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其他书籍 → 三界战神最新章节 → 第406章一月之期

三界战神最 第406章一月之期

    墨笛先生突然向自己表明他对杨潇然的心迹,让天心如何还能安心修行,他急急往铭心小筑返去。

    杨潇然正在为天心准备午饭,听见房门“哐当”一声响,她回头一看,见天心愁眉不展,站在自己的身后,她往窗外看了看,笑道:“今儿个怎么回来的这么早,正午不是最适宜你阴灵**修行吗?”

    “我要离开灵泉山,杨姑娘你跟不跟我走。”没头没脑,天心开门见山。

    倒是把杨潇然一下子愣住,她不光惊讶天心为何突然要走,更惊讶他既不叫自己姐姐,也不叫自己潇然,而是改称“杨姑娘”,使得气氛颇显生疏。

    她眨巴了几下大眼睛,强装笑颜道:“你又犯的什么寻思,为什么要离开灵泉山。”

    天心道:“若再不走,你便与墨笛先生成双成对了。”

    这句话一出,杨潇然忽然什么也明白了,她笑的前仰后伏:“傻弟弟,谁告诉你的。”

    “墨笛先生亲口告诉我的,他喜欢你。”天心面无表情。

    这下轮到杨潇然愕然了,她止住笑声,原来墨笛先生对自己一直有此心意,她不禁回想过往种种,那所有的不经意间,看来并非偶然发生,全都是一种刻意,她面色不由一红:“天心,你相信姐姐,姐姐只喜欢……”

    “只喜欢谁?”天心见她后半句突然又咽回肚子,哪里肯依。

    杨潇然自有她的顾虑,“错筋逆脉”的十年光景,只怕所剩不多,若是趁此时天心前生记忆不在,自己趁虚强闯而入,这样一来,自己难道不是让天心重蹈失去诗冉的覆辙吗,她正是因为深爱天心,才必须要把握好这个分寸。

    杨潇然犹豫之间,天心已经什么都懂了,他转身而回,杨潇然慌忙起身去追:“天心,你去哪儿,你听我说。”

    “还有什么好说的,这已经是最好的解释,我明白了,墨笛先生说的没错,你对我,只有姐弟之情,好,从此以后,我还是会尊称你一声‘姐姐’。”天心闯入铭心小筑,指着窗台的那一束新鲜的,还在散发淡雅清香的墨竹白花道。

    “不是这样的,天心。”杨潇然心隐隐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焦急,看来天心这一次并非与自己闹着玩,他一定是撞了今早前来送花的墨笛先生,可是墨笛先生送花已经有很长很长的日子,为何天心直到今日才会有所察觉呢?难道是昨夜的一番谈话,令他重新释放了自我吗?不行,不能让天心胡思乱想,潜心修灵,恢复他五行之体才是眼下重之重。

    杨潇然挤开天心,前一把将那一束正开的繁盛的墨竹小花,抢在手,狠狠的丢弃在地,伸脚踏去,花瓣凌乱,竹叶四散。

    天心一震:“你这是干什么?”

    “你不是看见墨笛先生今早送来的这捧墨竹小花吗?他只不过怕我们姐弟久居这铭心小筑,不能灵泉山四处行走,日子过的单调,故而才每日送花,我又哪里知道他的心意。”杨潇然将那朵朵白花踩了个稀烂。

    “好,我可以信你,我带你离开灵泉山,你可敢和我走。”天心扬眉道。

    “离开灵泉山?天心,你可想过,离开这儿,蛮疆之地有多广,我们肯本活不下去,你五行之体,本可成三界战神之躯,我怎么忍心……怎么忍心……”杨潇然睁大了眼睛,慌忙摇头。

    “哼,又拿什么五行之体搪塞于我,我连这阴玄**都难修,更别提还有什么阳玄**,墨笛困你我于他的灵泉山,说好的‘阴阳九玄**’可以助我,为何直至今日,还是只有阴,而无阳,只怕他的心思一早便一直在你的身吧。”天心苦修不成,说出了自己心的困惑。

    杨潇然终于明白,天心只不过是丢失了记忆而已,自己却这些年来,心一直认定他有些痴傻,什么也不愿意与他多说,看来,是她错了,也许天心的所有猜测是对的,墨笛先生根本没有这么简单。

    “好,天心,我便与你离开这灵泉山,可是,你要给我时间,我们糊里糊涂的来,不能这么糊里糊涂的走,让姐姐为你再做最后一把努力,看是否能从墨笛先生处求得另一半阳玄**,他说的本没有错,阴阳与五行,皆是天地混沌初开时,三界共有之物,若不是如此,姐姐又怎么会对墨笛先生如此信任。”杨潇然一咬牙,也说出她心所想。

    “非要恢复五行之体吗?”天心反问一句。

    杨潇然心一阵狂跳,天心要放弃,那么诗冉对他,自然像从来没有在他的世界出现过一般,这本对自己有利,但是,她明知“错筋逆脉”时日不多,望着自己也深深爱着的这个男人,又于心何忍,终于咬着嘴唇道:“不错,非要不可,以后你便会明白,三界当,你所爱的人,和你所恨的人,有太多需要你去付出。”

    天心听不明白,也不愿意去明白,他扭头撞门而出,远远传来一句:“好,我便给你一个月的时间,今后以草结环来记日。”

    杨潇然望着他远去的背影,俯身将那散落一地的墨竹小花仔细捡起,走出房门,一股脑儿全部倾倒在小桥流水当。

    天心很晚才回来,饭他没吃,杨潇然将晚饭热了又热,不想他进门,脸都未洗,蒙头睡。

    杨潇然轻轻摇摇他道:“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是要吃了饭吧,好弟弟,姐姐和你说声对不起了。”

    任她百般甜言蜜语相劝,天心始终不理不睬,杨潇然无奈,只能悄悄将那饭菜放在他的床头,以为他一定是面子过意不去,也许半夜自己饿了,不用当着她的面,会狼吞虎咽。

    五更天时,杨潇然一激灵醒来,蹑手蹑脚的起来去替天心压被子,瞥了一眼放在床头的饭菜,还是纹丝未动,她不由心轻轻叹了一口气。

    天微微亮,杨潇然听见外屋房门“吱”的一声轻响,似乎有什么人进出,她忙穿衣推门一看,床榻之空空如也,而在原本每日里放花的窗户一角,赫赫然两只草环夹在那里,杨潇然前用手轻轻拿起,她苦笑了一声,心明白,这是天心在提醒她,一月之期,已经是第二天了。
JIEQI CMS书籍收藏网(teb4.com
JIEQI CMS是目前互联网唯一一家优质书籍收藏网站,所有书籍都可进行免费阅读。
JIEQI CMS对书籍收录要求非常严格,无文采以及动人情节的书将会过滤。同时若您拥有有更好看的内容,可以上传本站分享广大网友。