往日,心情却要更好,因为昨日里,居然连天心那个傻小子都看出了自己的心意,杨潇然又岂会不懂,算不懂,他们姐弟二人闲来无语,傻小子也一定会将自己的心迹表明给她的。()韩剧搜

    情爱这种事情,强求不得,也着急不得,墨笛先生一生在风花雪月场摸爬滚打,这种浅显的道理,他最清楚不过,每日精心做花,再精心送花,只要对方不拒绝,那对他来说,是好事。

    “杨姑娘?”墨笛先生越过小桥,还不见杨潇然身影,他轻声叫了一声,房门打开,那一个清新脱俗,日夜萦绕他脑的可人儿终于出现。

    “墨笛先生!”杨潇然欠身道了一声好。

    墨笛先生忙伸手去扶,眼看要摸对方滑嫩的手臂,不料杨潇然轻腰一摆,后退了一步道:“墨笛先生里面请。”

    这一下扑空,显而令他大吃一惊,但一抬头,见杨潇然笑脸依旧,便哈哈大笑道:“好,好,杨姑娘,天心修行可有什么进展。”

    说完一步跨进屋内,杨潇然紧随其后。

    饭菜之香扑鼻,墨笛先生定睛一看,见当间满满一桌子美味,那阵阵香气,正随着腾腾热气,飘满整个屋子。

    墨笛先生先是一愣,后恍然大悟:“看来杨姑娘一定是要留他在这铭心小筑用膳了,这可真是一个大大的好兆头啊!”不由心花怒放,一言不语,静等杨潇然开口。

    果然,杨潇然道:“墨笛先生,我与天心入驻这灵泉山以来,承蒙先生收留,还将‘阴阳九玄**’倾囊私传,我二人无以为报,只有备下这一桌简席,来略表心意。”

    墨笛先生笑道:“杨姑娘不必见外,我墨笛早说过,一入我灵泉山,你姐弟二人,我从来没有将你们当做外人来看待,相请不如偶遇,今日我便叨扰姑娘,正好尝尝……”

    话未说完,墨笛先生面色突变,他盯着一直摆放那墨竹小花的窗角道:“杨姑娘,这花儿?”

    杨潇然见状,她早有准备,走过来伸手接过墨笛先生手的那一束墨竹花,走出房门,随手一扔,扔在了小桥之下,这才回身对着身后发愣的墨笛先生笑道:“先生勿怪,我夜夜失眠,一直不能找到根由,昨夜和天心谈起,他也有一样的症状,我们找遍屋角落,才发现,除了这墨竹小花是后来之物,其他都原物原放,便试着将这花儿移出屋外,不想昨夜真的睡了一个饱觉,你看,天心一大早,天都未亮,出去用功了,你说怪不怪。”

    墨笛先生脸青一块白一块,杨潇然此言,他怎么会相信,这墨竹小花,他自己心清楚,杨潇然姐弟来这灵泉山,少说也有两年有余,他送花整整一年,怎么偏偏昨日让天心这小子撞见以后,今日出了问题,这当一定有蹊跷。

    虽然知道不妥,但墨笛先生到底心思缜密,他一样不露声色,笑着道:“扔的好,扔的好,杨姑娘早些不说你有失眠之症,这铭心小筑周围墨竹繁多,他日我亲自替姑娘除去好,省的风向流转,若惹来东南之风,再飘来墨竹花香,又扰了姑娘清梦。”

    杨潇然淡淡一笑,不接他话,而是问道:“墨笛先生,我尚有一事相询,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杨姑娘何必客气,能入我这铭心小筑,便是灵泉山的贵客,更是我墨笛最在意之人。”

    杨潇然一惊,“最在意之人”由他口而出,莫非这是他要向自己挑明一切了,灵泉山是对方的地盘所在,一切自当小心为妙。

    她故意充耳不闻,抬头道:“先生,我想替天心询问,既然他阴玄**始终冲不破玄脉,你何不将那阳玄**也一并传授,说不定阴阳合修,会另辟蹊径。”

    墨笛先生徐徐点头,杨潇然见解独到,显然也是天生灵根,双目当对她不由露出向往之色,开口道:“杨姑娘聪明伶俐,果然不同寻常,若能一生一世留在这灵泉山,陪我一起修行,他日定有大成。”

    “墨笛先生,我问的是天心?”杨潇然秀眉蹙起。

    “我说的也正是天心。”墨笛先生张口答她。

    杨潇然有些莫名其妙,墨笛先生却不理不睬,双手背负身后,扬着他一向高傲的头,往小桥踏去。

    杨潇然知道他话未说完,也紧紧追随。

    墨笛先生踏小桥,远眺灵泉山,成片的绿色尽收眼底,微风和煦,他挥手之间,一股强大的真元之气掌底呼啸而出,眼前大片的墨竹绿树,顷刻之间剧烈的前后摇摆,似在点头哈腰,齐齐臣服朝拜铭心小筑一般。

    杨潇然瞧的明白,他露出这一手震天憾地的功夫,无非是在告诫炫耀自己,这灵泉山,一切都是以他墨笛先生为尊。

    “杨姑娘,你可看清,这便是‘阴阳九玄**’,天心阴玄**不通,按常理而言,我自当传授他阳玄**一试,也许阴阳互补之下,会有突破,可是……”

    “可是什么?”杨潇然迫不及待,她隐隐感觉到,墨笛先生话有话,这一番话语绝非临时起意。

    墨笛先生看了她一眼,慢慢道:“我看杨姑娘的面子,已经破例私授天心阴玄**,若想修行阳玄**,那么,他必须是我灵泉山门下弟子。”

    “门下弟子?可是天心!”杨潇然愣住,当初随墨笛先生这灵泉山,他曾说的清清楚楚,灵泉山弟子,必须是突破元神之境的灵修体,可是天心,正是要依仗这‘阴阳九玄**’来打开五行之体,五行之体早是元婴之境,可是如今,五行闭塞,另当别论了,他废脉一个,如何能拜在灵泉山门下。

    见杨潇然沮丧,步步后退,墨笛先生忽然又道:“若此法不通,还有一法。”

    溺水之人,若有一根稻草飘过,都会紧抓不放,何况是一艘大船驶过:“先生,还有他法?”

    “那便是只有我墨笛的家人,也可修我墨笛之法。”字字清晰入耳,杨潇然句句不落。

    “墨笛先生你的家人?”杨潇然轻声重复。

    “不错!我不会相逼,杨姑娘可仔细考虑。”墨笛先生踏步离去。

    杨潇然神情慌乱之,忙喊了一句:“墨笛先生,饭菜已经备好。”

    “若有缘,不负佳肴不负卿,若无缘,宁负佳肴不负卿。”墨笛先生尾音拉的很长很长,相信铭心小筑当,不光杨潇然听的清清楚楚,连身处附近的天心,也是一样。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